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重生君心 by 清水浅浅

繁體中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康熙他们出宫时天色还早,毕竟待晚上还需要赶回宫去,不过那个时候已经很多人了,怕挤着康熙他们,侍卫们都小心的在周围护着各位主子,尤其是心性还不定的十三和十四,因为是第一次出宫又赶上了热闹的中元节,致使他们的好奇心越发的旺盛,一开始还顾及康熙不敢有所行动,只能眼珠子左转右转的恨不得把那些热闹都瞧进眼里去,后来康熙示意一声,在规定的时间内在规定的地方集合其他时间自由后,两小就如同被放出笼子的鸟,一眨眼就窜入了人群,顺便带走了侍卫若干。
  至于稍大一点的胤瑭和胤誐,他们虽然不是第一次出宫但出宫次数那真的是寥寥无数,毕竟康熙因为心中那点不为人知的小九九是不可能每次带着一堆蜡烛挤在他和胤禩之间碍眼的,所以,对于宫外依旧处于好奇状态的胤瑭和胤誐在康熙的话之后犹豫了,他们想要自由行动,皇阿玛在场的话压力太大了,可是,瞧了一眼自家八哥哥,他们也知道自家八哥哥是不可能和他们一起行动的,不是八哥哥不肯,而是皇阿玛不肯。
  胤瑭和胤誐不是傻子,皇宫中能够平安长大的皇子都不可能是傻子,他们足够的敏感。更何况,他们在所有兄弟中是和八哥哥相处时间最长的,很多事情八哥哥都没有丝毫的隐瞒,他们也就知道了他们的皇阿玛对于八哥哥根本不是如同宫中流传的那种无视状态,而是相反,皇阿玛很重视八哥哥,甚至可以说是很喜欢,喜欢到把八哥哥隐藏在所有阿哥的身后,喜欢到自觉的为八哥哥遮挡住所有的危险,尽管八哥哥看似不怎么领情。
  皇阿玛对八哥哥的喜欢,他们是羡慕的,却无法去嫉妒,因为连他们自己都很喜欢八哥哥,皇阿玛会喜欢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但有的时候,他们是有些恐慌的,皇阿玛对八哥哥太好了,好的似乎想把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八哥哥的手中,好的更似要把八哥哥捧在手上自成一个世界隔离起来,这恐慌不是他们无中生有的,而是一点一滴的看出来的,皇阿玛不喜欢他们靠近八哥哥,非常的不喜欢,他们至今记得一年前八哥哥的生辰那晚,八哥哥熟睡之后皇阿玛看向他们的眼神,冷的刺骨。
  这件事情是他们两人的秘密,只能烂在心底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只是从此之后,他们在面对皇阿玛时总会忍不住愈发畏惧起来,甚至会在找八哥哥之时不自觉的避开和皇阿玛相撞的时间。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八哥哥得到皇阿玛的喜爱是好事,只是当这种喜爱过了头,他们不认为这是好事了,任何事情都是过犹不及,只是他们没办法开口让八哥哥注意一下,他们两人都清楚,他们的身边逃不开皇阿玛的眼线,宫中之人的自由就是那么的可悲。
  他们斗不过皇阿玛的,这个事实无论是胤瑭还是胤誐都十分之清楚,他们能够做的太过有限,只能祈祷皇阿玛不会伤害八哥哥,只能祈祷,皇阿玛眼中偶尔闪过的迷恋只是他们的错觉。
  “怎么了?”察觉到两人低落下去的情绪,胤禩温声询问,没有发现站在他身旁的康熙落在胤瑭和胤誐身上的目光,冷的令人打颤。
  “没、没什么。”有些急促的摇了摇头,胤瑭知道这种搪塞的借口骗不过他的八哥哥,索性顺着自己无力的苍白勉强笑笑,“只是担心十一弟弟。”
  胤禩相信了胤瑭的话,十一阿哥胤禌自小体弱,这两年更是越来越虚弱了,哪怕有着最好的药材最好的大夫,十一阿哥的病依旧没有丝毫起色,如果再没有什么突破口的话,十一估计托不过两年了,而胤瑭身为十一的同胞兄弟,担心也是人之常情。
  “没事的,十一有你额娘还有那么多太医照看着,难得出来就稍微放松一些,嗯?”
  “嗯,八哥哥,那我和胤誐一起去玩了。”笑容依旧有些勉强,胤瑭的后背已经出了一层汗,皇阿玛的视线不是他可以抵制的,只是,顿了顿,把目光看向了胤祹,胤瑭试探性的邀请了他,“十二,要一起吗?”虽然交情不深,但是怎么说也是兄弟,并不交恶,能够帮一把还是帮一把吧。
  胤祹在宫里不算受宠也不算冷落,只是和今日出宫的几位兄弟都不怎么熟悉,现在被胤瑭开口邀请,一下子怔愣住了,随后望了望康熙,在孺慕和畏惧之中犹豫挣扎了片刻后,还是克制不住内心中的害怕答应了胤瑭的邀请一起离去,一时间,浩浩荡荡的大队伍就只剩下了胤禩和康熙外加随身伺候的梁九功和两名在明处的御前侍卫N名在暗处的暗卫。
  瞧见胤禩对于胤瑭等人的离去并无任何感觉,康熙嘴角微勾,隐隐的得意,尽管这几年胤禩和他的关系并没有突破,不过也不是毫无进展的,最起码胤禩已经会自觉的留下来陪着他了,不是吗?或许连胤禩自己都没有发觉吧,在这种场合之中,胤禩已经从一开始非自愿的留下到现在的自觉,好似留下已经成为理所当然不需要思考的决定,这样的距离,相比于之前的排斥已经靠近了太多了。
  “胤禩,要去放荷花灯吗?”
  不着痕迹的握住了胤禩的手,康熙牵引着往河边走去,在有些灰的暮色之中,康熙脸庞的线条柔和的不可思议,那双眼,深深的凝视着胤禩。已然十四岁的胤禩个子在这两年窜出来很多,现在已经堪堪超过了他的肩膀,已经长开的容颜比起之前的精致更多出几分秀雅,嘴角边不深不浅的弧度总是很好的勾勒出胤禩的温润,如墨的眼微微弯起,微漾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温柔,如果冬日里窥见了初春绽放的花朵,总是让人眼前一亮。
  “阿玛。”早就被软磨硬泡着习惯了肢体接触的胤禩甚至没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康熙的爪子牵住了,胤禩笑弯了的眼对上了康熙,微微摇着头,“放荷花灯还是等晚上比较好。”
  “谁规定的?走,今日偏要这时放灯了!”好吧,其实康熙也只是被胤禩一看就不小心激动起来后的胡乱激情,这两年里面,康熙有意无意的让胤禩喝下那些个烈酒佳酿之后的不轨之事就不说了,只说这年数,康熙重生也已经过去了六年,六年里面一次真正的发泄都没有,这对于一个壮年男子来说无疑是一项酷刑,更何况眼馋着的对象还一直近在眼前,这就更是苦上加苦了,是以在面对胤禩时,体内的雄性因子特别容易蠢蠢欲动。
  说实话,连康熙自己都忍不住佩服自己的忍耐力了,不过他也知道他快要忍不住了,他不是纵欲之辈,却也不是清心寡欲之人,没有哪个男人会在自己喜欢的人就在身边的情况下还不动欲念的,而且,胤禩快十五了,十五,意味着该通房事了,知道不该扼制胤禩拥有女人,说白了他自己的后宫嫔妃可不算少,若公平点说胤禩也该用侍妾格格甚至福晋,可是不行,只要想到往后胤禩会抱着某个女人翻云覆雨他就忍不住满腔毁灭的**,更别说真正的接受了,所以,公平也罢不公平也罢,他是绝对会绝了胤禩身边的女人的。
  不知道康熙心中翻滚的情绪,更不知道每日里康熙拥着他入眠时的挣扎和忍耐,每次都是入睡后康熙才过来和他抢床的胤禩根本没想过康熙会过着禁欲的日子,此刻的他只是被动的来到河边,撇了撇唇,眼中闪过几分恶作剧的光彩,“阿玛,儿子想放阿玛亲手买的灯。”
  跟着康熙和胤禩的奴才们闻言,嘴角齐齐的抽了抽,默默的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我们什么都没有听见,我们没有听见八阿哥让皇上亲自买灯的要求,我们更没有看见皇上乐颠颠的真跑去小摊上面买荷花灯的行为!
  康熙可不管侍卫们看没看见,他只是在这几年的相处之中摸出了门道,面对着不肯往他这边前进的胤禩,他必须要放下身段放下面子死缠烂打无所不用其极才能尽快抱的“妻子”归,所 以,在亲自选了两只荷花灯的康熙让身后的梁九功付钱,自己则是直接拎着灯来到了胤禩身边,把其中一只给了胤禩。
  捧着灯,点燃了蜡烛放在荷花灯的中央,在蒙蒙暮色之中,橘黄色的灯光闪烁跳跃着,映衬在胤禩的脸上,暖暖的流光在墨色的眼底流淌,光芒为胤禩柔化了胤禩的棱角,一时间竟有几分失真,清俊的少年捧着精致的荷花灯,如同定格成了画卷,落在康熙的眼底,朦胧的美刻骨铭心,只是谁也没有发现,在河的对面,一名十三四岁的明艳少女呆怔怔的凝望着胤禩,白皙的脸颊之上浮现出浅浅的红晕,只待身后的丫鬟叫了几声才回神转身离开,明亮的双眼之中闪烁着恋慕。
  中元暮色,少女正是情窦初开,却不知芳心错落,终是求而不得。

 

  第 51 章 ...


  康熙等人是在暮色以浓之后才回宫的,换好衣袍就准备参加盂兰盆会,其实说白了,这个盂兰盆会也就是祈福之后各宫主子观灯玩赏的活动而已,外加一些皇亲国戚朝中重臣带着家眷进宫在主子面前露露面,这其中的家眷,自然是待嫁女儿身为最多了,都思量着能够让自家出个皇宫后妃。
  虽然这皇上的年龄算起来已是不惑之年,但只需要看皇上那容颜就完全可以推测出皇上依旧是精力旺盛之期,尽管皇上的子嗣不少,太子之位也似乎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二阿哥的头上,但是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呢,若是自家女儿能够得到皇上的无限恩宠,还指不定会变成他们头顶上的天呢,二阿哥还不是子凭母贵么。
  退一步说,就算是成不了后妃,不是还有阿哥吗?这些个阿哥们可都不是池中物啊,四阿哥五阿哥的嫡福晋之位已然有了人选,但七阿哥还未订婚啊,要不然还有九阿哥十阿哥,虽然年龄尚小,不过提早些培养感情不是?女大男小这实属正常啊,至于八阿哥……一想到无权无势的八阿哥,众人就忍不住期盼自家女儿不会被皇上指婚给那位透明阿哥,无权无势不说自己还不长进,整天不高不低庸碌无为,也不知道讨皇上的欢心,这样不求上进的阿哥,自家女儿就是嫁过去也只能白受罪啊。
  当然,这些事情只是脑子里想想,没有哪位会不要命的说出来,这可是议论皇家的大罪啊,一个不慎可就是株连九族的死罪,他们可没那么胆量。只是,就是没人开口却也都是心知肚明的,那些个有关系的后宫嫔妃们也尽量为自家争取机会,在赏灯时有意无意的走向御花园的方向,因为皇上和阿哥们大部分的时间都会呆在那里。
  这种事情其实也算不上心计了,因为这些在宫中是被默许的,人家想要挑个好亲家,皇上也不会为儿子挑个不知轻重不守本分的福晋,而这种有点私人性质的活动就是观察人品的好机会了,只是康熙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默许,竟然会为被他藏的好好的胤禩惹来一朵桃花。
  和臣子们聊着的康熙用眼角余光盯着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地方,那里是小一辈的人聚集之地,尽管这些人心底也敞亮着清楚这暂时撤除男女之防的聚会是为了什么,但一向恪守规矩惯了的他们又怎么会太过放浪,男女自成一方,虽然时不时的会交谈几句,不过还是会注意着保守距离以免落人话柄。
  不过满人女子较为豪爽,姑奶奶的气势让她们较之容易羞怯的汉家女子多出几分大胆,是以,也有女方看上了男方主动搭话的,毕竟她们的一辈子注定了只能在这些人之中,怎么的也不能因为 一时的不好意思放弃为自己找个较为合心的夫君的机会,不是吗?
  郭络罗·慧明从没有想过,暮色中她看见的那位公子竟是宫中的八阿哥,内心里一阵窃喜,本以为无望的爱恋突然间生出的希望,这是上天给她的缘,她想要放肆一回为自己争取一把。
  “臣女郭络罗·慧明,见过八阿哥。”
  本被胤瑭胤誐和胤祯三人缠着的胤禩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惊了一下,更为其声音的主人讶异挑眉,转过身看向那个对着自己福身的少女,嘴角边浅浅含笑,“无需多礼。”他没想过,这辈子郭络罗氏会主动请礼,他和未来的福晋会是在这种情况下遇见。
  “谢八阿哥。”直起了身子,郭络罗·慧明克制住心中的忐忑抬眸,对上的是如玉少年温润的笑,一瞬间,所有的胆气都如同竹篮中的水全部流光,白皙娇美的脸蛋上染上了深深的红晕,卷翘的睫毛颤抖着半遮下来想要遮掉眼中的羞涩,握着帕子的手不自觉的用力绞着,这个时候郭络罗·慧明才明白,所有的克制在遇上了那个放在心底的人之后脆弱的不堪一击,仅仅一个微笑,她就忍不住又羞又喜。
  胤禩倒是发现了那个少女的不安和羞涩,面上笑容不改,心底却隐隐的有些讶异,对面的少女是他唯一的福晋,但他对她的记忆已然模糊,留下的印象也就是这女子较为刚烈的性子和那有些竭斯底里的嫉妒不甘,却没曾想,这名女子还有如斯纯真的时候,明明大胆的主动上前找他搭话,却又羞怯的只看一眼就紧张到如此地步。
  讶异只是片刻就消散了,胤禩并不喜欢为难人,尤其还是这个对他说得上真心的女子,所以,在看出了少女的紧张后,只是不着痕迹的引着话题到那些无关紧要的花灯上面来舒缓少女的紧张。
  郭络罗·慧明本就不是愚笨之人,玲珑心思把胤禩的这份体贴明晰,悄悄的蕴藏在心,任由那一份如同初春花开般甜美的爱恋缓缓绽放开来,偷偷的用余光看着温润如玉的少年,少女嘴角的笑容明艳动人,饱含着青涩的幸福。
  而一向喜欢缠着胤禩不让人霸占的胤瑭和胤誐,不知道为何在少女靠近胤禩时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还拉住了不满的胤祯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打扰,只是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那个对着少女温柔微笑的少年,目光之中含着隐隐的祝福。
  等到曲终人散后,回到了阿哥所的胤禩这才叫住了胤瑭和胤誐,笑容不减半分,两道眉毛却轻拢出淡淡的疑惑,“今晚,你们怎么了?”这两个弟弟对他的依恋他一直都知道也故意的放纵着,只是今晚,这两人的态度太过反常。
  “八哥哥。”没有故意撒娇着糊弄过去,胤瑭还带着稚嫩的青涩的脸庞隐隐透着认真,“无论是我还是胤誐胤祯,我们只希望八哥哥一生无忧幸福美满,那个女人很喜欢八哥哥,她会对八哥哥很好很好。”虽然他还是瞧着那个女人不顺眼!
  啪的一声,胤禩哭笑不得的瞧上了胤瑭光洁的额头,“小小年纪说什么呢,玷了人家姑娘的清誉可就罪大恶极了啊。”
  “八哥哥。”捂住了被瞧的额头,胤瑭有些气急,“我是很认真的在和你说这件事情的,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在他看来,八哥哥才是小孩子呢,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皇阿玛对他那越界的宠。
  “好好,不是小孩子。”神色间带着纵容,胤禩笑着摇头,“只是啊,胤瑭,我们的婚事只能由皇阿玛做主,所以你说的那些事情不需要你来烦恼,懂不?”
  胤禩不说还好,一说,连胤誐都一起急了,“可是皇阿玛——”
  “嗯?皇阿玛怎么了?”胤誐那戛然而止的话语让胤禩疑惑,只是询问时却再也得不到回答,胤誐和胤瑭脸色惨白的望向了门边,他们的皇阿玛冷冽的视线之中杀意扑面而来,沉重的让他们连呼吸都不能。
  发觉了两人的异常,胤禩回头,就看见了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男人正站在门边,如同往常一样,对着他笑啊笑的笑的他心里发毛,见他看过去后,那人几步就来到他的面前,特猥琐的在他脸上摸了几下。
  “今天累了吧,怎么不早点沐浴歇息?”说完这话,康熙停顿了一下,才用一种平静的过分的嗓音开口,“你们两个也早点回去歇着八。”
  脸色愈发惨白了起来,冷汗沿着发际淌下,重重的咬了咬下唇让疼痛帮着自己夺回了身体的自主权后,两人撩起袍子跪安,“儿臣告退。”
  康熙只是挥了挥手,视线一直落在了胤禩的身上,温柔的让胤瑭和胤誐寒到心底,僵硬的起身离开,直到已经走出了外院的门槛,两人才停下步子,转头望着那灯火通明的宫殿,他们的八哥哥快十五了,这意味着八哥哥很快就可以离开皇宫离开皇阿玛,更加意味着,他们的皇阿玛就要忍不住了。
  他们不清楚究竟是何时起,他们的皇阿玛对八哥哥含着那种不容于世的感情的,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身为君父竟然对自己血溶于水的儿臣产生了那种无法启齿的情愫,男子之间的爱情已经足够惊世,父子之间的爱情就不仅仅是撼俗可以概括的了。
  一起转过头,朝着自己处所的方向而去,一路无言,直到两人回到了相邻的寝宫,胤瑭在自己寝宫门槛前停下了  脚步,没有抬头,只是低低的呢喃了一句话,“胤誐,我不是个好弟弟。”
  秋天的夜晚,风已经有些凉意,和那话语之中浓浓的悲哀缠绕出一股沉重的寒冷。胤誐沉默了很久很久,沉默到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的嗓子已经无法说话时,才开口,声音轻到恍惚。
  “胤瑭,我也不是好弟弟,我们都不是。”
  话语在风中消融,胤誐头也不回的跨入了自己的寝宫,矗立片刻,胤瑭也沉默着跨进门槛,周围灯火明亮,却照不亮那融于黑夜的背影,丝丝黯然丝丝悲凉。
  是的,他们都不是好弟弟。八哥哥让他们在这个宫中感受到了兄弟之情,融解了皇家血脉之中天生的冰冷,可是他们,却连阻止皇阿玛的勇气都没有,哪怕只是一句提醒,他们都无法说出口,他们对八哥哥的愧,是一生都无法偿还的债。


  第 52 章 ...

  晃眼已是仲秋,再过三个多月就到年关,宫里也逐渐开始忙了起来,内务府也奏折上呈皇上,八阿哥年将十五,该是出宫建府的时间了,府址已经圈定了几个,就等皇上过目做下最终决定了,还隐隐的暗示着八阿哥年龄到了,该有女人了。
  在众臣心里,哪怕皇上对这位八阿哥已经无视了个彻底,但怎么说也是皇家血脉不容有失,最基本的待遇也是应该有的,皇上记不起他们身为人臣可不能忘记啊,八阿哥也快十五了,皇上非但连个侍妾格格都没赏,连出宫建府这事都没提,于是,只能他们主动上奏请示了。
  这本是好事,内务府也是尽了本职,问题是他们不清楚康熙的心思,更不知道那本奏折一上乾清宫的御案就差点被康熙给烧了,不过最终,康熙只是把那本奏折啪的一声扔在御案之上,背着手在案桌前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稍显烦躁。
  胤禩十五了,这件事情他一直都知道,没人比他记得更加清楚了。十五,对于阿哥来说就意味着成年意味着离宫也意味着该开荤了,连太后也为了这事找他了好几回暗示过他了,只是他每一回当作没听明白,他人只当是他对胤禩的忽视,怕触怒他也没敢明着说,可是无论怎么样也托不下去了,是的,他不准备托下去了,当然,不是指给胤禩指女人这事,而是他和胤禩之间的事。
  “梁九功。”
  “奴才在。”
  把康熙今日里的烦躁看在眼里,梁九功的伺候愈发的战战兢兢起来,本以为皇上对八阿哥的禁忌之情只是开端,却从未想过皇上竟为八阿哥做到如此地步,几年来,除了在八阿哥手中释放过外就一直都没有碰过其他人,各宫主子还较着劲想生个阿哥,外戚们也都焦急等待,却不知道临幸那些个宫妃都只是假象而已,早就一开始那些女人就被皇上下了药。
  “摆驾,去胤禩那里!”
  “皇上。”梁九功并没有动,而是踌躇了下后开口提醒,“约莫在半个时辰前,八阿哥和太子一起出宫了。”
  “什么?”康熙本来往外走的步伐猛的停了下来,瞪视着梁九功的视线毫无半丝温度,“怎么没人来禀告朕?”
  “回禀皇上。”梁九功的头低的更下了,他知道皇上发怒了,“那时皇上正和大臣们商议要事,曾吩咐奴才有任何事都不得打扰。”
  殿内有一瞬间陷入一种难言的沉重之中,让梁九功都怀疑他下一秒就会被皇上杀了,直到许久之后,压在身上的沉重才缓缓褪去,梁九功听见皇上的声音响起,平静之中衍生出一股子刺骨的冷。
  “梁九功,你给朕记住,无 论何时何地,胤禩的事情都不属于任何事的范围之内。”
  梁九功一惊,背后的冷汗愈发的多了起来,勉强保持着平静的声音立即回应,“嗻,奴才记住了。”
  冷冷的看了梁九功一眼,康熙收敛住心中的怒火,朝着一个无人的方向开口,“太子带八阿哥去了哪里?”
  这一次梁九功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皇上问的不是他,果然,本来无人的地方在康熙的话音落下的同时出现了一名黑衣劲装的男子,跪在地上回禀,“回皇上,太子带着八阿哥…去了挽情阁。”就算是暗卫,黑衣男子表示他们也不想因为阿哥逛场花楼就给咔嚓了。
  砰——
  结实的木桌差点被康熙拍的粉碎,京城本属繁华之地,**楚馆不算少,饶是康熙再怎么消息灵通也不可能每个**名字都知道的,毕竟他的暗卫可不是用来做这事的,可是这挽情阁康熙却是知道的,很多皇亲贵胄都喜欢去那里,因为那里的女人都是百里挑一的媚,也因为那里本就是他收集情报的场所之一。
  “梁九功,替朕更衣,朕要马上出宫。”竟然敢带胤禩去烟花柳巷,胤礽!
  若是胤礽知道自己的一次好意会给自己惹来康熙滔天的愤怒的话,此刻享受着美女伺候的他指不定来个六月飞雪喊一句冤枉。在胤礽看来,他对于胤禩这个长的标志看着舒服又对他的大位没啥影响的八弟还是挺喜欢的,既然挺喜欢着就不会太亏待了,然后想到了胤禩在宫中被他皇阿玛忽视到底的状况,想到胤禩都快十五了连个女人都没有就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就决定趁着今天有空就做回好事带着胤禩来这里开开眼界顺带开荤,他相信这里的女人不会比宫里教导人事的宫婢差的,甚至技术会更好,绝对不会让初次开荤的胤禩带来任何不良影响。
  要说这太子爷做事还真挺细心的,知道胤禩不怎么会喝酒就让人招呼着上了茶水,又怕胤禩第一次会紧张还特意暗地里吩咐着在茶水之中放一些对人体无害的药让胤禩放松放松,还估摸着药性发作时间先呆在上好的雅间观看一会儿楼下的舞曲热身,做哥哥做到这个份上,连太子爷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而胤禩,说实在的,虽然他对于**这地方不陌生但是绝对没上过,上辈子他的形象是贤王,温文尔雅宽厚贤明,绝对不适合上这种地方,更别说阿哥上**这种事情传到皇上耳朵里会有多么不好的影响了,敢频繁跑**的也就太子爷这位深的圣宠的二哥了吧。
  所以,这一次胤禩可谓是大姑娘坐花轿——第一回,身为男人,对这种地方好奇那是理所当然的
  ,于是他也就不急着走了,反正他不是自愿来的不是吗?退一万步来说,他死也可以拉个二哥当垫背,挺值的了。
  照着这种心态,胤禩也就真的如胤礽所愿的放松了一边喝茶一边啃着果壳看楼下那些比较热辣的舞曲表演了,还真别说,两兄弟一个由美女伺候着喝酒一个由美女伺候着喝茶,在这小小的雅间之中倒是生出了几分温情出来,看的那些个花街打滚的女子暗暗咋舌,这两人怎么越看越像是把**当茶馆了呢?
  也就是楼下的舞曲快要结束,胤礽喝酒喝的快要跑茅厕时,雅间的门被一脚踹开了,立即的,带着静谧的温馨氛围被打破,胤礽微醺的酒意也在看见那个熟悉的人之后完全清醒,砰的一声,由于起身的太急而把椅子给蹬翻了,胤礽立即上前请安。
  “阿玛。”皇阿玛怎么会来这里?不是一向都对他寻欢事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吗?今日也只不过多带了一个八弟而已……八弟!胤礽此刻才惊觉被自己带出来的那位八弟还没有跪地请安,再想到茶水中的药性似乎已经到了时辰,胤礽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冒出,脑子里面只有两个明晃晃的大字:惨、了。
  康熙对跪在地上的胤礽根本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对上了依旧坐在椅子上的胤禩,从这个角度看去,康熙只能看见胤禩嘴角消失的笑容还有那微微皱起的眉,心中一跳,刚想跨出的步子在想起还有胤礽在场时硬生生的停下了。
  “回去好好反省一下,整天花天酒地像什么话!”
  “是。”没敢有任何迟疑,胤礽对于这个皇阿玛有一种内心里深植的恐惧,大家都道是皇阿玛宠他最多,却只有他知道皇阿玛对他的纵容并不是因为宠爱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更像是放任自流的不在意,他敢肯定,皇阿玛对他的父子之情并不比其他人多几分。
  在临出门时,胤礽还是偷偷的望了一眼安静的坐在那里的胤禩,抿了抿唇,最终回头离去,按照皇阿玛对胤禩的态度来看应该不会有什么重罚的,皇阿玛对他们这些皇子,越是不在意越是放纵。
  等房间内只剩下康熙和康熙带来的梁九功后,几个跨步,康熙就走到了胤禩身前,正巧胤禩似浑身无力的摇晃了几下就要倒下去,康熙连忙拥住,“胤禩,怎么了?是不是喝酒了?”
  “唔……”有些不舒服的低吟一声,对自己身体的异常有些困惑的胤禩靠着康熙的脑袋轻轻的摇了摇头,“二哥没有让儿臣喝酒。”
  在胤禩说话的同时康熙也已经看见了放在胤禩面前的茶杯,端起来闻了一下,轻酌一口确定没有掺杂任何酒,只是胤禩的反应… …康熙双眸一暗,沉声对着藏身暗处的人下了命令,“去问清楚,八阿哥的茶水里面放了什么,把解药带来!”
  “嗻。”
  等暗卫领命而去后,康熙看着浑身无力的靠着自己直直喘息的胤禩,接过了梁九功递过来的披风把胤禩浑身包裹了起来,确定一点都不留在外面之后一个用力就把人打横抱起,从后院出去上了马车。
  小心翼翼的把胤禩放在铺着毛毯的马车上面,解开了裹的严严实实的披风,康熙轻声叫到,“胤禩,觉得哪里不舒服?”
  有些呆愣的和康熙对视了片刻,胤禩才拧着眉喊热,浑身似有把火在烧着,让胤禩胡乱的扯着自己的衣袍想要撕开凉快一下,含着水汽的眸,迷离的视线,醉红的双颊,浑身的滚烫……到了这个时候康熙还不知道胤禩中了什么药的话那他真的白目了,心跳在一瞬间盖过了任何声音,康熙只觉得连出口的话都是颤抖着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赤龙奴 by 月佩环 下一篇:迷局 by dub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