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重生君心 by 清水浅浅

繁體中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接到了胤禛的求救目光,胤禩笑眯眯的摸着下巴,啊啦,原来有了亲情的四哥是那么人性化啊,怎么哄?他为什么要告诉四哥呢,看四哥那么僵硬着手足无措的样子不是挺好玩的吗?所以,胤禩头一扭,满足的吃着自家小十喂过来的糕点,偷着乐去了。
  胤禩的举止代表着拒绝,只可惜平日里和胤禛交流太少于是心灵沟通上面有了障碍,于是胤禩的拒绝落在了胤禛的眼里就是 教学,看了看刚刚还沉闷着脸的胤誐此刻正满脸幸福的举着桂花糕喂着胤禩,而胤禩也是吃的一脸满足。
  迟疑了片刻,胤禛从身边的盘子里面拿起了一块糕点,动作僵硬的举到了胤祯的嘴边,“吃!”
  “噗——”
  才咽下糕点喝了一口茶的胤禩把胤禛的言行都看着眼里听在耳里后直接喷了出来,啊哟喂,我说四哥啊,你这动作这表情,尤其是那一声冷硬非常煞气腾腾的“吃”字,知道的是你在哄十四,不知道的肯定以后你这是在逼供!
  果不其然,本来已经软化了的胤祯在胤禛那因为僵硬而显得比平时更加冷上几分的“吃”后,脸上的神色立马虎了下来,本来还斜睨着的眼下一刻就直接全部粘向了胤禩,不肯施舍半点余光给他那凶巴巴的四哥。
  而享受着自家弟弟伺候的胤禩在欣赏够了胤禛脸上的僵硬和尴尬之后,才轻轻的拍了拍胤祯的肩,温声劝慰,“胤祯,你四哥他那是冷惯了一时半会热不起来,得他主动喂食的可是至今为止只有你一人呢!”
  对于胤禩的话,胤祯绝对是奉行“八哥哥最高八哥哥绝对没错八哥哥若说错那绝对是你听错了!”的方针的,所以既然是八哥哥说四哥这种行为是一种讨好那么他就相信,不过,“八哥哥……羡慕四哥喂我吃糕点吗?”
  也没多想,胤禩只是顺着坡度下滚的点了点头,“是呢,能让你四哥那种个性的人伺候会特有成就感。”
  “这样啊……”才八岁的胤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对他八哥哥的盲目信任让他下一秒就做出了个决定,短短胖胖的手指指着胤禛,脆生生的童音带着不可更改的坚定,“四哥,你喂八哥哥我就原谅你!”说完,还煞有其事的“嗯嗯”的点着头,强调了自己话语的真实性。
  “……”这是没想到怎么会引火烧身的胤禩。
  “……”这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的胤禛。
  不过,犹豫也就那么一会儿的事情,胤禛虽然在对待亲人时颇显弱势,但做事风格依旧非常果断的,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利弊,又想到了吃着糕点满足的像只猫咪似得胤禩,胤禛举着糕点的手就转了个方向,直愣愣的把糕点推到了胤禩的唇边。
  “……”僵硬的笑着,垂眸盯着几乎靠在唇上的桂花糕,胤禩第一次进退两难了起来,他不知道为何只是一句玩笑就把自己推向了这种境地,以后那位冷面帝王喂自己糕点?这太惊悚了吧!
  有些疑惑着盯着一动不动的胤禩,胤禛想到了刚刚胤誐的表情,是……微笑吗?回忆着胤誐的笑容,胤禛牵起了嘴角,打算如 胤禩说的“热”一下,却不知道这样“热”打破扭曲的笑容让胤禩彻底的惊吓了,也因为这股子惊愕使得胤禩微微张开了嘴。
  胤禛可不知道胤禩会启唇是因为被他吓到的缘故,只当是胤禩终于开口准备等他喂了,于是二话不说的就把糕点喂了过去,却因为是第一次伺候人而不知轻重,愣是把整块糕点连带着自己的手指一起喂了进去,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让众人都熟悉的嗓音想起,夹杂着令人僵硬的冰冷。
  “你们在干什么?”
  康熙此刻是愤怒的,尽管知道胤禛和胤禩之间是不可能存在任何**的情愫,但无奈的,感情这种东西就是如此无法用理智去控制,在进入时从他的角度看见的就是胤禛对着胤禩笑的清浅却温柔,目光专注,手指则让胤禩**的含入了口中,似在舔弄,那种**让康熙几乎想对胤禛下杀手。
  康熙的到来瞬间就打破了室内随意的温馨,几人怔愣了一下后立即跪地行礼,态度有些战战兢兢,“儿臣叩见皇阿玛,恭请皇阿玛圣安!”饶是经常在这里碰见康熙的胤瑭和胤誐都紧张不已,平常在白天的时候他的皇阿玛从来不会过来。
  眯着眼盯着和其他人一起跪着的胤禩,墨黑的眸色深沉,稍等片刻后才淡淡的叫起,“都起来吧。”
  “儿臣谢皇阿玛。”
  即使站起身后,几人的头依旧低低的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他们都察觉到了康熙那突兀的怒气,急促而汹涌,谁都不知道原因,却只是在那股蓬勃的怒气之中连呼吸都只敢小心翼翼起来,沉沉的压迫感让他们渐渐渗出冷汗,饶是已经成年数年的胤禛也无法克制住心中的惧怕,他和皇阿玛相比,距离还是太过于遥远,他皇阿玛只要站在那里,就算是不说一句话也可以让人直不起腰。
  坐在刚刚胤禩坐着的座位上,康熙的目光淡淡的扫过了垂首站立的几人,没有什么情绪起伏的开口,“怎么,不说话了?胤禛,你来回答朕刚刚的问题。”
  胤禛往前跨了一步,单膝跪地,腰板挺的笔直,“回皇阿玛,刚刚儿臣和八弟他们开了个玩笑。”
  “哦,什么玩笑?说出来让朕也笑笑。”
  和刚刚一样,这话的语调没有半丝的感情起伏,偏偏让胤禛察觉到了其中的冷冽,自从和十四来这里也已经两年了,他一次都没遇见皇阿玛,所以这次皇阿玛突来驾到让他在惊愕的同时有几分无措的慌乱,尤其是在他隐隐发觉皇阿玛的怒气大部分是针对他之后。
  勉强镇定了心神,胤禛只能继续开口说了下去,“回皇阿玛的话,儿臣和弟弟们的玩笑难等大雅之 堂,说出来恐污了皇阿玛的清静。”
  “砰——”
  伴随着胤禛的话的是康熙重重拍着桌子的声音,那一声也重重的落在了几个人的心底,恐惧在心间蔓延开来,刚刚还觉得可以肆意放松的场所突然间让他们窒息,皇阿玛身上那强势的气息扑面而来,形成一张巨大的网,紧紧勒住了他们的咽喉,似乎只要轻轻一挣扎就会立即死亡。
  “朕让你说!”
  “皇阿玛。”暗自叹息一声,胤禩在看见胤瑭几人几乎青白的脸色之后上前一步在胤禛旁边跪下,对于眼前这人,他越来越无法理解了,究竟在生什么气?难道,是朝上受到了气跑这里来撒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真鄙视这人了。所以说,八爷你之前对康熙的鄙视是假的么?!
  “儿臣……”
  不等胤禩接下去,康熙就直直的打断了他的话,盯着胤禩的眼,一字一顿语气很重,“朕是让胤禛说,不是你。”胤禩这种急着帮胤禛救急的样子太过碍眼,让康熙心中的愤怒更是不受控制的往上冒,连胃部都似乎被怒气填满,火辣辣的难受。
  被康熙那么直晃晃的打断了话,胤禩的脾气也上来了,一双眼就那么回视着康熙的视线,丝毫没有闪避开。你大爷的有火到别地撒去,跑来这里找膈应算是怎么回事?!
  接收到胤禩眼中的火气时,康熙怔了一下,不知道为何,饶是心中有着滔天的怒火,只要对上了那双眼心中就不由自主的软化了下来,抿了抿唇,收敛了一身冰冷的怒气,康熙依旧盯着胤禩没有动。
  “你们都下去。”
  “儿臣告退。”
  胤禛在康熙说完后就暗地里拉住了有些迟疑的三人往外退去,在离开的最后时间,目光似不受控制的偷偷抬起了些,入目的是他皇阿玛看着他八弟的视线,没有一丝火气,隐隐的无奈,专注的让他心惊胆战。


  第 57 章 ...

  人走茶凉,刚刚还暖意融融的寝室里面突然间空空荡荡的冷了起来,康熙注视着跪在那里不肯起身的胤禩心里有些闷的难受,很想就那么把人晾在那里不管,喜欢跪就让他跪个够!
  可是偏偏,他可以对任何人心冷就是无法对这个人硬下心肠,就如同此刻,明明他心中窝火的可以,却在胤禩的目光中就硬生生的压下了想要发泄出来的**,似妥协似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康熙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了胤禩的面前俯身把依旧跪的笔直的人抱了起来,压制下那些对他而言细微到可以的挣扎,就那么抱着人来到卧榻之上,拉过软软厚厚的毯子盖在了胤禩的身上。
  “生气了?因为朕对胤禛说了重话?”
  僵硬着身体让人抱着上榻盖好毯子,使得整个身子都渐渐的暖了起来,哪怕他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他皇阿玛对他是真的不错,有些小的细节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但是皇阿玛注意到了,如同刚刚他跪在地上时冰冷了的体温。
  “你是皇阿玛,对四哥说重话是理所应当,可是你不该在别地受了气就来这里撒火,我可不是专门的受气包!”
  没什么好语气的话却让康熙心中的怒火猛的全消了下去,落在了胤禩头顶上方的视线柔和的不可思议,或许胤禩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话中的侧重点是他自己,也就是说,他对胤禛他们迁怒无事,但是胤禩无法忍受迁怒于他,这句话本身就说了了些东西,不是吗?只是……
  “胤禩,你不知道皇阿玛为何发怒?”该说迟钝还是什么呢?
  “难道不是因为朝廷有事心里憋得慌?”要不然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那么能耐的让这个男人那么怒形于色的?
  果然不知道啊,康熙有些无奈的看着安安分分的躺在自己怀中的少年,不知道该为在那件事情之后少年对自己的不设防高兴还是该为少年对那件事情实实在在的不在意难过。
  已经两个多月了,自那次以后他怕把胤禩逼得太急,平常的动作最多只有亲吻,但胤禩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外,好似真的把那晚当成了逢场作戏春梦无痕,和他该怎么相处就怎么相处,那姿态,过的比他还要潇洒。
  想到这里,康熙抱着胤禩的手紧了紧,声音有丝丝沙哑,“我不喜欢你对胤禛他们的亲近。”
  “你不喜……”胤禩被康熙的话噎了一下,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把圈在腰间的手拍落后,转身和康熙面对面坐着,表情严肃,“皇阿玛,不要告诉你还在想着那些荒唐之事!”
  “……”这下子无语的轮到康熙了,突然落空的手握紧松开握紧松开重复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忍不住用力把胤禩一把揪了过来,按在怀里狠狠的吻了下去,用力的在那总是吐出令他郁闷的话语的嘴上碾压着压抑着的狂热**,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空间,一寸寸的舔舐吮吸,直到把怀中之人胸腔的空气全部挤压完全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凝视着伏在自己胸口大力喘息的少年,康熙的话音有些低沉,“胤禩,你对我的怀疑程度究竟深刻到什么地步?”居然到了现在还把他的话当成了一个随时都可以消失的玩笑。
  被突袭的胤禩脑子昏昏沉沉的,在听见了康熙的问题后直觉性的回了一句,“深刻入骨吧……”
  砰——
  有些沉闷的一声,康熙直接把胤禩压倒在身下,俯视着胤禩的脸几乎被气的扭曲,理智什么的也无法把关,康熙只能一股脑的把心中的不忿倒出来,“胤禩,你倒是和皇阿玛好好说说,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对我怀疑深刻到入骨的地步了?虽然我承认以前对你是漠不关心了些,但是这世我自认对你一直都不错,你为何就固执的不肯相信我?”
  平息了呼吸的胤禩本来想要挣扎的动作突的停住了,脸上的神情安静了下来,黑色的双眸定定的落在康熙的身上,闪过了惊疑,最终逐渐沉淀出一种了然和确定。
  “皇阿玛,你……为何要将郭络罗·慧明许配给七哥?”
  盛怒之中的康熙并没有发觉胤禩眼中情绪的转变,只是把胤禩可以回避他的问题转移到这件事情上面来当作了胤禩对郭络罗·慧明的喜爱,怒气更胜,“为何?当然是因为她不自量力的想要霸占你了,之前的我可以不管,但是这辈子你必须只是我的!”
  “之前……又是多久之前呢?”幽幽的开口,胤禩的表情在康熙落下的阴影中明灭不定。
  “之前就是上……上一年。”丢失的理智及时的回归,炙热的怒火似被淋上了冰水立即熄灭了下去,急于掩盖住自己透露出些许不该透露的信息,康熙并没有发现被他压在身下的胤禩脸上一瞬间的扭曲,该死的,竟然是这样!!
  他就说为什么这个世界很多大事不仅偏离原本轨迹而且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偏离,他就说他的皇阿玛怎么会突然间放弃了他闭关锁国的念头开始逐渐的开通海岸,他就说在太皇太后逝世时他皇阿玛只是怅然而不是悲伤,他就说他皇阿玛在他二伯带领的那场战役之上有些未卜先知了……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尼玛的孟婆,你竟然又给爷失职!!!
  ——所以说,孟婆你究竟要多么没有鬼品才会让八爷发现问题后毫不犹豫一口断定就是你失职啊喂!
  “皇阿玛。”突的对康熙灿烂一笑,胤禩似无意的动了动身体,更加无意的刚刚巧的磨蹭到康熙的某处,脸上的表情却是无辜纯洁到爆,“你先下来好不好?”
  “嘶——”
  对于一个六年来只真正吃到过一个晚上的男人来说,胤禩的动作无疑是惹火,撩拨的康熙很想直接下手,但偏偏,胤禩那张脸上纯粹的无辜让他无法真的动手,若是其他人他也无需顾忌对方的意愿,但这是胤禩,他能够诱哄能够**就是不能强迫!当然,若是其他人的话他也不可能被撩拨出火来了。
  “皇阿玛,怎么了?”听见康熙抽冷气的声音后,胤禩眨巴着眼疑惑询问,双手也开始推搡起康熙,更多不经意的摩擦让康熙更加忍的浑身发痛,连忙压制住了胤禩的动作,忍耐着情欲的嗓音沙哑的不像话。
  “别动……”
  “嗯?”胤禩闻言只是表示了一下他的疑惑,动作继续,嘴里还抱怨着他的不满,“可是皇阿玛好重,压的很难受。”
  接连倒抽了几口冷气都无法压制住从腹部烧腾而起的欲火,胀大之处更是急于得到解放,忍无可忍的康熙决定无须再忍,磨牙霍霍准备动手开垦时却对上了胤禩可怜兮兮的双眼,带着让他无法拒绝的恳求。
  “皇阿玛,好饿。”
  “……”好吧,谁让这个喊饿的人是他放在心上疼爱着的人呢,他自然舍不得让胤禩挨饿了。
  于是,康熙只能默念了无数遍清心咒憋着那高涨的欲火从胤禩身上翻了下来,甚至还必须忽视掉那撑起的帐篷,尽力的笑着温和的抱着胤禩准备用膳,理智丧失在喜欢之人身上的康熙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觉胤禩那突然转变的态度,纯真而无辜向来就不是胤禩的风格啊康湿父!
  相比于康熙那甜蜜的煎熬状态,胤禩此刻就是身心舒爽的不得了,就连平时觉得别扭的喂食行为他也接受的欢乐无比。——泥煤的让你说喜欢爷让你欺骗爷!!
  本来嘛,尽管八爷对上辈子的康熙十分怨恨十分不满,但他也知道,哪怕都是同一个人,但是这个康熙毕竟还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所以他也只是保持着怀疑过日子,没想过要报复啊什么的,但现在突然间真相大白了,这个皇阿玛居然就是那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本尊!
  这可不得了了,八爷心中愤怒了,若是在仲秋之前知道的话,八爷也最多只是扎个小人暗地里使劲戳戳,但问题是,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前他已经被这个他怨恨了那么久的男人给睡了,还睡了个通透无比,里里外外都不知道被吃了几遍,这样的事实怎么能够让  八爷不悲愤?被一个男人压了已经足够杯具了,被是自己阿玛的男人压了是杯具中的杯具,被是自己怨恨的那位阿玛压了就是餐具了有木有!!!
  但胤禩随即又意识到一个令他更加悲愤的事实,那就是他想报仇也没那个本事,斗智斗力都不是对方的对手,拼后台?他怕后台也被这男人全算计光,所以,面对一只道行比自己高太多的老狐狸他该怎么做才能实施最大的报复呢?
  于是,悲愤无比的八爷在光火电石间做出了一个扭曲的决定,不是说喜欢我吗?不是老是占我便宜吗?那爷就让你占!看爷不折腾死你,哼!
  只是,被悲愤占据了脑子的八爷啊,你就没想过引火会烧身的后果吗?一个男人,一个觊觎你已久的男人,对于你的撩拨可以忍一次忍两次,但是次数多了,饶是圣人也会疯狂的啊,更别说你皇阿玛肯定不是圣人,难道你不知道,饥渴的野兽撩拨不得吗?

  

  第 58 章 ...
 
  康熙最近悲催了。本来嘛,新年里就连皇上也有几天假期的,在这几天假期之内康熙准备着和胤禩好好的培养感情,却不料培养来培养去差点把自己的性福都赔进去,也不知道胤禩是不是真的无意,这几天总是把他折腾着欲火焚身偏偏在紧要关头喊停,他不想停的,但是禁不住胤禩满眼的祈求和期待啊,这一来二回的,几次三番把火给硬憋了回去,康熙爷很担心,再这么下去他早晚有一天会把自己给憋坏了。
  于是,最近的日子康熙爷为了能够确保以后可以给胤禩足够的性福而忍耐着远离了点胤禩,但是这人处习惯了,一天不见就觉得空愣愣的憋得慌,更何况康熙此刻还处于妾身未明的状态,说白了就是他兴冲冲的凑上去胤禩却对他没那个意思的阶段,自然不能离远了去,要是一不小心弄巧成拙让胤禩的心也远了,那到时候就真没地儿哭去了,所以,这几天康熙照旧每天和胤禩腻在一起,但随时都小心的避开着和胤禩太过亲近的接触,看得见吃不着还必须躲着些的日子,康熙爷表示十分的悲催。
  康熙爷悲催了我们的八爷就舒坦了,每天看着那张怎么也不显老的老脸憋的上火的表情他胃口大开啊,每天还多添了小半碗米饭,吃饱了好有足够的力气来不遗余力的为某人浇浇油上上火,生活了无忧啊,只是,就在这乐悠悠的日子里,胤禩听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让他本来无忧的日子飘来了几朵乌云。
  “梁公公。”浅抿了口茶,胤禩问着暗地里几乎被康熙拨给了自己使用的梁九功,“听说,内务府给爷选的府址出现问题了?”
  梁公公腰板一弯就给胤禩打了个千,“回八阿哥的话,内务府上禀皇上,有一得到高僧偶然间经过他们为八阿哥选好的府址出发现府址门向东北大开,乃为大凶相,是为鬼门,实属阴煞之地不可居住。内务府也说,自从他们选址之后修葺过程皆有不顺,时常有人梦魇发些莫名其妙的怪病,皇上闻奏后决定为八阿哥另选一址。”
  大凶个毛!胤禩内心里不住的嘀咕着,他上辈子住那里那么久都没发生什么怪事,而且若是鬼门为何他竟然毫无感知?不用说,这事十之八九又是他皇阿玛做的好事,至于原因,一来估计就是因为之前说的不喜他和胤禛他们熟悉亲近,毕竟那宅子就在四哥隔壁,足够近了;二来嘛,那人一开始就说了不想他搬出宫去,只是他坚持要出宫建府才妥协的,却不料竟然明的不行来暗的耍诈!
  “那皇阿玛可说何时可以选定府址?”
  梁九功的腰自从弯上了就没直起过,对于胤禩的问题,只是冒出了平稳的声音回答到,“回八阿哥,天威莫测,奴才不知圣上之意。”说完,顿了下之后才继续说了下去,“不过据奴才所知,皇上这两天正在精心选址。”
  “选可以被说有鬼怪集聚的地址吧!”
  “八阿哥英……呵呵,八阿哥说笑了。”一个不小心就差点顺口了下去,梁九功及时的干笑两声想要掩饰过去,只是他说的太快太顺溜,只要不是白痴的都已经足够了解其中的真意了,而胤禩,显然不会是白痴。
  “爷是不是说笑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两天皇阿玛借口有事就是为了躲着爷问这个问题吧。”这句话是陈述句,胤禩说的没有半点的犹豫,他皇阿玛是想直接避开他直到事成定局,至于为何避开了他又派梁九功来伺候,那就不得不说是他皇阿玛的劣根性了,既想避开他又不屑于遮掩他的目的,好让他知道他皇阿玛要留下他的决心并让他早早放弃出宫之想来达成目的。
  梁九功再次呵呵了干笑了两声开口,“皇上这两日有些政务要处理,若八阿哥想皇上了,奴才必定如实禀告皇上,奴才相信皇上定会过来陪伴八阿哥的。”皇上对八阿哥的感情可以说他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了,至今他依旧觉得心中惊涛骇浪翻滚,却不敢生出任何厌恶和异样之情,因为那个人是他的主子是当今天子,他无权质疑皇上的决定,更无权去左右,能够做的,只是努力的帮皇上掩饰住一些痕迹。
  “谁说爷想他了?”皱着眉把手中端着的茶杯重重扣在桌面,胤禩心中思绪因为梁九功的话而有些烦乱,他糟糕的发现那个男人对他的纠缠似乎起了些作用,偶尔不见竟觉得有些不习惯。
  甩了甩衣袖,似乎这样的动作就能够把心中那份异样浮躁的情绪给甩掉,站起身来,胤禩决定出门逛逛来给自己大脑放松一下,那份隐隐的想念肯定只是太空闲之下的产物!
  走了两步,胤禩突的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声音淡淡的吩咐到,“梁公公请留步,有小苏子他们伺候着就好。”
  “嗻,奴才先会乾清宫了。”梁九功也没有想过要跟着胤禩出阿哥所,虽然已经有好几位阿哥察觉皇上对八阿哥的宠爱了,但皇上来见八阿哥的举动依旧藏在了暗处,每次皇上过来见八阿哥都会让他产生一种错觉——幽会!
  想着这些杂七八拉的事情,梁九功熟门熟路的从密道绕回了乾清宫,对着那个据说有政务处理实际上却是悠闲的有些躁动的男人行礼,非常自觉的把胤禩这半天做的事情一一详细禀告。
  听完了梁九功的禀告,康熙那有些浮躁的情绪稍稍安定了些,胤禩会知道府址之事在他的意料之中,甚至他就是故意的没有让梁九功对这件事情封口,他就是想要借着梁九功的嘴告诉胤禩,无论他怎么逃,自己都不会容许他离开,画地为牢,并不是随口一说的,对待胤禩,从一开始他就用着最认真的态度!
  *
  乾清宫里的康熙在想什么胤禩可不想知道,他现在只想把那些个诡异的情绪给彻底清空掉,直到在宫里逛了片刻后,胤禩的心才平静了下来,那股子想念也消失不见,这使得胤禩更加肯定了这想念绝对只是自己太闲被闷出来的产物,他是绝对绝对不会想念那个下流的连自己儿子都猥琐的臭老头的!
  越想自己在康熙身上吃得亏就越觉得气愤,这让在人前一向温柔惯了的胤禩竟孩子气的忘记了周围的坏境一脚踹飞了路上的小石子,虽然在下脚之后就立马反应了过来心中懊恼,但是已经踹出去了也收不回来了不是?只期盼不要那么巧的磕碰到一些主子级的人物吧。
  只可惜,今日里胤禩的运势肯定不算顺畅,心中的期盼余音犹在,胤禩就听见了一声痛呼,娇娇嫩嫩的嗓音一听就知道肯定是自己的某位后母了。果不其然,待他视线微微转移了些,就在距离自己呆的地方不远处,有一身着水红色宫装的女子被身后的宫婢扶着,姿态柔弱的似受到了重伤垂危。
  对这种如同菟丝花的女人没啥兴趣,胤禩也不觉得自己需要去道歉,虽然按辈分说那女人是皇阿玛的小老婆是他的长辈,但是就凭他根本没见过这女人外加这女人的头饰和宫婢人数就可以知道对方的份位不高,他无需去道歉。
  正想提脚离开,那边的人就眼尖的看见了胤禩,微微愣了一下后就被宫婢搀扶着款款移步而来,对着胤禩甩帕子福身,“妾见过这位……”犹犹豫豫未完的话,加上偷偷瞄着他们的视线中明显到极点的为难,让众人都知道这个女人根本不认识胤禩,旁边的小苏子一见到一个连嫔都不是的女人连自家爷都不认识立马脸色不好了起来,在宫里边,只有被忽视的存在才会不为人所知,这女人的态度是对爷的侮辱!
  “我们主子是八阿哥!”有些生硬的对着那女人喊了一句,小苏子的言外之意就是让那女人对自家爷恭敬些,却不料对方一听,本来还委屈兮兮的表情立马淡了下去,眼中还飞速闪过了一抹不屑之色。
  “原来是八阿哥啊,妾见过八阿哥。”嘴里规规矩矩的含着,只是动作神态上却不是那么回事,其中的敷衍连掩饰都没有,这让小苏子这些护住护习惯了的奴才怒了,也让一旁偷偷摸摸【?】的看着自家宝贝儿子大呼可爱的良妃燃烧了。
  拧在手中的拍子一甩,已经为妃的卫氏直接带着贴身婢女小凝走了出去,那步子不急不慢的完全看不出半点的心急,一身气质温婉动人,美丽的容颜并不因为年龄的关系而显衰老,反而因为这些年可以常常见到自家儿子过的好而容光焕发了去,一出场立马把那个年轻许多的宫装女子给比了下去。
  “这不是王常在吗?今儿个这御花园是吹的什么风竟然吹来了妹妹这等可人儿~~”
  胤禩:“……”他从不知道自家母妃还有这等耍流氓的潜质,还可人儿?!
  王氏也被良妃的类似于**的话囧了一下,随即就是愤怒,只是她这股愤怒无法发泄出来,因为师出无名,若对方是男的那刚刚那句话就是绝对的死罪,**皇上的女人,不诛九族绝对不会罢休,可对方是女的,对方还和她一样同是皇上的女人,对方的等级还比她高出不止一个阶级,所以,无论觉得多么委屈她也只能憋在肚子里面,规规矩矩的福身行礼。
  “妹妹见过良妃姐姐。”不想自称奴婢,不想自称妾,她不甘心,只不过是贱婢出身却贵在妃位,还有那个八阿哥,只不过是贱婢所生的皇子,一直被皇上忽略到如今,凭什么那么傲慢?凭什么让她受伤了连句道歉都不说?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为皇上生下一位阿哥,母凭子贵,到时候她会让所有怠慢了她的人付出代价!
  “妹妹无需多礼。”
  良妃不喜争斗,但她并不愚蠢,王氏眼中一闪而逝的不甘和嫉恨她都明了于心,她觉得自己的出现太过鲁莽了,可能会为胤禩带来麻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赤龙奴 by 月佩环 下一篇:迷局 by dub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