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朕的御前侍卫 by 香品紫狐

繁體中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宫廷侯爵 香品紫狐

  雷世軒的表情瞬間從庸懶變為精神抖擻,他突然用力把蕭煜祺翻倒,兩人又躺回**上。
  “殿下……”蕭煜祺驚呼,聲音馬上被雷世軒吸進嘴裏。
  雷世軒跟他的身體緊貼在一起摩擦著,他靈巧的手指再度刺入蕭煜祺那帶給他無比快活的小穴裏。長時期的交合使小穴越來越適應外物的侵入,柔軟的洞口很快放鬆開來。
  蕭煜祺感到自己的欲火被點燃了,他又驚又慌地推著雷世軒的肩膀。
  “殿下……不要做了……”他在吻與吻之間說著。
  雷世軒起身,握起自己直翹的硬物,不由分說地捅進去。蕭煜祺渾身一抖,原本抵抗的雙手化為接納地擁抱著對方。
  **被整根吞入了,雷世軒一邊在蕭煜祺體內衝刺一邊低聲說道:
  “我還要做……做很多很多次……我要你的肚子裏全部都是我的體液……”
  “啊……啊……”
  隨著他動作的加快,蕭煜祺的吟叫也變得急促起來,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抓上雷世軒光潔的背部,指甲在對方雪白的肌膚上劃下一道道愛欲的紅痕……


  幸運的是,隔天早上,他們終於“出關”了。因為雷世軒本人似乎也有點體力不支了,連續交歡三天三夜……這確實是常人所無法承受的。作為承受者的蕭煜祺,情況比雷世軒當然要差一點,侍從們都看得出,接下來的幾天他走路的姿勢都很怪異……


  雷世軒在充分休息了兩天之後,又投入到政務上,而蕭煜祺也重新開始侍衛的工作,一切都回到了正軌上。 【tetsuko】


  16

  涼風吹過皇宮的上空,天上的雲朵緩慢地移動著。空曠的紅磚廣場中央,站立著一條人影。
  蕭煜祺閉氣凝神,他的雙掌平放於胸前,再慢慢往下移動。他地睜開眼,擺開架式,向前方飛踢出一腳,隨後旋身出拳,淩空躍起。
  他以空氣為對手,獨自耍出一套五型拳法。先是猴拳,然後是鶴拳,蛇拳,螳螂拳……
  待每一個招式都完成之後,他再度閉上眼,運氣收功。
  “呼……”蕭煜祺輕輕拭去額上的薄汗,攏了一下領口,離開廣場。
  由於之前跟雷世軒“閉關”了三天,出來之後留下渾身酸痛的後遺症,害得他整整十天沒有練習武藝了。再這樣下去難免技術會退步,因此他只好在其他同僚休息的時候加強鍛煉。
  出了練武場之後,他往東宮走去。本來宮廷侍衛是有統一的宿舍的,但是雷世軒偏偏給他特殊待遇,硬是要他住在東宮裏面,而且房間還跟太子的寢室緊挨在一塊——其實根本不必另外準備房間,蕭煜祺每晚都是在雷世軒房內度過的……這麼明張目膽的安排讓蕭煜祺為難了很久,深怕皇后會找他麻煩。然而雷世軒告訴他:
  “不用擔心,東宮裏面全部都是我的人,保證一丁點風聲都不會走漏。”
  後來蕭煜祺才知道,自從成婚之後,雷世軒將皇后以前安排的太監宮女全部調走了,他特意找了一些沒什麼背景,不容易被收買的人來頂替。而且為了萬無一失,他還嚴令禁止東宮裏頭的奴僕擅自出外,一旦有消息洩露到皇后那邊必定嚴懲。不過奴僕們遵守這些的嚴苛的制度是有報酬的,他們除了宮內統一發的工錢之外,還能夠從東宮的主管那裏得到另外一筆高額的獎賞,這樣下來,大家也就毫無怨言地聽雷世軒差遣了。
  由此看來,雷世軒收復人心挺有一手的,蕭煜祺也不由得對他敬佩起來。
  邊走邊想,他很快就回到了東宮的範圍。
  “煜祺!”
  蕭煜祺剛踏入環境幽雅的花園,就聽到旁邊一道熟悉的聲音。他抬頭一看,離他五十米以外,雷世軒正坐在湖邊的涼亭裏向他招手,他身旁坐著商雨寧以及一名陌生的女子。
  蕭煜祺走過去,雷世軒馬上拉著他坐下,在一旁侍侯的宮女立即奉上茶水。
  雷世軒不顧外人在場,愛昵地撫摸著蕭煜祺的頭髮。
  “看你滿頭汗的,剛才去練武了嗎?”
  “是的……”蕭煜祺難為情地閃躲著他的手,害羞的眼眸投向旁邊的商雨寧。再怎麼說她也是雷世軒名正言順的妻子,自己怎麼敢當著她的面跟雷世軒過分親熱呢。
  商雨甯接觸到蕭煜祺的目光,她不在意地沖他一笑,逕自低下頭品茶。蕭煜祺轉開眼,好奇地望著她身旁的年輕女子。
  那女子年齡大概二十歲上下,面容清麗身材苗條。而且她身上穿的衣服很中性,有別于婦女的羅衣長裙。蕭煜祺很疑惑,為什麼東宮裏會出現這樣一號人物?
  雷世軒看得出他的疑問,他摟著蕭煜祺道:
  “這位是太子妃的好朋友。”
  那女子起身,向蕭煜祺微微一拱,道:
  “小女子姓賈,單名一個敏字,蕭侍衛直接稱我賈敏就可。”這賈敏說話鏗鏘有力,聲音嘹亮,看得出也是習武之人。
  蕭煜祺愣了一下,趕忙起身還禮。
  “賈姑娘客氣了,在下蕭煜祺,很榮幸認識你。”
  雷世軒拉著他坐下,解釋:
  “我特意准許賈姑娘進宮來陪伴太子妃,所以她會一直居住在東宮的。”
  “哦……”蕭煜祺應聲,原來是這樣。
  “你肚子餓了嗎?”雷世軒忽然體貼地問。
  蕭煜祺搖頭。
  “還不是很餓……”
  商雨寧看了一下他們的臉色,很識相地挽著賈敏起身,道:
  “殿下,蕭侍衛,我們先告退了。”
  雷世軒頷首,她們稍微欠身,然後離開了。蕭煜祺有點反應不過來,只聽旁邊的雷世軒吩咐:
  “把酒拿上來。”
  蕭煜祺轉頭,見宮女們捧上一白瓷酒壺,將雷世軒跟前的杯子倒滿。
  “殿下,這……?”他還沒問完,雷世軒就將酒杯湊到他唇邊,哄道:
  “來,嘗一口。”89C3B92E34EC454F449秋之屋轉載、合集整理
  蕭煜祺乖乖地呷了一口。
  “覺得怎樣?”雷世軒問。
  “有點奇怪……”蕭煜祺老實回答,那酒跟他以往喝過的不太一樣,辛辣中帶了一點藥味,還有一些他嘗不出來的味道。
  雷世軒笑了笑,拿著蕭煜祺用過的杯子,把剩下的全部喝掉。蕭煜祺臉蛋微紅,雷世軒讓宮女們退下,又斟滿一杯酒。
  “全部喝下去。”他把酒杯交給蕭煜祺。
  蕭煜祺不疑有他,昂頭喝下去。兩人用著同一個酒杯,輪流喝下了三四杯,蕭煜祺小麥色的臉龐漸漸染上了緋紅色。
  雷世軒晃了一下酒壺,聽聲音,裏面大約還剩下一小半的酒吧。他放下酒壺,扯著蕭煜祺坐到自己的腿上。
  “感覺如何?”雷世軒雙手環抱著他的腰,貼著他的耳畔問,
  “有點熱……”蕭煜祺害羞地挽著對方的脖子。
  “只是有點熱嗎?”雷世軒伸出舌頭舔著他的下巴,蕭煜祺近距離地看到他眼裏**的**,他很清楚雷世軒接下來要做什麼。自從那荒唐的三天三夜之後,他們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肌膚之親了,縱欲過度使兩個年輕人都“乏力”了好幾天。可是看雷世軒現在的臉色,他八成已經恢復“本色”了……
  “煜祺……”雷世軒誘惑地喚著他的名字,手開始不規矩地移到蕭煜祺兩腿之間,經他輕輕地揉捏幾下之後,蕭煜祺的**竟一下子抬頭了,他自己也被這敏感的反應嚇了一跳。
  雷世軒得意地笑道:
  “效果不錯嘛。”
  “什麼?”蕭煜祺一邊低喘一邊問。
  雷世軒繼續調弄著他的跨下,道:
  “剛才我們喝的可是很‘補’的藥酒哦。”
  “藥酒?”
  雷世軒咬著他的耳垂說:
  “虎鞭酒……對‘那方面’的功能最有好處。”
  蕭煜祺馬上羞得說不出話來。
  “我想要你。”雷世軒簡單表明。
  蕭煜祺心跳加速,聲音沙啞地說道:
  “殿下……不要在……”話沒說完,雷世軒花瓣似的的嘴唇已經堵住了他。不過他沒有深吻,只是吸吮了兩下就放開了他。倒是蕭煜祺的欲火被點燃了,意猶未盡地閉著眼輕喘起來。
  下一刻,雷世軒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地將他攔腰抱了起來,蕭煜祺驚呼——他從不知道雷世軒的力氣大了這麼多,此時自己被他抱在懷裏,讓他感到雷世軒比以往多了積分威武。他趕緊安攝心神,做著最後的抵抗:
  “殿下……可……可是我……我渾身汗,那個……”
  雷世軒抱著他大步走出涼亭,蕭煜祺以為他要回房間,想不到他是走到庭院後面去了。
  “殿下……您去哪?”蕭煜祺困惑地顫抖著聲音問。
  雷世軒沒回答,一直走到院子後面的人工噴泉旁才把他放下。蕭煜祺剛站穩,身上的衣物馬上被剝掉。
  雷世軒低頭含著他胸前的粉色雙珠,也開始脫去自己身上的衣袍。
  “殿下……嗯……”蕭煜祺抱著他的頭,情不自禁地吟叫起來。
  “叫世軒。”雷世軒每次都不厭其煩地提醒他。
  “世軒……世軒……啊……”
  兩人都脫得精光之後,雷世軒將他撲倒在草地上,雙唇品嘗著他的全身上下。從他的胸前滑至小腹,再繞過腰側,來到他肌肉矯健的後背。
  蕭煜祺被翻轉,趴在地上。雷世軒的嘴唇不斷在他背後的敏感點遊走著。
  “我……我身上都是汗臭……”他難堪地說道,雷世軒卻繼續陶醉地舔吻著他。
  “煜祺,你身上好香……”雷世軒低語。
  “怎麼會……啊……”蕭煜祺正要否認,肩膀忽然被他用力咬住。
  “香的……真的好香……”雷世軒嗅著他身上特殊的體香,像個野獸一般,在對方厚實的二頭肌上啃咬不停。
  蕭煜祺聽得心驚膽顫,還真怕會被他咬下一塊肉來。不過雷世軒很快就再次把他翻轉過來,他攬著他,一邊親吻一邊走進噴泉裏面。
  (下集,水中XXOOO~~) [caihua]

  17

  “我們還沒試過在水裏面做吧?”
  雷世軒嘴唇貼著蕭煜祺的胸脯,喃喃說道。蕭煜祺昂著臉,他上半身躺在草地上,下半身卻泡在了水裏,而雷世軒則站在水中,整個人壓在他身上。
  “世軒……啊……”蕭煜祺無可抑制地發出甜膩的喘息,對方順著他的胸口一路吻到肚臍上,並毫不憂鬱地含住的半翹起的昂揚。
  雷世軒拉扯著底下兩顆晃動不停的小球,嘴巴純熟地吸吮著那逐漸發熱變硬的性器。蕭煜祺扭擺著身軀,雙手包著對方上下抽動的頭顱。
  感覺到嘴裏的物體漲大到極限了,雷世軒靈巧的舌頭開始移動到一寸以下的小洞穴附近,他的添弄引得蕭煜祺又是一陣嬌喘。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雷世軒讓蕭煜祺翻過身趴著,扶起自己腫脹的器官,對準入口——
  火熱的硬物在水底下長驅直進,一下子就末入了柔軟的肉體裏面。
  “啊……啊……”蕭煜祺一邊痛苦地嘶喊一邊愉悅地搖擺著結實的小臀,身下的小穴貪婪地將巨物整根吞入。
  雷世軒握著他的腰,展開猛烈的衝刺,蕭煜祺跟隨著他的節奏發出悅耳的**。
  他們附近激起了一陣陣水花,池面也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雷世軒的動作越來越大,含著他性器的小穴越吸越緊。耳邊只聽到嘩嘩的水聲跟蕭煜祺忘我的吟叫。
  激烈的**來臨,幾股白濁的液體混入了水裏,周圍也恢復了平靜……
  蕭煜祺換上衣服,走出屏風,雷世軒已經在外面的客廳等待著他了。蕭煜祺走到他身旁坐下,雷世軒一揮手,太監宮女們捧上一道道精美的菜色。
  “你很累了吧?來,多吃點。” 雷世軒夾了一塊鮮美的魚肉放到蕭煜祺碗裏。
  “謝謝……”蕭煜祺紅著臉回答,他當然知道雷世軒指的“很累”是什麼,他害羞地低頭吃下去。
  雷世軒也滿意地低頭吃飯。
  宮女再一次奉上裝著“虎鞭酒”的白瓷瓶子,蕭煜祺眼光一接觸到,馬上回想起剛才的一幕幕,他更加羞赧地轉過頭去。
  “還要喝幾杯嗎?”雷世軒壞壞地問,蕭煜祺慌張地猛搖頭,後者笑了笑,也不勉強他。
  又吃了幾口,門外的太監稍嫌慌亂地小跑進來:
  “稟告太子殿下。”
  “什麼事?”
  太監跪著呈上一個信封:
  “這是剛剛送來的蕭侍衛的家信。”
  家信?蕭煜祺起身,接過去。信封上的署名是他的姐夫,到底是什麼事?他滿腹疑惑地拆開,仔細閱讀起來——
  雷世軒發現他的臉色忽然變得很難看,於是問道:
  “煜祺?怎麼了?”
  對方沒回答,反而一臉呆滯。雷世軒沒耐性地一把搶過他手上的信件,衝衝看了幾眼,只見上面寥寥寫到——
  煜祺:岳母今早收到邊關的消息,說岳父大人在一次戰役中中箭墮馬,傷情不明朗。岳母大人痛哭暈倒了,我與你姐姐都在家中照料,你見此信請速回家。
  雷世軒握著信紙砰地一聲拍在桌面上,蕭煜祺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身來,眼睛失去焦距地望著面前的飯菜。
  父親傷情不明朗,母親痛哭暈倒。這代表什麼?雷世軒沒有來由地煩躁起來。
  現場氣氛凝結,跪在地上的太監低著頭,一聲不敢哼。
  過了良久,蕭煜祺囁嚅著開口:
  “殿下……”
  “不用說了。”雷世軒打斷,他關懷地摟著他道:“你回去吧。”
  “謝謝殿下……”
  “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我。”
  “嗯。”蕭煜祺點頭。
  雷世軒轉頭向小太監吩咐:
  “立即備車,送蕭侍衛回家。”
  “遵命。”太監退下。
  雷世軒望著蕭煜祺脆弱的神色,他胸口一緊,又抱了他一下。蕭煜祺緩緩地從他懷中抬頭:
  “殿下,我要告退了。”
  “……去吧。”
  蕭煜祺起身,恭敬地作了一拱,然後神不守舍地走出門外。雷世軒看著他的背影,恨不得追上去跟他一同回去,但是君臣之禮不可違,最後的一絲理智阻止了他。他只能緊握著拳頭,一動不動地坐著。
  蕭煜祺不在身邊,雷世軒根本連吃飯的胃口都沒有了。
  “來人。”
  輕聲一喚,一名太監馬上走進來。
  “殿下請吩咐。”
  “把飯菜都撤下。”
  小太監看著盤子裏幾乎沒動過的菜,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照辦了。
  雷世軒按著發痛的太陽穴走進內室,仰身倒在**上。
  為什麼他會有一股不詳的預感?

  雷世軒一整晚都輾轉反側,不得好眠。
  第二天,他上完早朝之後就趕回東宮,一進門,還不等他開口問,張公公就報告道:
  “殿下,蕭侍衛已經回來了。”
  這麼快?這是好還是壞?5F224CF30D83F5秋之屋轉載、合集整理
  雷世軒一皺眉,不過他腳下沒有遲疑,迅步穿過庭院走回寢室。
  遠遠地,他看到蕭煜祺就站在寢宮門前等待他。
  “煜祺?怎麼不進去?”他拉著他,正要一同進屋,誰知道蕭煜祺撲通一聲跪在他面前。
  “你做什麼?”雷世軒不快地問。
  蕭煜祺抬起頭,毫無預警地說道:
  “殿下,請您允許我參軍。”
  “什麼?”
  “請允許我到軍營去。”蕭煜祺又重複一次。
  “你……”
  “我父親不知道傷成什麼樣了,我希望去軍中陪伴他……”
  預感靈驗了!雷世軒瞪著他,說不出話來。蕭煜祺料到他不會輕易答應,他又是磕頭又是懇求:
  “殿下,求求您,我父親之前就一直希望我從軍,現在他……現在他受了傷,我身為人子的怎麼可以不聞不問……求求您答應我。”
  雷世軒沉默了一會,他深呼吸,從牙縫裏迸出聲音:
  “你休想。”
  “殿下……”蕭煜祺的目光帶著無限的憂鬱跟哀求,可憐巴巴地注視著雷世軒。
  “我不會讓你走的!”他突然吼道,霸道得不講情面。
  蕭煜祺的眼淚差點奪框而出,他怎麼可以這樣?他怎麼可以要他承受不忠不孝的罪名?
  但是他立即想到父親的教誨——遇到困難就害怕,還動不動就像個娘們似的哭鼻子!繼續這樣下去,你怎麼能夠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呢?
  他咬牙強忍著,將淚水吞進肚子裏。沒錯,現在父親受了傷,他身為家中唯一的男主人,必須擔負起照顧家人的責任,不可以再這麼軟弱了。
  他再次堅定地開口:
  “殿下,臣請求您答應。”
  雷世軒倒抽一口氣,他想不到他還會反抗,而且還自稱“臣”,擺明就是將他們之間的情意拋開。
  “我就是不答應,你要怎樣?”雷世軒蠻橫地說道。
  蕭煜祺眼睛一暗,垂下頭:
  “殿下不答應,臣只得長跪不起了。”
  “你……你威脅我?”雷世軒口氣裏全是不可置信。
  蕭煜祺不再吭聲,雷世軒見他果真要跪地不起,他的怒火越堆越高,胸口悶得他想放聲大喊。
  他為了他的家人而忤逆他了!他為了他的父親而離開他了!他為了忠孝而背棄他們的愛了!
  氣憤!好氣憤!
  不過,除了憤怒之外,他更感到痛心跟無奈。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上天為什麼要把他們拆開?!
  不!他絕不讓步!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把他們分開!
  “你愛跪就跪吧!”他居高臨下地對著蕭煜祺咆哮,然後憤然沖進房間,大力甩上門,把蕭煜祺遺棄在冰冷的石板地面上。【tetsuko】


  18

  雷世軒抓起桌面上的茶壺,昂頭猛灌了幾口。
  “呼……呼……”
  他喘著氣,乾涸的喉嚨終於舒緩了一點。
  該死!
  他在心裏低咒著,他排除萬難,好不容易才把蕭煜祺栓在身邊,現在卻變成這樣。
  從軍……
  說得輕鬆,天知道這期間會發生什麼事?沒有蕭煜祺的日子,對他而言簡直像活在地獄一般。上次分開是為了長遠的利益,他再難受也要忍耐,可這次……他是怎麼也無法再跟他分離了。
  不答應他,其中一個原因是受不了與他分隔兩地,另一個原因則是擔心他的安危,有誰捨得讓自己的愛人上戰場拼殺?然而,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實在是不安啊!煜祺生性沒主見,對自己的感情也不甚執著,雖然說起來可悲,但雷世軒很清楚,他們的關係能維繫到現在全靠自己的主動跟專制,因此,他好害怕兩人分開太久的話煜祺會忘記他!他好害怕煜祺會在他看不見的地方變心!
  不希望他受傷,不希望跟他離別,更不希望他的感情變質!
  沒錯,他就是自私!他寧願煜祺恨他也不要跟他分離!
  但是,想起蕭煜祺剛才哀怨的眼神,雷世軒猛地感覺呼吸困難。他揉著自己的額角,心煩意亂地在房間裏走來走去。

  蕭煜祺僵直地跪在石板地上,任由午後灼熱的陽光烤曬著他。頭頂吸收了陽光的熱量,感覺快要燃燒起來了,身體也悶熱得連血液也沸騰了起來。相反地,膝蓋上的血管由於長期受壓,開始傳來刺痛。
  他閉上眼,咬緊牙關挺下去。
  在附近經過的太監跟宮女,儘管很好奇蕭煜祺的舉動,但是沒有人敢上前瞭解情況。大家只是推測著,可能是蕭煜祺得罪太子爺了吧?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蕭煜祺的影子跟隨著太陽的移動,漸漸拉長、變斜。他跪著已經超過一個時辰了,雙腿也感覺不到疼痛了,因為已經麻掉了。原本冰涼的硬石板在太陽的照射下也蒸出一波一波熱浪,上下都受到熱量的包圍,蕭煜祺熱得汗水淋漓,汗珠沿著他的下顎滴落在地上,很快又蒸發掉了。
  儘管又熱又悶,但他還是很清醒,強壯的體魄使他有能力應付這非人的煎熬。
  他知道雷世軒不會輕易妥協,因此他也要拿出相同的毅力來表示自己的決心。這一次他必須抗戰下去。只有堅持到最後,他才可以取得勝利。
  又過了很久,太陽開始西斜,已經到吃飯時間了。捧著飯菜的太監們在他身邊來來回回,充斥鼻間的食物香味讓蕭煜祺發現,自己早已饑腸轆轆了。不過他依舊保持著姿勢,一動不動。
  這時,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從後方傳來。
  “蕭侍衛?”
  蕭煜祺微微轉身,見商雨甯跟賈敏正以愕然的神色看著自己。
  “你怎麼了?”商雨寧問道。
  蕭煜祺苦笑著搖頭,沒有回答——不是他不想說話,而是喉嚨已經幹到快燒起來了,根本說不出一句清晰的話語來。
  “殿下他人呢?”她又問。
  蕭煜祺怔了一下,黯然地回過頭。商雨甯跟賈敏對望了一下,後者走到他跟前,彎下身子:
  “你們吵架了?”
  蕭煜祺想了一下,這並不算吵架,因此他搖搖頭。賈敏雖然得不到答案,但也猜到大概情況了。她望了一下商雨寧,兩人互相點了一下頭,商雨寧走到她身邊,歲蕭煜祺道:
  “我們去跟殿下談一下。”
  說罷,她們不再遲疑地走進屋內。

  雷世軒緊抿雙唇,臉色鐵青地看著窗邊的天空。商雨寧不厭其煩地規勸道:
  “殿下,不管是什麼事,您都不應該這樣懲罰他的。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就好好商量嘛……何必這樣?”
  “是他自找的。”他陰沉開口。
  “到底是什麼事?”
  雷世軒懊惱地耙耕著頭髮:“他要離開我,他要到軍營去!”
  “為什麼?”
  “他父親受了傷,所以他要去陪他。”他一拳捶到桌面上。
  “殿下……這也是人之常情啊……”
  “什麼人之常情?”雷世軒瞪了她一眼:“又不是非他去不可!我可以派人去代替他照料啊!”
  一直沒開口的賈敏插嘴:
  “殿下,親生兒子的孝敬是外人代替不了的……”
  雷世軒為之語塞,商雨寧見他不再反駁,接著道:
  “殿下,辰妾明白您的心情……但是,就算您現在阻止蕭侍衛離開,他還是不會安心留在您身邊的。您關住他的人,難道也關得住他的一片孝心嗎?他總有一天會不顧一切地離開的……”
  “他不會。”雷世軒仍舊不死心。
  “或許是吧……”賈敏又接話,悠悠道:“可是,殿下,如果蕭侍衛的父親真的傷得很重,或者有生命危險……他將會永遠錯失孝敬父親的機會……您願意讓他一輩子都內疚嗎?”
  雷世軒徹底僵硬住。他可以忍受被蕭煜祺怨恨,但是他害怕對方自怨自艾,他不要看到煜祺怪罪自己……
  賈敏看他的表情,知道他已經開始動搖了。她乘勝追擊道:
  “殿下,依小女子對蕭侍衛的認識……他是不會恨您的,但是他一定不會原諒自己,要真是那樣,您真的忍心嗎……”
  “別說了!”雷世軒痛聲地截斷她。
  “殿下赦罪。”賈敏欠身。
  雷世軒閉上眼,深呼吸,他將胸口的鬱悶化作一口氣呼了出來。然後他猛地張開眼,在賈敏她們反應過來之前就沖出門外。

  蕭煜祺聽到開門聲,他抬頭,驚愕地望著疾沖過來的雷世軒。一道巨大的拉力把他整個扯起來,他只覺眼前一黑,人已經投入雷世軒的懷抱裏了。
  突如其來的姿勢改變,使得他那雙血液仿佛已經凝固了的雙腿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煜祺……煜祺……”雷世軒緊緊擁抱著他,不斷呼喊著他的名字。
  蕭煜祺不知道對方的行為代表什麼,但是他的雙眸卻一下子濕潤了起來——原來自己體內還有水分……
  “殿下,您是不是答應了……”他聲音沙啞,好不容易說出一句話。
  雷世軒沒作回答,他把他拉開了一點,嘴唇不由分說地覆蓋上他乾裂的唇瓣,忘情地啃咬吸吮著。
  站在寢宮門邊的兩個女子很識相地悄悄離去。

  (偶家兩天上不了網了~~55555)
  9DA507B817秋之屋轉載、合集整理

  朕的侍衛
  第七章
  滾滾黃沙地上佈滿高低不一的土丘,北國的烈風將這些土丘揉捏成螺旋梯狀,看上去猶如一座座巧奪天工的神廟,一條凹凸不平的道路在土丘之間蜿蜒而過,路面上遺留著千百年來馬車行駛過的痕跡,就算是狂猛的風沙也無法使它們磨滅。
  啪嗒啪嗒……
  節奏不一的馬蹄聲迴響著,一輛由兩匹馬拉著的簡樸馬車在黃泥道路上行進。車身由於坎坷的路面而搖晃不已,車窗的布簾不時被風沙掀了起來。
  趕車的是一位壯健的中年男子,他頭上戴著阻擋沙塵的兜冒,滿布粗繭的雙手緊握著韁繩,一雙閃爍的小眼專心地注視著前方。
  這時,他身後的布簾被翻出一角,聲音從裏面傳來:
  “蕭勝,還有多遠路程?”
  “少爺,大概還有五裏路,天黑之前就可以趕到了。”
  “這樣啊……辛苦你了。”
  “沒事。”
  布簾又垂了下去。
  簫煜祺坐在狹窄的車廂裏,他沉思了一下,從懷裏掏出一樣東西——
  那是一塊翠綠色的玉佩,有半個手掌的大小,前端被一根紅繩系著。扁平的玉石呈鵝蛋型,兩條蟠龍盤旋在兩側,有識之士一看就知道這是屬於皇家的物品。簫煜祺翻過玉石的背面,只見玉石中央刻著一個“軒”字。
  那是他出發的前一晚,雷世軒送給他的物品。
  “見玉佩如見人。”
  對方這麼告訴他,當時兩人正**地相擁著躺在棉被裏,想到當時的情景,簫煜祺不禁心頭一蕩。
  他臉蛋通紅地搖搖頭,將腦裏出現的旖旎景象甩開。他現在是要到戰鬥的前線去,怎麼可以想這些東西呢?
  他把碧玉放回懷中,再次掀起布簾觀看外面的景物。天空已經出現稀稀落落的彩霞,整個地面開始呈現朱紅色,這是大漠特有的景色。馬車賓士著,路邊的土丘被飛快地甩在後面。
  本來簫煜祺是要自己獨自前去軍營的,可母親怎麼也放心不下,非要讓家裏的奴僕跟隨著。他們從京都出發,已經行駛了四天了,父親的傷情不知道怎樣了……
  簫煜祺又縮回去,安坐在座位上閉目養神。
  在太陽完全下山之前,他們到達了軍營的週邊。
  這個軍營坐落在高聳的山腳下,附近有一片稀疏的灌木林。軍營由上百個大小不一的帳篷組成,最外面的是低級士兵的住所,一圈一圈地往裏面伸展,將軍跟高等兵住在內部。軍營外面由高大地闌珊圍繞著,從大門開始,每個二十米就有一個哨站。
  馬車在大門前面停下,簫煜祺下了車。
  值班的士兵打量著他們:
  “什麼人?”
  簫煜祺作供道:
  “我們是蕭將軍的家人,前幾天收到他受傷的消息,我們是來探訪的。”
  見他們還是露出懷疑的神色,簫煜祺從懷裏拿出一封信箋,遞給他們。
  士兵見信封上面果然印著蕭將軍的印鑒,他們把信還給簫煜祺,點頭道:
  “你們可以進去。”
  “謝謝。”
  領頭的士兵打了個眼色,一旁的小兵走上他們的馬車檢查,簫煜祺跟蕭勝也自動自發地舉起手讓他們搜身。不管你是家屬還是客人,這是進營前的必要步驟。
  “行了。”負責檢查的小兵向領頭報告。
  手執長矛的士兵讓開道路,一名小兵領著簫煜祺走進營去,蕭勝牽著馬車跟在後面。
  進門後首先看到一片黃泥地廣場,旁邊有幾間馬廄。士兵回頭對蕭勝道:
  “請把馬車放在這裏。”
  “是。”蕭勝拉著馬停在馬廄前面,簫煜祺吩咐:
  “蕭勝,你留在這裏等待吧。”
  “是的,少爺。”
  簫煜祺跟小兵繼續往前走。
  走了幾十米,他們來到士兵的練武場,三三兩兩的士兵們正在專注地舞刀弄槍,幾乎沒有人分心去看簫煜祺他們。武場旁邊搭建著幾間矛棚,裏面擺放著數組長桌長凳,看樣子這是士兵們就餐休息的地方,再往前面就是將領居住的帳篷了。
  “請到這邊。”小兵說著,步履靈巧地在各個帳篷之間穿梭。
  簫煜祺一邊左顧右盼,一邊緊跟在小兵身後。
  咚咚咚……
  一顆彩色繡球滾落到簫煜祺腳邊,他很自然地停下腳步,低下頭去。
  “抱歉,這位小哥幫我揀一下。”
  低沉中帶著柔媚的嗓音傳過來,簫煜祺順手揀起球兒,抬起頭。距離他十米之外的小草地上,聚集著五六個漢子,站在前方的一名穿白衣地男子向他招手。
  簫煜祺心頭一震,驚訝地看著那白衣男子。
  要不是看過雷世軒,他真的無法相信世界上會有如此美豔的男人!只是輕輕的一瞥,男子身上散發的清冷嬌媚氣質就已經讓人震撼不已了。
  簫煜祺張目結舌地看著他向自己走過來,男子秀麗的容貌逐漸清晰起來。
  他皮膚白皙,眉目如畫,嘴角掛著甜美的微笑。跟他漂亮的臉蛋相配的是一副修長的身材與纖細的四肢。簫煜祺驚奇地發現,對方居然比他還要高上一點點。
  他一頭青絲很隨意地披散在肩膀上,僅用一條淺蘭色的頭巾綁起一撮固定在頭頂。而且他的衣服非常貼身飄逸,袖口跟衣擺都很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蜀景卿心 by 苏小祭 下一篇:情陷状元郎 by 香品紫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