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黑暗侵袭 by 典伊

繁體中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遥远星空 典伊

  肖陵看著倔强的青年,无奈的道,“少爷,你知道那里有多危险吗?”
  青年呐声道,“我有护卫啊,还有你啊。我们有武器啊,难道连几只野兽都对付不了?只要有危险,我们可以立刻登船啊。”
  肖陵,“……”
  青年继续煽动道,“我只看看,好不好,你也知道,到处都是人工景观,我连自然是什麽都不知道。肖陵,我们有最先进的武器,除了那几个保镖,我还有你啊,你会保护我的,对吧?”
  肖陵沈默。
  “好不好?我只看看,你也知道,我好奇啊,不让我去,我一定不会甘心的。”
  在青年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中,肖陵妥协了。但他表示只准下去看一看,得偿所愿後就必须立刻离开。
  青年举手发誓,“一定。”
  肖陵是个谨慎的人,不仅是因为他是肩负保护青年的管家,也和他自身的个性有关。除了能力,沈稳的性格也是他被选择的重要原因之一。
  “肖陵,我想睡觉。”青年可怜兮兮的道。
  肖陵把他拖起来,赶到床上,“要睡觉就上床,睡椅不是万能的,秦柳!”
  被点名的秦柳点头称是。
  目的已经达到,还是不要再惹肖陵了。
  秦柳,父亲姓秦母亲姓柳。看他的名字大多数人都能猜出,但没有人当著他的面直接说出来。
  因为就算只是一句玩笑,也许只是无心,也许只是随口说说,并不句任何意义,但因为秦柳身份特殊,也难保证会被有心人士抓著话柄大做文章,人言可畏,没有人愿意去开罪秦柳的父亲。
  秦柳在大床上翻滚,“太凶了,肖陵真是太凶了,哼哼……”这话,他也只敢在冷面管家离开後抱怨下。
  抱著游戏机玩了两个小时,秦柳打著哈欠终於睡著了。
  透过监视器,肖陵按著额头,若不是秦柳的父亲於他有恩,他怎麽会变成一个‘保姆’,真是要命。最初还好,秦柳还知道怕他,但很快,那名大少爷就学会死皮赖脸了。幼时,小小的秦柳鼓著圆圆的脸蛋,喊著肖陵,肖陵不要说我,肖陵别生我的气……多麽可爱的小少爷,谁料,长大後,会这麽难缠……
  肖陵再一次叹气……
  秦柳醒来时,肖陵正居高临下的站在床头。
  “啊!”秦柳按著心口,“吓死我了,你干嘛站在这里吓我。”
  “少爷,快到了。”
  秦柳欣喜的道,“这麽快?”
  肖陵看著表,“您睡了十个小时又三十分二十八秒。”
  “为避免被海盗盯上,在您睡觉之前飞船已经开启隐身模式,现在正悬停在星球上方,待准备稳妥就可以下降。”肖陵取出指著旁边的衣物,“换上吧。”
  ===
  冲榜嘿咻~~
  小少爷需要**……

  黑暗侵袭番外融合 9

  9
  林轩冲出去,巧遇洗漱完毕的青小佳。
  “喂,你把那个蝴蝶给我看看吧。”青小佳道。
  “不要。”林轩嫩白的脸上还是粉粉的红。
  青小佳哼道,“小气。”
  林轩晃著腿,睨了青小佳一眼,就是不同意。
  翡翠有翅膀,飞在空中,青小佳也拿它没有办法。
  林轩有恃无恐。
  青小佳只好气吁吁的跑回去。谁让翡翠太漂亮,对一个小孩子来说,是很具有吸引力的。
  林凛垂目,看著隆起的腹部,心中惴惴然不已,虽然心结已散,但若要他自然的面对这样的自己,总还是不易。
  但好在部落中怀有卵的人不止他一个,许多的人类也已经有了孩子。
  也许是相处久了,对於自己的‘背叛’,那些人仇视的目光也平和下来,至少不会在他背後咒骂叛徒,身为人类却和异族相爱,生子,最後还牵连了他们。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所有的仇恨都会逐渐消减,总有一天,他们会融合在一起……
  希望吧……
  既然栖能改变,他们也能吧……
  林凛的心中一直有个梦想,他想那不止是梦想,并期待它成为现实的一天。
  大家能和平相处……
  “啊,你的肚子会不会痛?站著会不会很累?”一道咋呼的声音打断了林凛的沈思。
  林凛笑著抬头,“秦柳,你做什麽总打听这个?”
  秦柳转著眼珠,“嘿嘿,其实,洛迦星人这麽漂亮,孩子由他们来生不是更适合?”
  “……”林凛惊异的睁大眼,“你……”
  “嘘!”秦柳把食指按在唇上,“保密哦。”
  “怎麽可能。”林凛把他拉到身边,“你千万不要再提了,你会被他们宰了的……”
  秦柳摇摇脑袋,“当然是要对方心甘情愿啊。”秦柳一想起那诡异的力气和指甲就忍不住胆怯,但还是壮著胆子道,“如果是愿意的就无所谓了啊,再说,这里有这麽多医生。”
  林凛泼冷水道,“光有他们有什麽用。”
  秦柳道,“我可以找父亲,派一艘备置齐全的飞船过来。”现在的基因技术已经很成熟了。
  “你以为他们会同意你派人研究他们的基因?就算是为了你所谓的下一代,但别人未必这麽想,他们怎会允许我们涉足?还有,你不要去偷他们的头发,被发现後,栖也未必会保你……”
  林凛犹豫了一下,还是道;“秦柳,既然你父亲和他们达成了协议,你完全可以回去的,你留在这里,就算你是自愿,但在你父亲眼里不就成了变相的人质?你父亲会担心的……”
  秦柳灿烂的笑容慢慢消失,“我知道,可是我很喜欢他啊。”
  虽然片刻之前林凛还满心期望,但事实上,“他们是没有心的,秦柳,你不过是被他们的皮相所获,就算再漂亮,也该有腻的一天,你没有看过他们杀戮的情形,所以,我觉得你还是该回去……”
  “不!”秦柳坚定的道,“你不是也和栖很好,叶嘉和青弈也很好。”
  林凛坦率的道,“但是之前,在你看见之前,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麽!”
  秦柳後退一步,“我不管,我只要结果就好。”
  林凛看著秦柳奔跑远去,心中苦笑,这个大少爷,不食人间疾苦,大约是从小也真没有什麽是得不到的,就以为喜欢就可以,喜欢就能拥有,假设真的让你成功,你能新鲜多久,一旦真正和他们有了关系,主动权就不在你的手上了。
  即使林凛和栖的关系已经稳定美满,但林凛也不敢试想如果他提出和栖分手会怎麽样?!
  秦柳,你身份特殊,如果你出了事,你父亲怎会罢休?他为了你可以允许洛迦星人定居保护区,可以调动整个联邦的力量将犯人移送这里来供於繁衍……
  林凛头痛的靠在门上,我能做的太有限了,但那已是我的所有,你不同,一个错误,就可能引发一场浩劫。
  ====
  冲啊……嘿咻……乌龟式爬走……
  有亲不明白 秦柳为什麽出现,是这样的,大家注意没有,距离飞船出现,已经有几个月了,林凛的肚子都大起来了。按照这个时间,秦柳是已经进入这个星球了。
  只是绝杀里还没有进行到这一步而已。

  黑暗侵袭番外融合 10

  10
  秦柳的到来,是在四个月前,在他有了卵不久後……
  那艘引起警报的飞船并未真正的消失,而是选择了隐身……
  於是秦柳在没有惊动他们的情况下登陆了。
  如果时间倒退,林凛一定会想办法联系秦柳的管家肖陵,不管用什麽办法都要阻止他登陆。
  不行!如果肖陵回报了地球军,联邦又怎麽会容忍连自己人都不允许进入的保护区白白被强占。结果还是一样的……
  那麽反倒是秦柳的到来可以暂时维持一个平衡?
  林凛揉著眉心,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想得再多也无用了。
  对於林凛的爱操心,栖是很反感的。
  独占欲本来就强的他们怎麽能允许自己的爱人总是为别人分心,连儿子都不允许,何况外人?!
  栖对秦柳的敌视又抬升了一个台阶。
  “栖,如果有一天……”林凛不禁问道,“如果秦柳犯了错误,你能不能保他一命?”
  栖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我为什麽要留他一命?”
  林凛给他找理由,“他是联邦主席的儿子啊,如果他死了,你们就要开战了。”
  打仗?
  栖两眼出神。
  似乎,栖兴奋起来了,身体里的好战因子都活跃了起来。
  林凛赶紧摇了摇他的胳膊,“虽然你们很强,但是禁不起这样的大战了,而且,你真的要和我们开战吗?”林凛特意强调了‘我们’这两个字。
  “你看出什麽了?”栖先问道,林凛一定是知道了什麽,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喜欢磬音……”
  “我知道。”栖皱眉,不止他,大家都知道。不过磬音一直没有表态。这很奇怪,磬音连他都摸不透,虽然看似是在他的领导之下,但是最初,磬音是他的半个导师啊。
  磬音不像是喜欢他的样子,或者磬音真是对留卵失去了兴趣?
  如果磬音真的讨厌他,秦柳多半是进不了他的身,但是,“如果磬音有个伴也不错。”说完,栖自己都觉得没有这麽简单。
  林凛微叹,“如果能长久自然好,万一秦柳终於获得了磬音的青睐,最後又失去了热情呢?”林凛忽然想起在初遇栖时,磬音那‘热烈’的眼神,还有後来他对飞船上的军人所做的‘研究’。
  栖眯起眼睛,如果碰了磬音的逆鳞,难保他不会变脸,虽然现在他失去了力量……
  但是看林凛一脸祈求和希翼,栖心中为难但还是道,“我会尽力的。”幸好磬音不是当初的磬音。
  “那就好,我会请叶嘉也和青弈交代的。”万一出了差子,还可以把秦柳绑回飞船,送他回地球。保他一命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叶嘉骂骂咧咧著,“我操,我们又不是他的保姆,他那个管家呢?娘的,昨天被他打了一顿,现在还痛啊。”
  “谁让你去挑衅他的。”
  叶嘉一脚踹向地上的石子,“真TM倒楣,挨完打还要遮遮掩掩和青弈绕圈子。”
  林凛笑道,“我看你可不像不愿的样子。”
  叶嘉嘿嘿一笑,“那当然,好久没有打得那麽痛快了,要不是我疏於锻炼,也不会输的那麽惨。”这这里,可是没有人跟他交流武技的,那些医用船的小白脸都被圈养了,船上的军人几乎死光。至於洛迦星人,就算叶嘉愿意去找死,青弈也不会允许。

  黑暗侵袭出书版 二

  二
  醒来的时候林凛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地球,柔软的床铺,明亮的房间,但浑身的疼痛很快就让他回到了现实。
  肢体可以活动,林凛抚摸著柔软的被子,这种材质他确定自己从未触摸过。
  宽阔的房间更像一个大厅,顶上和四周镶嵌著发光的晶体。
  这个星球可能经过高度进化……
  「你是什麽人?」
  冷淡而机械的声音让林凛回头,之前的青年双手环在胸前靠墙而站。
  「……你们又是什麽人?」林凛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坐了起来。左手臂的伤口隐约透著钝痛。
  等等……
  「你怎麽会说……会说……」林凛捂住嘴,不可思议的看著他,青年口中的单词不再是陌生的语调,他居然听懂了他口中陌生的话语,而且,他本应出口的地球语也变成了他从未说过的语言。
  「只要在你的中枢植入芯片,就很简单了。」青年不屑的说,「你,到底是从哪来的?」
  「飞船出了意外,所以才被迫降落在这里!我没有恶意……」林凛简短的表明立场,既然沟通没有了障碍,就算无法取得原住民的帮助,至少希望能够消除敌意。
  「你的同伴呢?」青年彷若未闻的继续问道。
  林凛睁大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初见面时的暴力举动,青年一言一行给他的感觉,让林凛确定,他,不可信任,也不可轻视。
  青年走到床边,扬起下巴笑道:「你的反应告诉我我猜对了!星际航行很少有单人出动!我已经派人去搜寻……」
  「你们想做什麽?」林凛深深吸气,和青年对视,警惕的问道。
  青年还没有开口,就被一个进来的人打断,他们交谈,然後,青年的眉皱起,眸子看著林凛,透出不善。
  青年摆手,来人颔首退下,房间又只剩下他们两人。
  「他们去哪里了?」青年转身抓住从床上下来欲走的林凛。
  看样子,叶嘉和叶哗没有被抓住,林凛暗自松了口气!抽回自己被抓住的胳膊,可是青年的手掌看似随意,林凛却挣脱不开。
  发现自己是白费力气後,林凛干脆站在那里不动,「我不知道!」
  青年沈吟片刻,一把将林凛推倒在床上,并抬腿跨立在林凛的身上。
  「你做什麽!」林凛慌乱的拿手去推挡,声音仓促不安。
  坚韧的衣服被轻易撕开,光裸的胸膛露了出来。林凛踢腿攻击,青年敏捷的躲过,顺势擒住了林凛的小腿,然後收紧……
  「呜……」
  林凛闷哼,眼前一片发黑,小腿近脚踝处似乎要裂开了,剧痛使身体也像是被抽了支撑一般颓然滑落。
  青年贴近了他的耳侧,缓缓道:「你们星球上的人都是这麽暖和吗?」
  「……」什麽意思?
  「留下记号……」青年继续低声道。
  记号?林凛没有来得及反应,青年就按著他的头颅,一口咬上了他的肩膀。
  皮肉被咬开的恐怖感让林凛差点弹跳起来,如果青年的臂没有禁锢著他的话。
  「好了!」青年松开他,满意的点点头。猎物到手,盖个戳印的感觉不坏。
  林凛立刻摸上自己被咬的地方,居然一丝血迹都没有,除了凹进去的两个牙印和残留的些许疼痛。
  「以後,你就是我的奴隶!」青年颔首,武断的道。
  「你说什麽?疯子!」地球早就是联邦时代,人人平等自主,奴隶这个词对他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脸边一阵凉风,右脸已被青年一巴掌刮下,力气大的把他从床上打下床脚,後背又添大块瘀青。
  不顾身体的疼痛,林凛狼狈的从地上爬起,习惯性的摸向武器……
  不在!
  看向青年,一定是被他拿走了。
  只好拼了!林凛右腿用力向前,支撑起身体歪歪扭扭的站起,半靠在墙上,身体却没有放松的绷直。
  在青年逼近後,林凛挥出了拳头。
  然而迎接他的,是手掌,冰凉的肌肤包裹著自己打出去的拳头。无法抽出,无法移动,青年的气力像钢铁一般。
  林凛不死心的动了自己的另一个拳头,结果并没有改变。
  双手都被青年控在掌心。林凛刚想抬腿,手臂就被向上一提,整个人飞了起来。
  青年漠然把他扔回床上,「我把你从食物变成奴隶,是你的荣幸!下贱东西!」,声音毫无起伏,「你看起来体力不错,那就开始繁殖吧!」
  其中蕴含的深意令林凛费解。繁殖这个词怎麽也不该出现在这个场合吧?
  来不及细想,林凛就被面朝下的按在床上,皮带被抽出,裤子被青年的尖利指甲划烂,如果这一记挨在肉上,就不止皮开肉绽这麽简单了。
  「你做什麽?」林凛心跳加剧,惶恐的看向青年,身体绷紧犹如弓弦。该不会||
  不会的,「不||」声音戛然而止。
  青年掐住林凛的下颚,卸下了他的关节。
  林凛只能无助的哼著,愤怒的扭头瞪著身後的人。
  像冰块一样手抚摸过後颈,来到微微抖动的肩膀,尽管已经很注意了,林凛的背上还是被指甲划出一道血痕,红色的液体沁出……
  青年贴近伤口,深深吸气後,和他的手一样冰凉的舌头滑了上去,轻轻舔吮。
  「红色的……灼热的……」青年从没有见过这种颜色的血液,既新鲜又好奇。
  接下来,青年的动作更轻柔,手指几乎没有碰到林凛的身体,只用手掌去触摸,感受这份温度。
  林凛用尽全力的抵抗没有一点效果,就像被捏住翅膀的蝴蝶。
  伴随著林凛的低吼声的是衣料抖动声……
  青年褪下了黑色的长袍……
  林凛在猛然接触到青年的肉体时哆嗦了一下,就像一大块寒冰压在了背上,不仅是冷,更多的是对未知命运的恐惧。
  「……好想吃……吃掉……」青年的声音比刚才低沈,带著压抑的**。
  「啊啊……啊……」林凛的尖叫声从胸腔挤出来,即使下颚关节被拆,依然爆发出惊人的音量。
  不能怪他太软弱,他的下体,被塞入了粗大的冰柱……当然,下一刻他就领悟到那其实是青年的生殖器。
  待积蓄了一点力气後,林凛扒著床栏向前匍匐,青年没有理会他,只是把脸贴在他几乎痉挛的背上。
  很快,林凛就发现青年不去管他的原因……
  明明下体的「冰柱」就要从身体里出来,但是,就算他的肠肉被翻出来,青年的下体还是牢牢嵌在後穴里。
  林凛疼的出气多,进气少。
  「没有用,繁衍进化的结果,没有射精,雌性是摆脱不掉雄性的。」青年搂住他的腰,又把他按回原来的位置,缓慢的,让林凛感受到「冰柱」再次深入的过程。
  「你要把我暖化了……」青年带著些陶醉的说。
  他的体温非常低。
  「我叫栖,好好记住这个名字!」青年的舌反复在脊背上那道早已凝住血的伤口周围逡巡,牙齿也偶尔留恋的擦过,但没有咬上去。
  从掉落坑洞之前,林凛就没有进食,经过这大半天的折腾,饥饿倒是其次,精神上的打击让他有些浑浑噩噩。
  身後的撞击顶的他整个人都往前移,偏偏腰被青年按住,只剩双腿有些反应。
  青年并没有脱他的衣服,而是撕烂了他的上衣和裤子,皮靴还穿在他的脚上。
  林凛狠著心咬破舌尖唤回一丝神志,嘴里示弱的**著,右手看似抓揉著床单,却在不经意间下滑。
  青年专注於他的身体,又根本没有把林凛放在眼里,以至於林凛拔出了靴里的匕首并侧身插进了青年的心脏。
  两人均是一愣,连林凛都没有想到偷袭会成功。
  叫栖的青年低头看著胸口,却是拧著眉将匕首拔了出来丢到床下。
  和紫色瞳孔颜色相近的蓝色血液从伤口涌出,但瞬息又停止,林凛不可置信的看著栖用放在一旁的长袍擦干血迹,露出完好无损的白皙胸膛。
  栖笑容阴鸷,露出獠牙,似在警告林凛:「告诉你个秘密,对我们来说,只有捏碎後颈的脊椎才有可能致命,不过劝你不要尝试,如果刚才你攻击我的後背,现在你早就就被我开膛破腹了!」
  栖轻柔却不容拒绝的将林凛腰抬起,狠狠拉向自己的下腹,「你应该学乖点……」
  「啊!……」林凛用左手肘强撑起身子,不肯罢休的挥拳砸向栖的面部。
  这一次,正面击中!
  虽然林凛不善格斗,现在的身体也堪称虚弱,但在怒意驱使下打出的拳头还是极具爆发力的。
  舔了一下唇角,栖根本不在乎。
  所以连躲避的必要都省了。
  抓住林凛的双手,重新将他固定在床上,惩罚的伸出食指刺破了林凛的背,带出一道道血痕,然後,以舌头贪婪的清理干净。
  林凛脑中一片猩红,而後背破损的一片狼藉……
  「产下……我的……卵……」栖含住他的耳垂,时而吐出,时而将整个耳朵都纳入口中。
  卵……林凛整个人都僵住……他忆起了最初邂逅的少年,隆起的腹部,还有那枚蛋?这怎麽可能,原来奴隶的意思是这个!
  「!」林凛想要怒喝,可惜他的下颚还是松开的。
  「我们可以单性繁殖,只是需要孕育卵的母体。这个星球已经没救了,除了我们,再也进化不出其它可以孕育後代的高级生物,只能拿同类当载体……
  「我们一样的好战,一样的强悍,没有人愿意充当雌性,通常是靠武力解决,相对较弱的就要被牺牲,产下卵後,尸体就是最好的养料……这是本能……强者生存……」栖平淡的道。对他来说,这些不过是喝水吃饭一样平常的事情。
  对身下的肉体又是一次深深的撞击,栖下了结论:「你的身体进化的和我们很像,内部却完全不同,而且……你很弱……我只要轻轻一用力,你就碎了……」
  林凛恍惚的听著,这种死法,真不如死在飞舰上……
  「痛吗?你们的痛觉神经似乎也很敏感……」栖冷漠的道,优美纤长的手指来到林凛的脸上,指腹在他的脸庞上滑过後,毫无预警的替他把关节复位。
  「呜……」血丝从林凛的嘴角溢出,没有防备的咬伤了口腔黏膜。
  「反射神经也很差……居然会伤到自己……」栖继续道。
  林凛默然,杀不了栖,与其被异星生物做容器,狼狈而死,不如自我了断。
  下定决心,狠狠咬下……
  蓦然睁开紧闭的双眼,诧异不已,「怎麽……怎麽……麽……会这……这样?」林凛惊呼,为什麽身体不听使唤?!
  「呵呵……」栖轻笑,「真愚蠢,猎物怎麽可能有轻生的能力,特别是在﹃雌性﹄如此稀少的时期……」
  栖满意这副温润的身体,如果能让他尽兴,或许他会考虑产子後留他一命,改换其它敌对的同族喂养後代。
  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麻烦的念头,不过想想林凛毕竟是异族,算是「珍贵」,也就说得过去了。
  动腰快速抽出已鲜血淋漓的软穴,再笔直插入,快意胜过杀戮的刺激,栖好心情的为林凛解答:「芯片不仅有著翻译的作用,一旦猎物有自尽的念头,电流会让他失去行动力,明白了吗?」
  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林凛几乎绝望,但他又想到了叶嘉和叶哗兄弟,咬唇,同时克制下体传来的越发强烈的激痛感,「你……抓了我的同伴?」
  「……不是说过了吗?他们跑了,不过,总是跑不掉的,外面无法生存,而这片森林是如此有限。就算没有被我们的人抓住,也早晚会被虹他们发现……也许,他们现在和你一样……被贯穿……在交配……」
  林凛恨不能堵上耳朵,心里安慰自己,至少现在,叶嘉他们没有被这个叫栖的抓住,也希望他们没有被他口中的虹发现。
  万一叶嘉下洞穴找自己……林凛为这个可能担忧,而且……
  林凛已经算得上惨白的脸色又差了几分,他们已经将这里的位置发回另一艘舰上,如果将来救援船登陆这里,那就糟糕了!
  自己要尽可能的逃出去,去通知他们离开这个危险的星球……
  「你似乎很喜欢走神?」栖眯起妖异的眸子,用尖牙的抵著林凛的颈部,他很想咬断皮肤下暗藏的血管,然後将温热的液体餍足。
  栖的声线流畅细腻,像是没有变声的少年,但陷入情欲後又带著男人的磁性,听来煞是动人,可林凛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情,他想将身上的**千刀万剐……
  「你的眼睛满是杀意……」栖来回舔著林凛的肌肤,「不自量力,连你现在的性命,都是我的施舍!」
  栖说完,掐住了林凛的腰,力气之大,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逐渐习惯後穴入骨的冰冷後,林凛更是体会到栖性器的硕大和坚硬,每一次撞击都是折磨,都让他生不如死,黏膜已经早就破损,血液在抽送间溢出,空气中弥漫著淡淡血腥。
  而这气息对栖来说是种刺激,激发他的兽性,他的性器在林凛的窄穴内再次膨胀,这已经演变成一场愉悦的性交,而不仅仅是交配。
  在一次比一次猛烈的冲撞後,栖射出了精液……
  「嗯……嗯……」像水流倒灌进肠子里,林凛被激的闷哼起来。
  栖的射精大概持续了几分锺,当性器在体里萎靡,明显变小的时候,林凛暗想终於结束了!
  感觉到林凛紧绷的肌肉开始放松,栖的回应是将下体保持原样,在林凛的穴内抽动数次,等到性器再次被温润肉壁刺激勃起……
  果然……林凛的身子僵住了……很快,就又在栖的律动下被迫承受。
  不知过了多久,因为中途林凛就支撑不住,昏厥了过去。
  当他清醒时,房间没有人,可是他动弹不得,每一块肌肉都在抽痛。
  茫然盯著顶上晕出光芒的晶体,林凛将手按上自己的小腹,也许不久後,这里就会隆起……
  目光下移,小腿和手臂的伤处没有红肿,动了一下,也不觉得痛,看来是接受了治疗。反倒是遍身的青紫看上去十分凄惨,除了後背和大腿几处是碰撞所得,其它的都并不严重,只是被栖啃咬後留下的。
  昨晚,似乎全身都被栖抚摸把玩过了……林凛撇过头去,慢慢合上眼睛。
  整理一下思绪,林凛大概可以总结出:
  也许,曾经这里进化的程度比银河系高,但是,因为某种不知的原因,已经没落了。少数类似栖的生物活了下来。栖曾说,这个星球已经没有救了,说明这星球受到的创伤是致命的。
  既然有能力用防护罩保住这片森林,那麽,以他们的科技,为什麽不移民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小龙青玉 by 青琐朱阳 下一篇:兽袭 by 典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