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我们只求伴你左右 by 云霄无

繁體中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综漫

  看着冰逝欢快的吃着甜点,赫尔莱恩不由勾起了嘴角,让一旁伺候的肯感叹:果然,只有宫崎先生能让门主的表情丰富起来啊,不知道能不能让门主去布莱登堡外面看看呢?不知不觉中,肯对冰逝的讨厌被对自家门主的关心盖了过去。而他心情的转变,冰逝是不知道的,就算是知道了,他大概也不会在意吧,在他的心里,这白虎门中,只有赫尔莱恩和小白才是他的朋友(门主,你要跟一只老虎相提并论了吗?)至于其他人,只是陌生人而已。

  “莱恩。”冰逝吃着甜点,突然叫了赫尔莱恩一声。

  “什么?”赫尔莱恩答道,同时温柔的用食指抹掉冰逝嘴角的奶油,然后放到自己的嘴里,**的盯着冰逝水润粉嫩的双唇说:“真甜。”

  “额……”冰逝怔了一下,然后拿起一块慕斯蛋糕递给赫尔莱恩:“你也喜欢蛋糕吗?那你自己拿来吃啊,干嘛要从我嘴边吃啊。”

  赫尔莱恩感到无比的挫败,爱上这么个感情白痴,我是不是自找苦吃啊,可是……他看了冰逝一眼,在心底叹了口气,就是爱上了,放不开了啊。摇摇头,问道:“耀司,你刚刚叫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冰逝咽下嘴里的蛋糕:“我在布莱登堡已经住了一个星期了,该回去了,伊藤忍那件事还没有结束,我还得调查清楚呢。”真是麻烦,要不是因为有穿越者掺和,我干嘛要管这些麻烦事啊,碎片力量已经吸收完了,我也差不多掌握了,要不是因为那个穿越者,我早就破开空间去其他世界了,真是讨厌的穿越者啊!

  “什么?你要走?!”赫尔莱恩的声音不由的大了起来“我不准!”

  “我只是回去而已,为什么还要你的准许?”冰逝听到赫尔莱恩命令的语气,不由得皱了下眉,疑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感到冰逝不喜他的语气,忙放柔了声音,用起了哀兵政策:“只是,你就这么离开了,没有一点不舍吗?我自己一个人呆在布莱登堡(喂,肯和那瑟西斯会哭的,绝对是会哭的啊),都没有人跟我说话,也没有人跟我当朋友,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好孤单啊,而且,黑帝斯跟你这么亲,你一走,他肯定很伤心,说不定都会思虑过度,吃不下饭,然后饿的瘦骨如柴……”

  看着冰逝有一点动摇的样子,赫尔莱恩有加大马力,用哀伤(?)的语调描绘着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前景。完全没看到身后肯满头黑线的样子,估计他就是看到了,也不会停下他诱拐心上人的举动吧。

  “门主,炎狼首领、展爷(我也不记得展爷是出云舅舅还是令扬的爷爷了,姑且就成出云舅舅为展爷吧)黑龙会白龙带了一群人前来拜访。”就在冰逝要说什么的时候,那瑟西斯过来禀报,然后收到肯的一个同情的眼神。

  正在他感到疑惑的时候,那个他讨厌的黄种小鬼出声:“他们怎么来了?”然后感到气温陡降,就在他疑惑为什么初夏的气温怎么会这么低时,他敬爱的门主出声了:“那瑟西斯,最近,非洲那边的势力范围好像有点麻烦,你去处理一下吧。”然后不管他的参谋长兼执行副长石化的样子,跟着冰逝去迎客了。

  只有肯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也跟着离开了,身后一声哀嚎。

正文 齐聚

  会客厅里,展初云带着展令扬、拓,炎狼呆着蓝洛、曲希瑞、IVAN,伊藤忍带着织田和找上双龙会的雷君凡和南宫烈,这一群或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聚到了一起。

  展初云和炎狼先打了声招呼,有各自介绍了自己身边的人,毕竟都是身份不凡的人啊,等到伊藤忍自我介绍时,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那目光中满含嫉妒、愤怒、不屑、鄙视以及杀意还有怜悯,以前耀司为他的付出和他的找麻烦的传言可是都不用特意去查的啊。可是现在耀司对他的冷漠他们也是知道的,这伊藤忍也是傻到家了,明明身边有最温柔的月光追随,可是他不珍惜,非要去追自己的光,现在那个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人离开了,就后悔去吧!

  “不知道展爷来这里做什么?”炎狼首先发难,哼,一看你就对我家(?)耀司不怀好意,展家人真是面目可憎。

  其实,展家人的相貌都是极好的,尤其是展令扬和展初云,且不说展令扬的中性化的俊美外貌,展初云就是个少见的美男子,修长健美的身形,俊美的外貌,墨发飞扬在眉梢眼角,俊秀一如书生的男子完全让人看不出这是个黑道上跺跺脚就会引起一片血雨腥风的强者,那儒雅翩翩的样子给人一种文弱的感觉。温润的气质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听说双龙会黑龙被困在白虎门,我跟他也算是朋友,就想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知炎狼先生又有何贵干呢?”展初云挂着一贯的微笑,一副我很无害的样子。可是在场的都不是什么善茬,就算是小白忍也因为多了一世的经历而没有那么脑残了,怎么会真的以为他是什么好人呢

  “我们和耀司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怎么不知道耀司有你这么个朋友啊?应该是不太重要的点头之交吧!”南宫烈接着发难,他不喜欢这个人,因为这个人的气势跟耀司有一点点的像,那是经历过杀戮的人才有的气息。

  “是的,耀司也从未提起过有你们这些朋友。”伊藤忍也发话了,他嫉妒的看着君凡和烈,凭什么,上一世你们也伤害了耀司,为什么他连你们都能原谅,就不能原谅我呢?(某云:小白忍啊,因为你的伤害最严重啊,你最不得人心啊,因为我也讨厌你啊,所以,你是绝对没有希望的)这个展初云和炎狼又是怎么冒出来的,还有IVAN和曲希瑞,IVAN上一世就跟耀司的关系不错,但是也没有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啊,还有曲希瑞,和自己一同伤害了那个人,为什么还会得到原谅?想到耀司对着他们言笑晏晏,面对自己时却是淡漠至极,完全把自己当做陌生人的样子,他就感到铺天盖地的疼痛迎面袭来,他的心就像是被钝器一下一下的戳着一般的疼痛。

  “哟,这不是白龙吗?你什么时候关心过耀司啦,据我所知,以前你一看到耀司就不是打就是骂,要不就是闯祸让他收拾,耀司有机会跟你介绍我们吗?就算是介绍了,你会有心思记吗?更何况,耀司为什么要把我们介绍给无关紧要的人啊?”曲希瑞坐不住了,你这个伤害过耀司的人还敢这么说话,现在耀司已经放弃你了,你不再是耀司捧在手心里的宝了,还拽什么啊。

  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静默里,只有织田和IVAN没有加入他们眼神的厮杀中,IVAN是已经得到了冰逝的承诺,他会等,而且,他爱的那个人是那么的完美耀眼,怎么可能是属于一个人的,他只要能陪在逝的身边就好,他只要能保护逝就好。看了看一旁的织田,他不由暗叹一身,走到他的身边,在他防备的目光中,轻轻地说了一句:“你在不确定,冰逝就要离开了,我感觉的到。”

  织田身子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知道他的名字?”然后转念一想:“你为什么要提醒我?”既然得到了他的名字,自然是得到了他那个承诺,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提醒自己?

  IVAN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到:“你认为,向他那么完美的人,会只是属于某一个人吗?他会离开,那我们就加大这个世界对他的牵扯,让他能尽快回来。”(某云:原来ivan是黑冰山啊!在这个满地腹黑的世界里,儿子啊,我只能说你悲催了)

  是啊,冰逝的身上有一种吸引人的特质,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把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对于我们这群经历过黑暗的人来说,更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一些身处黑暗的人总是会寻找自己的阳光,却不曾想,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暴露在阳光下,不是被阳光下的生物打死,就是因为阳光的暴晒而死,因为他们没有想过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在阳光下生活。而冰逝,他不向往阳光,不排斥黑暗,他就是盛放在深渊之下的曼珠沙华,他是清冷的阳光,在他眼里,没有善与恶,他太过纯粹,他可以包容你的罪恶,在他的眼里,你只是你自己。现在他要到其他世界去,肯定会吸引到其他人的注意的。

  他们的声音很小,可是在场的都不是一般人,怎么会听不到呢,可是听到归听到,根本就不懂他们话里的意思,可是隐约觉得是跟耀司有关。于是房间里再次静默了。

  冰逝和赫尔莱恩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种情形,众人魂不守舍,若有所思,IVAN依然冷着脸,只是看到他进来是才柔和了面色,织田一脸坚定,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看到冰逝走了进来,织田马上走上前来,坚定地说:“逝,上次的事我决定了,就算是等到死,我也会等你。”那坚定的神色让冰逝也不由得有点动容:“好,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君凡、烈、希瑞和伊藤忍、展令扬等确实不明白他们在打什么哑谜,最后还是跟冰逝最熟悉的君凡上来询问:“耀司,为什么织田叫你逝,你说的机会是什么啊?”

  “啊,没什么,他说要永远跟在我身边。我就答应他了。”冰逝随意的答道,至于什么爱不爱的,他根本就没放到心里去(所以说,织田,你悲催了)

  “什么?”众人不由大惊,织田,你竟然敢偷跑,还有那个IVAN,你肯定也得到承诺了。不要以为,你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就行了。

  “那,他为什么叫你逝?”这次发话的是伊藤忍,为什么连名字都改了,真的要跟过去彻底划清界限吗?想到这里,伊藤忍的心就一阵一阵的抽痛。

  “我不是说过了吗?宫崎耀司在一年前就死掉了,我的名字叫冰逝。”冰逝不耐烦的白了他一眼,真是的,为什么就不敢相信事实呢?

  听到冰逝这样说,在看到伊藤忍深受打击的样子,众人又静默了下来。

  奇怪的是展令扬从一开始就没有出过声,这可是很少见的啊!要知道,他的千字文可是连他都拜服的。而现在,他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脸上晦涩不明,不知在想什么,连脸上的101号笑脸都没有保持。

  而展初云,从耀司一踏入门口的那一刹那,他的心神就没有一刻平静过,自上次见面后,他就不时的想起眼前这个文雅淡然,清冷寂寞的少年,不得不说,对于这个少年,他一点都不陌生,不知是因为调查伊藤忍时调查到他可能会伤害令扬,更因为这个男人的痴,对于感情,不论那人是什么身份,只要他真诚就值得人尊敬,更何况宫崎耀司的真诚,足以感动天!在道上人的心里哪个不挑大拇指赞他一声好?只是赞虽赞,喟叹这人太过蠢诚的人也不在少数。如今的宫崎耀司变了,望着他淡薄卓然的神情,心不自觉神往,而他那种超脱出世外的飘逸出尘更让人怦然心动的想打破他的淡薄,让他只为自己而微笑。心猛然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想到那么诡异的地方去?复杂的神情在眼眸中一闪而过,想到最近对这个少年的关注,展初云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是真的爱上宫崎耀司,不应该是冰逝了。(撒花,出云舅舅终于认清自己的心了。)

  安静了一会儿,众人注意到站在冰逝身后的赫尔莱恩(门主大人,不是你的存在感太低了,只是这群人眼里只有你的心上人啊)再看看他跟冰逝很亲密的样子,众人心中的警铃响了,其实他们这么着急来这里,完全是听说赫尔莱恩有一门异术,唤作“移情术”能把别人的感情转移。所以才急急忙忙的赶到这里来。于是众人的眼神又开始厮杀了,而罪魁祸首依然毫无所觉……

正文 谈话 阴谋

  话说众人在客厅里波涛暗涌了很长的时间,可是我们的主角依然只是把注意力放到甜点上,曲希瑞一看机会来了,也不理其他人,凑了过来,用极尽温柔的声音问道:“耀……冰逝,你还没有尝过我的手艺吧!改天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冰逝一抬头,就撞进一双蓝眸里,那清澈的湖泊似地双眸里满满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一样,让冰逝不由的晃了一下神,回过神点头答应,傻子才拒绝呢,这曲希瑞的厨艺确实很好,而他也不怕那些恶作剧的药,对他没用啊。不过说起来,在桑亚那斯堡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他用他“独特的餐具”用餐啊?其实人家希瑞只是怕被你厌恶,才努力学习使用“正常的餐具”,没看到人家使用的很不熟练嘛!

  希瑞看到他答应了,高兴的询问起他喜欢的菜色来,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身后众人恶狠狠的想要杀了他似地眼神。冰逝也很坦率的说起自己的喜好。其他众人一边咬牙切齿,暗骂曲希瑞的狡诈,一边又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这可是了解心上人的好机会啊。于是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一个下午就过去了,可是,没有人注意到展令扬不同寻常的神情和伊藤忍眼里的疯狂和挣扎。

  晚饭过后,那一群人都说什么天晚了,他们离开的话会显得白虎门不懂待客之道,显得赫尔莱恩不近人情……,说什么都要留在布莱登堡过夜,搞得赫尔莱恩周身的气温又降低了不少。最后还是肯把这群人安排到了客房,没有理会他们要住到冰逝隔壁的要求,笑话,冰逝可是跟门主一起住在“维纳斯花园”啊,冰逝能住进禁地他没话说,毕竟门主那么喜欢他,可是你们这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这么要求啊!于是在傲娇肯的交代下,众人的收到的待遇一下子降到了最低。

  时至炎夏,冰逝虽然不畏酷热,可是还是有点闷,所以就走想到花园里透透气,可是看到前面守在他门前的那两人,冰逝不由在心底叹了口气,真是阴魂不散啊,可是现在回房间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已经看见他,并且向他走来了,他不得不挂上笑容跟他们打招呼:“伊藤、展先生,不知两位来此有何贵干?据我所知,维纳斯花园可是白虎门里的禁地啊!”(某云:儿子啊,你也知道是禁地,那你知道为什么你能住在这里吗?冰逝:那当然是因为我和莱恩是好朋友啊。某云捂脸遁走~~~迟钝啊)

  “耀司……”伊藤忍和展令扬对视一眼,率先开口。

  “请叫我冰逝,谢谢,我说过宫崎耀司死了,我只是代替他管理帝国和双龙会,并且照顾那些他关心着的人罢了。”冰逝打断伊藤忍的话,真是的,难道这个小白忍的脑子被草履虫侵占了?还是他本来就是巨怪的亲戚?可是伊藤老龙还是很正常的啊。那为什么眼前这个人的脑子完全就是摆设呢?根本就什么都记不住嘛!

  “……,好吧,冰逝,我们可以谈一下吗?”伊藤忍有些脸色暗淡的再次开口,他真的是很恨我啊,要是我真的这么做了,他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可是看看面前的人眼里的冷漠疏离,再看看身边令扬同样消沉的脸……就像‘那人’说的,要是做了的话,还有一搏的机会,不这么做的话,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耀司(这孩子还是以为人家是因为讨厌他想跟过去划开关系才改名字的呢,只是自以为是啊),你会原谅我的吧!我只是太爱你了,才会想出这种办法,只要按照那人说的方法做,你就会回到我的身边,你还会像以前一样的关心我,爱着我!不过这次我不会再伤害你了,我会好好的爱你,保护你,我们会很幸福的……

  冰逝奇怪的看了看不知道想到什么而有些神采飞扬的伊藤忍,再看看旁边那个从醒来就有些奇怪的展令扬,想了想,就答应了,反正现在无聊得紧,那个穿越者也没有什么动作,而且很奇怪,他竟然用神念找不到那人,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的啊,更奇怪的是,明明这个世界的碎片力量已经吸收完了,可是似乎还有其他碎片存在,难道……

  一间和室里,冰逝跪坐着,对面是伊藤忍和展令扬,三人都没有说话,冰逝也乐得清净,只是悠闲地品着茶,伊藤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纠结,而展令扬一直默不出声,脸上满是挣扎。最终还是冰逝先开口了,倒不是他沉不住气,关键是相比于对着这两张纠结的脸,他还是喜欢跟赫尔莱恩、IVAN、靖彦、君凡、烈他们在一起,就算是唐纳森、曲希瑞或者是展初云都好过这两人啊!

  “你们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冰逝把玩着杯子,漫不经心的问。真是无聊啊,那个穿越者怎么还不出招呢?我可是很期待呢。

  “耀,冰逝,我们只是想要求得你的原谅,我们以前那么幼稚又任性的伤害你,是我们的不对,现在我以茶代酒,希望你能原谅我们,我不奢求你再像以前那么对我,只是想跟你做个朋友,就当做重新认识也好。”伊藤忍有些紧张的看着他,眼里的期盼让冰逝有些不适应。

  看着伊藤忍可怜的样子,冰逝也不由暗叹一声,看吧,耀司,这就是你喜欢的吧那个男人,你为他付出那么多,却得到那种回报,现在你不在了,他又醒悟了,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原谅他的吧,可是我不想原谅他怎么办!算了,就当是你在这里吧,我就再做一次宫崎耀司。

  结果伊藤忍手里的茶,冰逝一饮而尽,对着明显松了口气的伊藤忍和展令扬笑道:“对于那个时候的事情,我已经不在意了,所以你们也不必介怀,展令扬。”他忽然叫了一直沉默的展令扬一声。

  “什么?”展令扬有些迷茫的问道,心里满满的担忧,这么做,真的可以吗?

  “你不必太在意了,只是请你任性的时候想想其他人吧。”冰逝看展令扬一直很低沉的样子,有点不太习惯。

  展令扬突然展颜一笑,灿烂的要眩花人的眼睛一样:“吶,和小扬扬一样可爱的小司司,要叫宇宙无敌天下第一花见花开车见车载惊天地泣鬼神可爱无比的小扬扬小扬扬哦!还有还有,小司司是在关心无敌可爱的小扬扬吗?小扬扬真是太感动了,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了,不如就由我以身相许报答你好不好?”展氏“千字文”再次面世。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么的认真,多么的紧张。

  即使是冰逝,面对大嘴公展令扬也不由的在心里有点黑线,只是面上依然是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完全看不出心里的变化。他等展令扬说完之后,才温吞吞的答道:“展先生,好吧,令扬”冰逝无奈的在展令扬又要开口的时候把他的称呼改了,可是要让他叫他小扬扬?怎么可能,所以只好改成令扬。“令扬,你多想了,我没有闲工夫来关心你,至于以身相许更是算了,你还是等待你的真命天女吧。”说道展令扬的另一半,似乎是个叫程少筠的女生吧?似乎没什么特别的,说来东邦的女人都没什么亮点啊,特别是烈,他的妻子好像有什么“男人恐惧症”还是什么的,也许该提醒他一下,或者给他找个更好的女人?(某云捂脸:我就不说什么了,烈,你节哀吧)

  “不行哟!你是我的呢。”展令扬突然说道,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你不觉得头有点晕吗?”你怎么可以那么轻易地就说出这种话呢?等待我的真命天女?在我爱上你之后,你要我跟不知道在那个角落里的女人在一起?!

  冰逝的脸色大变,惊怒交加的指着一脸愧疚的伊藤忍和面露疯狂的展令扬:“那杯茶……你们竟然给我下药?”说完就体力不支的瘫倒在地。

  “不,不是的,耀司,你听我解释……”伊藤忍看到冰逝生气的样子,不由得慌了,赶忙着急的解释:“耀司,我爱你,我只是怕失去你,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太爱你了,我无法忍受你离开我,耀司,呆在我身边好不好,我会好好对你的,不会再伤害你,‘她’说这么做,你就会留在我身边了。”

  “她?”冰逝敏锐的抓住这个字眼,看向面前的两人。难道是那个穿越者?

  “就是上次袭击我的那个人,她说只要我这么做了,你就会一直呆在我身边了。”看到冰逝怀疑的眼神,他有赶忙解释:“她很厉害,而且她很听令扬的话,绝对不会伤害他,所以我才会相信他的。”

  冰逝听到伊藤忍的话,不由的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耀司啊,你到底把伊藤忍保护成什么样了?让他原本就不大的脑子里塞满了粪便吗?怎么会这么天真啊?人家不会伤害展令扬,又没说不会伤害你,更没说过不会伤害我啊。还是说只要展令扬没事,你就什么都不在意了?这就是你所谓的爱?!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冰逝有侧头看了展令扬一眼,看到了他眼里满满的疯狂:“伊藤忍是为了他所谓的‘爱’,那你是为了什么?我不记得我有哪里得罪了你啊?”

  “怎么会没有呢?”展令扬温柔的抚摸着冰逝的脸:“你偷走了我的心,让我爱上了你,然后又冷漠的把我推开,却跟一群人打情骂俏。这怎么不是得罪我了呢?”

  “爱?你们两个的爱真是让我反胃。如果这是爱,我宁愿没有人爱我。”冰逝躲开展令扬的手,不屑的说。然后转头对着门口的方向:“那么,亲爱的穿越者小姐,你喜欢的东邦爱上了我这个会‘伤害'他们的男人,你有什么想法呢?”

  “啪啪啪啪……”一阵掌声从门口传来,然后走进来一个人……

正文 集体告白(上)

  “啪啪啪啪……”一阵掌声从门口传来,然后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真不愧是黑龙会的黑龙啊,我只是一点疏忽都能被你发现。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穿越者呢?难道你也是?这就难怪了,我说你怎么会跟原著里不一样呢!……”她竟然不管其他人的反应自说自话起来。

  黑色的长发直达腰部﹑大而明亮的双眼﹑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和玲珑浮凸的身材,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只是她那种高人一等的神情破坏了本身的柔弱感,让人喜欢不起来。可以看出她是个很自信的女人,甚至是自信过头的有些自恋,。看着她自我的表现,冰逝在心里评价起来,然后看到对方终于停了下来,才发话:“看来你很自信,可惜,我不是你这种穿越者哦,我……”

  “那当然,我自然是独一无二的,你怎么会跟我一样?”穿越者打断冰逝的话,自恋的样子让冰逝不由得有些黑线,怎么这个人看起来那么……脑残呢?他不会是第一次处理穿越者就碰到了传说中的极品吧?

  “哼……”冰逝不屑的冷笑,真是无知的人哪!可是她现在的表现不符合原来的做事风格啊,能创建那么大的杀手组织并且能隐藏这么久的幕后黑手怎么会这么脑残呢?可是看到她不时瞟向展令扬的目光,他心下了然,原来陷入恋爱中的女人真的会智商下降啊!看看,眼前这个根本就是从人类退化成了未开化的史前猩猩了(冰逝啊,你给谁学的这么毒舌啊,我不记得有给你设定这么一个属性啊)。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穿越者?什么原著?为什么我都听不懂?”伊藤忍听着他们的谈话,可是他根本都听不懂,这令他感到惶恐不安,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远了,远的只能看到他若隐若现的背影。

  “你不必知道。”那个女人轻蔑的看了伊藤忍一眼,不屑的冷哼。那趾高气昂的样子立马惹毛了伊藤忍,要不是旁边的展令扬拦着,他早就扑上去动手了。

  “那么,可以告诉可爱的小扬扬吗?可爱的小扬扬跟虽然比不上小扬扬可爱但是还是很可爱的小忍忍一样,都对这些很好奇呢。”展令扬用两根手指点着脸蛋,故作可爱的问。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哼,真是愚蠢无知的女人,她以为自己是谁?竟然妄想我是她的所有物?还有那种高人一等的姿态真是令人作呕。

  “那个……”穿越女(现在才发现原来她还没有名字啊,⊙﹏⊙b汗)有些迟疑,难道要告诉令扬说,你只是书中的一个角色,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只是一个叫左晴雯的女人创作出来的?他能接受的了吗?

  看着穿越女的表情,冰逝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还真的以为这个世界是虚幻的吗?以为这里的人只是虚构的?可是这个世界已经确确实实存在了啊,抱着那样的念头的她怎么得到东邦的爱呢?真是凡人的智慧啊!原本还以为会是一个有趣的玩具呢,没想到已经坏掉了啊!那就不要玩了吧!

  “哼”冰逝冷哼一声,站了起来,完全没有一点中药的迹象,好似刚刚那个瘫软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的那个人只是一片幻象,他对着一旁不可置信的穿越女笑了笑:“怎么,很奇怪我为什么没事?”然后转头看向伊藤忍和展令扬:“怎么办,我似乎不能如你们的意了呢,你们为了那所谓的爱又会做出什么事呢?我真的很好奇呢。”

  那语调轻柔的仿如春风拂过,可是却让伊藤忍和展令扬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意。他们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展令扬觉得他以前能迷死人也能气死人不偿命的利嘴似乎失去了作用,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令扬,你真的喜欢这个男人吗?”一旁的穿越女不甘寂寞的发话,在看到令扬的神情后不甘的撇了撇嘴:“要是你真的想要他,我把他抓起来送给你就好了啊。”

  听到她的话,冰逝不屑的瞥了她一眼,真是自大啊,那我就陪你玩玩吧。他对展令扬和伊藤忍发话:“你们如果抓住她,我就当这次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怎么样?”就让我看看你们所谓的爱吧。

  听到冰逝的话,他们两人的眼睛瞬时亮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冰逝,然后突然醒悟似地飞身攻向一旁正要嘲笑冰逝异想天开的穿越女,冰逝看着穿越女脸上嘲笑的表情僵在脸上,原本漂亮的脸蛋扭曲的彷如夜叉,看他们的交手,伊藤忍和展令扬都算是高手了,而那个穿越女在两个人的夹击之下能支持这么久,虽然有点狼狈,不过也看得出来她的身手是很不错的。可是因为对展令扬的出手有所顾忌,所以很快就被伊藤忍一脚踢到在地,被展令扬掐住脖子制住了(某云打斗无能啊)

  看着穿越女怨毒的眼神,冰逝不屑的冷哼一声,这个女人真的以为自己是主角吗?只是一个不知道撞了什么狗屎运,通过空间裂缝的丑陋灵魂而已,只是她身上似乎有种很熟悉的波动啊,难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不是容易的事 by 透明透明的冰(古剑) 下一篇:六爷 by 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