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相爱 by 金大

繁體中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金大


第 1 章

  张天佑最近因为买房的事是闹的焦头烂额的,本来他跟他女朋友都说好了的,一定会买下绿色家园的房子,而且为了能把房子买到手,张天佑更是早早就搬了把凳子过去等着开盘了,他去的时候人还很少呢。
  就是因为那天喝了两杯,再加上当天他有点感冒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给睡过去了,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售楼部早已经被人围的水泄不通,等他挤进去的时候,就听见里面的人说:“都卖完了,没有了真没有了,一套都没有……”
  
  张天佑是欲哭无泪阿,果然再见了女朋友刘西西就被刘茜茜的白眼给追杀了。
  刘茜茜着急结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再打相亲遇上张天佑还没怎么谈朋友呢,刘茜茜就在着急房子的事。
  在这个事上刘茜茜比谁都心里明镜似的,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结婚无法就是找个人睡觉生娃,有个窝身的地方,反正岁数大了,她也没什么好挑的,就想凑合找个老实人得了。
  
  这个张天佑就是难得的老实人,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到点回家按时来电话,还没谈上俩月朋友呢就能做到工资上交,这样的男人哪里找去,何况张天佑长的还挺体面的,刘茜茜也就没别的想法了,只盼着张天佑赶紧把房买了好结婚。
  这个绿色家园房子倒不是多好,主要是离的刘茜茜娘家还有她上班的地方近,再者因为是期房,价格也便宜,难得的是还有小户型,五十平的那种两室一厅,虽然室小点,可总归是个两居室了,看见宣传材料的时候,刘茜茜是怎么看怎么觉着这个房子跟她有缘。
  
  为这个一天三四个电话的给售楼处打,刘茜茜也知道张天佑家底有限,所以这个首付她也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来,就想着不管怎么样能有个自己的小窝就成,结果张天佑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主,非要自己凑首付,说男人娶媳妇就是要买房子,哪能让女人贴房子呢。
  话说的好听,可张天佑那是什么工作,一个月顶天也就两千的工薪阶层,从哪快速的捞外快去。
  
  张天佑既然话说出来了,他也没好意思给他妈开口,就找了自己一起长大的哥们,结果那些人听见了真是一句话都不说的就给他凑了个首付。
  张天佑感动的不行,在那千恩万谢着,又请哥几个吃了顿饭,中间禁不住别人劝,也是不好不给朋友面子,张天佑就破例喝了几杯。
  就因为这酒把买房的事就给耽误了。
  
  给刘茜茜给气的阿,在那指着张天佑的鼻子才骂呢,说张天佑就是个纯种的骗子,号称自己不喝酒的,到这个时候显性了吧?!
  张天佑也后悔,蹲在墙角呢,大气不出的让刘茜茜骂。
  张天佑发现自己还真就不能再沾酒了,他这辈子对倒霉的两件事都是因为这个酒给惹起来的。
  
  张天佑在那挠着头想着有什么补救办法没有。
  从那后张天佑就开始蹲售楼处了,在那成天的打电话问售楼处的人有没有人定了房子不要的。
  有倒是真有,只是现在房价跟气吹起来的似的,这个涨势,谁也不会白占着茅坑不那啥的。
  所以这个价格真就跟宰人似的,一下就涨了五千。
  
  就那么几张纸的一个协议,没一个礼拜就多出去五千块钱,一想到自己好几个月都要白干了,张天佑就觉着自己那一觉睡的太冤了。
  而且钱也不是现成的,这个时候刘茜茜说话了,把自己的一个银行卡递给张天佑在那气不打一出来的嘀咕道:“怎么房子也有我一分,我这钱你就拿吧,花我一分钱还能少你块肉阿?”
  
  刘茜茜相亲的时候是见惯了占女人便宜的JP了,所以最初遇到张天佑的时候是真打心眼里喜欢张天佑身上那股子爷们的劲头,真就是什么都抢着付帐。
  等到后来接触的时间长了,刘茜茜才发现张天佑这人就是好面子,还往往好不是地方。
  她就纳闷了借哥们的钱跟她的钱有什么区别阿。
  
  可张天佑那还挺有套道理的,他告诉刘茜茜说男人花女人的钱那就叫吃软饭的,就因为俩人是这种关系,他才不能要她的钱呢,省的到时候弄的他跟小白脸似的,抬不起头来。
  刘茜茜听了一半是感动一半是郁闷,在那忍不住的摸着张天佑那张可以说是漂亮的脸蛋说:“哪还有你这么古板的人阿?”
  
  俩人话也就说到这了,张天佑最后还是没要刘茜茜的银行卡,硬是又找了个同事凑了五千,结果刚凑好给中介打过去电话,对方那就又有变化了,中介遗憾的说:“真不好意思,昨天说的那套房子已经卖了,要不你再看看别的?”
  张天佑被唬了一跳,心说买台电视还得多看俩家呢,自己不过凑了半天的钱,这房子就卖了?
  没办法,张天佑又看了另外几套,户型烂不说还是个顶楼,顶楼也就顶楼了吧,居然还是个全阴面,最后权衡再三,张天佑也是怕再犹豫就买不上了,就咬牙答应了下来,结果中介一说价钱,张天佑就又傻眼了,这房子都赶上高利贷了,居然又涨了五千。
  
  张天佑算彻底蔫了,再见了刘茜茜难免要把来龙去脉都说一说的。
  刘茜茜火是火,可也没别的办法,也算是该着的,刘茜茜的一个同学的姐夫恰好是售楼处的,而且还是个管事的,就这么的七扭八怪的又跟那绿色家园给攀上了关系,最后刘茜茜那同学帮忙打的电话牵的桥,让刘茜茜他们找个时间跟那姐夫见一面。
  
  刘茜茜自然不敢怠慢,就连张天佑也是赶紧的买了烟酒孝敬着。
  吃饭的时候难免要说几句恭维的话,张天佑场面上是一点不行,亏的刘茜茜会来事,跟那姐夫谈的还不错,聊天的时候就说起各自上学的学校了。
  里面就属张天佑的母校最丢人,张天佑说的时候还自嘲了下,说自己跟他们俩一比就跟没上过学似的。
  
  结果话刚出口,那个姐夫就剔着牙接过话茬了,在那对张天佑说:“那可不见得,我们老总不就是你们学校出来的吗,去年你们学校校庆还请他回去过,弄的动静还挺大的,据说都上了电视了,没准你还跟他是一届的呢,要认识的话,找他可比我找顶事多了。”
  张天佑那早已经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听见对方那么说就跟着笑了笑,可是怎么看那笑都挺尴尬的。
  不明所以的刘茜茜还在那开玩笑说:“那敢请好,只是我们哪有那运气阿。”
  说到这刘茜茜又觉出这话对那姐夫有点不周全了,忙又改口道:“再说我们都找着你这个贵人了,不也说明我们挺有福气的吗,一样的。”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第 2 章

  刘茜茜跟同学的姐夫谈的挺好的,因为回去的时候时候还早,就顺道跟着张天佑回了趟家。
  因为张天佑这么大岁数了才正经谈上个女朋友,张天佑的妈对刘茜茜是好得不得了,见了刘茜茜来就忙着招呼,切西瓜倒水一样的不差。
  
  刘茜茜嘴巴也甜,一口一个阿姨的叫着,还问了问张爸去哪了。
  张妈妈忙说张爸下象棋了,说完了张天佑的妈就问俩人那房子谈的怎么样了。
  其实这几天张天佑的妈也在为房子的事发愁,只是老两口收入都有限,半辈子的积蓄都花在几年前的拆迁上了,压根就拿不出什么钱来,在这点上老太太总觉着是自己耽误了张天佑,要不然她这么好的儿子能拖到现在才找对象?
  
  刘茜茜见张天佑的妈问起来了,她也正想找个机会说呢,就把吃饭的时候说的那些都给张妈妈说了。
  说她绕弯子找的这个人也算实在,把话都明着告诉他们了,说开发商就没一个不捂盘的,都是卖一批放一批就跟挤牙膏似的,具体什么时候再发他也得看上面的意思,让他们先等着有消息了再说。
  
  这话说的太模棱两可了,就跟没说一样。
  张天佑的妈听了更犯愁了。
  刘茜茜也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见自己说的话让老人添愁了,就忙着转移话题,就说起张天佑学校的事了。
  
  张天佑原本还在旁边啃西瓜呢,吃的一手的西瓜水,就听见他女朋友在他耳边说出了那个让人倍感别扭的名字,张天佑当下就觉着不妙。
  果然下一刻张天佑的妈就给愣住了,在那竖着耳朵追问:“谁,你刚说的那个老总叫什么来着?”
  
  刘茜茜就又重复了遍刚才说的那个名字。
  张天佑的妈听见了忙踢了一脚张天佑。
  张天佑正头大着呢,就听他妈在那紧跟着问他:“不是小郑吧?”
  
  张天佑赶紧摇头说:“不能,他那公司不是叫盛世吗,再说他搞的小家电,跟房地产没关系。”
  张妈一听也觉着是那么个道理。
  可刘茜茜没张妈那么好糊弄,听见盛世俩字就在那惊呼了一声。
  
  盛世可是大企业,老总郑德民更是老钻石牌王老五。
  刚才张妈嘴里的那个小郑该不就是郑德民吧?
  刘茜茜当下就问了出来。
  
  张妈在那轻描淡写,但绝对带了点炫耀的意思对刘茜茜说:“你没看我厨房用的都是盛世的东西吗,都是那孩子送我的,可好使了,就是你叔叔现在用的那个手机也是他送的。”
  刘茜茜嘴巴都合不拢了,一脸吃惊的看着张天佑,她还真就一点都没听张天佑提过,简直太不可思议论了。
  
  她哪里知道张天佑最怕提到那个人,为这个还提前给他妈打了预防针,别给自己的女朋友说。
  弄的张妈挺奇怪的。
  张天佑解释说是怕未来的女朋友是冲着这个来的。
  
  张妈倒是能理解张天佑要面子的劲头,只是张天佑明显有点反应过度了,他也不过就是郑德民的发小,虽然小时候俩人好的能穿一条裤子,可毕竟也好些年没怎么联系了,还能怎么样啊。
  
  刘茜茜听了惊讶是惊讶,可转过一想这个张天佑不说大概有不说的理由,自己从小的玩伴有钱成那样,自己却窝在这么个小破地方当小工,肯定是羞与提起的,只是刚才跟那什么姐夫聊天的时候,是说到了这个盛世的。
  
  刘茜茜为了买房连那么远的姐夫都联系了,既然现在有这么硬的人,干吗不请出来啊?
  刘茜茜就瞟了一眼张天佑,忍不住说道:“刚吃饭的时候,你不也听见了吗开发商是盛世旗下的分公司,你要真认识那个郑德民的话,就给他去个电话白。
  
  张天佑听了脸色就有点发白,在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事情,只好不吭声的闷头啃西瓜。
  只是他光顾想事了,也没留了神,就把手里要扔的西瓜皮给啃了。
  刘茜茜看见张天佑这个窝囊样子,就有气,可在张妈的面前又不好发作,只好拎了包就走了。
  
  张妈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也知道刘茜茜说的在理。
  张妈也就跟着琢磨了琢磨,毕竟是买房子的大事,虽说跟郑德民多少年没怎么联系了,可终归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更别提张天佑从小把郑德民当弟弟似的那么护着,这个时候要舍出脸来张句嘴,没准能让张天佑少奋斗好几年。
  等刘茜茜一走,张妈就催着张天佑给郑德民打个电话。
  
  张天佑那股子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的臭毛病就又来了,在那说什么都不肯打这个电话,甚至放话出来说就算不买了也绝不打这个电话。
  张妈知道自己儿子要真倔起来真就跟二百五似的,表面上也不逼着张天佑了,私下里却翻出以前郑德民给的那个电话号码,就给郑德民给打了过去。
  
  等张妈把电话结果通报给张天佑的时候,张天佑真是又急又气。
  他妈还在那跟邀功似的说呢:“小郑人一点没变,一听是我就在那紧着叫姨,我还没开口呢,人就主动问我要做什么不,我就提了房子的事,你猜他怎么说,他说他挺替你高兴的,还说有时间过来想看看他未来的弟妹。”
  
  张天佑听了不是滋味,在那嘀咕道:“不是那小子缠着我叫哥的时候了,还弟妹……”
  就听他妈还在那说:“他说给咱们联系个妥当的人,让那人给我打电话,结果我电话也就放下没五分钟吧,就有人打过来电话了,跟我约时间看房去,这不我赶紧的找你来了,你去跟刘茜茜约时间吧,那头还等着呢,这人可是正儿八经的经理,比那谁谁的姐夫可强多了……”
  结果张妈都说完了,张天佑还那么木呆呆的,张妈就催促着:“你可快着点,别耽误了,赶紧去把房子订下来,省得到时候又涨价。”
  
  

 


第 3 章

  张天佑是万般无奈的约了刘茜茜去看房的。
  郑德民给找的人倒真是个做事的,见面后先是给了张天佑他们一搭子户型图,让他们看着挑。
  看的刘茜茜嘴都合不上了,而且价格也比开盘的价要低上5个点,刘茜茜赶紧的看好了一个给对方说了。
  
  等手续办清后,刘茜茜这个高兴,回去的路上难免要问那个郑德民是什么样的,以前跟张天佑是个什么关系。
  张天佑不是很想谈,但架不住刘茜茜一直的问,就敷衍了几句,说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再多张天佑就不想谈了。
  可俩人到了家后,张天佑的妈一听说房子买到了,而且还给便宜了不少,嘴巴就关不上了,在那忍不住的就跟炫耀似的谈论起张天佑跟郑德民以前怎么好来着。
  
  张天佑的妈说:“你不知道郑德民小时候有多调皮,成天惹事,弄的全院子的小孩都不跟他玩,就天佑搭理他,跟他混在一起,俩人好的啊都成一个人了,后来郑德民想要卖手机,差点钱,还是天佑找我要的,再后来郑德民卖手机赚了钱了,除了把钱还给我外给了天佑他爸一个进口手机,那孩子啊从小就特别会做人……”
  
  张天佑看着自己的女朋友一脸兴味的在听着他妈说那些话,就觉着这个情景是怎么看怎么别扭,他忙岔开话题,在那问他妈啥时候做饭他饿了。
  话题虽然是岔开了,可张天佑发现自己很倒霉的受到了他妈那些话的影响,有些事他是一直不敢去想的,此时被他妈几句话给说开了。
  那些以前的回忆就好像电影一样的从他脑子里给窜了出来。
  
  那是从小到大张天佑所有的记忆,一起上小学考试下课疯玩,甚至吃饭睡觉都是在一起的,跟郑德民加起来的记忆,似乎就是他张天佑的以往。
  郑德民父母离婚的时候,郑德民不肯上学,成天去游戏机厅玩游戏,整个人都跟废了一样,是张天佑堵着的郑德民,把他狠揍了一顿后带回的家……
  
  郑德民偏科偏的厉害,大学考的跟张天佑一样烂,俩人在那个破大专里屁都没得学,倒是学会玩网络游戏了,只是俩人都是穷学生,想玩的时候就把钱凑一起到网吧包个通宵,上半夜郑德民玩,下半夜张天佑玩,轮到张天佑玩的时候,郑德民就会把头靠在他后背上睡觉。
  
  那时候郑德民跟张天佑不是一个宿舍,其实俩人都在一个搂层呢,宿舍之间也离的不远,几乎就是几步道的事,可就是这样郑德民还是不满意,非要找人把俩人调到一起,找了好几次宿舍管理员,还给人塞了一盒烟……结果也没给调成……
  
  再后来郑德民觉着上学没劲,也是他父母为了他学费的事你推我我推你,给他推烦了,郑德民就索性退了学,做起了生意。
  张天佑想起他妈说的那个手机的事就觉着好笑,因为那时候他压根就没敢告诉他妈说是郑德民要用钱,他说的是学校要交费,硬是把钱从老太太手里给骗出来的,后来郑德民赚了钱他才敢给他妈说,要不然他那抠门的妈才不会把钱给郑德民用呢。
  
  郑德民那小子其实挺是个做生意的料子,不管做啥这小子都能想到赚钱的法子。
  只是那时候的郑德民很浮躁,就跟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转,什么都想做什么都想尝试,有做好了狠赚一笔的,也有没做好赔了的,赔的最狠的那次是郑德民学人家炒期货,一下就赔出去五十多万,弄了个血本无归,一屁股烂帐。
  
  郑德民那时候还年轻,被打击的跑楼顶喝酒去了,张天佑知道后吓出一身冷汗,忙上去看郑德民。
  结果郑德民告诉他说自己挺看的开的,就是想喝点酒发泄发泄。
  张天佑忙又把郑德民给劝了下去,那时候真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张天佑就又买了一搭子冰镇啤酒,俩人在郑德民的出租房里一通乱喝。
  
  喝的人事都不知道的俩人,也不知是怎么的就给搂在一起睡着了。
  第二天再起来的时候,郑德民就对张天佑说那些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话,张天佑只要一想起那天的事来,就忍不住的后悔,如果那天郑德民没对他说那些话该多好,起码现在俩人还能哥们是哥们朋友是朋友的,也不会弄的俩人尴尬的连个面都不敢见。
  
  

 


第 4 章

  张天佑虽然后悔,可也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虽然中间郑德民也回来过几次,可俩人见面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最近几年更是没什么联系了。
  张天佑就在那想,这次郑德民帮了他这么大一个忙,他是不是该给对方打个电话谢谢什么的,可想是想,临到拿起电话的时候,张天佑就手脚不受控制了。
  
  最后张天佑也没打过去,倒是他妈给郑德民打了一个,在电话里郑德民挺有礼貌的,还说张天佑结婚的时候,他多忙也会抽出空来过去捧场。
  张天佑的妈听了很开心,要是张天佑结婚的时候真来这么一位,那面子里子可就都有了。
  
  为这个张妈难免又要数落张天佑几句,就在那说道:“人郑德民生意都做那么大了还一点架子都没有呢,你说你这个破工人在这拽啥啊,还不跟人联系了,咱又不是真巴结他去干嘛的,再者说了你们从小就好,偶尔打个电话联络联络感情又怎么了,小郑可在电话里说了,说你跟他都是老朋友了,怎么连个电话都不给他打。”
  张天佑听了就有气,心说那他怎么不给我打啊,我这么多年了电话号可一点没变。
  
  不管怎么样反正房子也买了,事似乎也就过去了,张天佑电话打不打的吧,也没人跟他计较。
  倒是刘茜茜眼光很好,看中的那套是一期工程,虽然也是期房,可他们订的时候,那房已经盖了一半了。
  
  刘茜茜是个很有干劲的女人,见房子年底就能交工,人也没闲着就忙着到处转装修装家具,就想着用最低的钱装出最好的效果来。
  为这个俩人没少在网络找资料什么篱笆网啊什么装修网啊,城内所有的家具城建材装修院他们都转到了。
  
  这个时候刘茜茜才发现有钱真好,装修这个东西真是多少钱都能花出去,有几百一块的瓷砖也有几块钱一块的瓷砖。
  刘茜茜看了就跟着感慨了几句,在那开玩笑的对张天佑说:“要不你再给你那老总朋友去个电话,看看他能给咱赠个装修不……”
  张天佑听了没言语,其实心里有点反感刘茜茜这么说郑德民,就跟郑德民是他们家的一块肥肉似的。
  
  可张天佑也知道,刘茜茜也就是随口说说开开玩笑而已。
  结果刘茜茜还说起没完了,在那继续说道:“我可听你妈说了,咱俩结婚的时候,郑德民也要过来的,你说到时候给他安排在哪桌啊,是跟你们公司领导一桌还是跟我们公司领导一桌啊……还有你说到时候咱们借他那车做婚车怎么样啊?”
  
  张天佑实在听不下去了,就在那道:“他哪桌都不上,我就没想让他来。”
  刘茜茜吃了一惊,心说张天佑这是怎么了,跟吃了呛药似的,再说郑德民来多有面子啊,多少人想请还请不到呢,人现在自己都说要来了,还有往外推的啊,再者了,那种人来能空着手嘛?
  
  刘茜茜刚要说张天佑两句,就听张天佑那手机给响了。
  张天佑低头一看号码就给愣住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两个字更是让他浑身就是一颤。
  刘茜茜还在旁边呢,看了张天佑的样子,再加手机上显示的无比亲密的民民两字,刘茜茜心里就打开鼓了,忍不住的就想起网上说的男人出轨的几种迹象,忙特别留心起来。
  
  等张天佑一接起电话来,刘茜茜就竖着耳朵在旁边听,那个样子真是恨不得把整个脑袋都贴上去。
  张天佑也不好躲着自己女朋友接电话。
  就那么干巴巴的对里面喂了一声。
  
  过了许久那头才传来一个平静的男声来。
  刘茜茜听见里面是男的说话,心里的石头才落下来,可刚要不听了,就猛的想起到这个电话该不是郑德民打的吧?
  刘茜茜一想到这忙又凝神听了起来。
  
  就听里面的人似乎是说自己要过来谈生意,问张天佑有时间没有,有的话他想顺便见见张天佑未来的妻子。
  刘茜茜一听说到她了,就忙着给张天佑使眼色,让张天佑赶紧答应下来。
  结果张天佑在那支吾了两句说自己挺忙的,最近公司总加班,怕……
  还没说完呢,刘茜茜就拧住张天佑的耳朵了,在那气的直冲张天佑比划。
  
  张天佑没法,只好违心的说了句应该有时间吧,郑德民也不傻,早已经听出张天佑的话外音了,可他还是在停顿了许久之后说道:“有时间就好,我过去的时候再跟你约时间。”
  
  

 


第 5 章

  张天佑挺后悔的,可既然答应了也就没法躲了,再者刘茜茜也特别想见见郑德民是啥样,毕竟是那么有钱的人,哪是随便能见的,为这个刘茜茜还买了两套名牌衣服。
  只是郑德民的电话一直没有打过来,转眼都一个月过去了,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弄的刘茜茜在那直抱怨,说肯定是张天佑接电话的时候一点都不热情,人察觉了,才不肯见他们的。
  张天佑倒觉着挺好的,因为他想象不到这么多年过去后,自己再面对郑德民时是什么样子。
  
  就在刘茜茜抱怨了没几天后,郑德民的电话算是正式来了,而且见面的地点郑德民也都订好了,是他们当地最好的一家酒店,时间倒没卡的多紧,只让张天佑下班了接了女朋友过来就行。
  
  张天佑告诉刘茜茜的时候,刘茜茜还在上班呢,一听郑德民人已经来了,忙请了个假,跑回家打扮了一番,结果看见来接自己的张天佑依旧穿着破牛仔裤外加地摊买的t血衫后,刘茜茜就给恼了,忙押着张天佑回家翻出张天佑唯一能看的那套白色衬衣还有西裤来,让张天佑赶紧换上。
  
  这衣服还是张天佑的妈为了张天佑相亲才特意买的行头。
  张天佑穿上这套衣服,就跟个知识分子似的,猛一看还挺斯文的。
  刘茜茜左右看了看,觉着还算满意,才跟张天佑打了车过去。
  
  在路上的时候,刘茜茜一个劲的提醒张天佑,让张天佑对人热情点,还说跟那种人联系,只对他们有好处没坏处,让张天佑在席面的上机灵点该敬酒就敬酒,别跟个木头似的就知道戳着。
  
  结果张天佑自从换了那身衣服后,就跟不在状态似的,进酒店大门的时候,还差点把脚给崴了。
  气的刘茜茜一个劲的给他使眼色,其实刘茜茜也挺紧张的,毕竟是见那么有钱的人,多少有点怕露怯。
  
  俩人被高挑的迎宾员一路引着到了最里面的一个雅间,进去的时候郑德民已经在那了。
  郑德民看着倒比想象中要年轻一些,也白净的多了,见他们进去就站了起来,非常有礼貌的跟同他们打招呼。
  
  甚至不等张天佑介绍,就主动跟刘茜茜攀谈起来。
  刘茜茜怎么也是职场里的,多少见过些场面,虽说紧张是紧张,可应酬起来也算是得体。
  等三人都坐好后,刘茜茜发现自己很奇妙的夹在了张天佑跟郑德民的中间位置,而且看样子,这个郑德民倒象是愿意跟自己聊天似的,几乎没怎么跟张天佑说话。
  
  张天佑自打进来就一直是闷着的,连看都不敢看郑德民。
  此时见郑德民跟自己女朋友在聊天,索性就拿起餐桌上摆着的菜单看了起来,结果发现里面的菜式他一个都不认识。
  这个时候郑德民才正式的和他说了第一句话,郑德民说:“你有什么想吃的就点吧。”
  说完郑德民就叫了外面的服务员进来点菜。
  
  张天佑嗯了一声,翻了几页,也不知道要点什么。
  就把菜单又递给了刘茜茜。
  刘茜茜也不是很懂,接过去的时候犹豫了下,有点讨好的看了眼郑德民在那问他要吃什么,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郑德民无所谓的说他什么都能吃,让他们随意点就行。
  刘茜茜这才大胆的了点了几个,她想着郑德民这种有钱人肯定喜欢养生,点的也就都是些清淡讲究的菜色,象是她跟张天佑出去时候喜欢点的那些肉啊鱼的是一个都没要。
  
  结果说到其中一个香杞苦瓜的时候,张天佑在旁提醒了一句:“他不吃苦瓜。”
  刘茜茜原本还觉着自己点的不错呢,听张天佑这么一说,就显得尴尬了,忙嗔怪的对郑德民说道:“郑总,你看你也不说,光让我瞎点,还是你自己来吧,我真不会点菜的。”
  郑德民这才接过了菜单,但几乎是看都没看菜单就随口说了几道菜,说的很快,刘茜茜他们还没听清楚呢,服务员就已经出去了。
  
  这么一来,刘茜茜就有点坐不住了,心说人有钱人就是气度不一样,象他们这样的人点个菜都你推我我推你的,弄半天都搞不定,人连菜单都没看就给点完了,真就不一样。
  
  这么一来刘茜茜就不知道跟郑德民说什么好了,原本还指望着张天佑能抵挡一阵呢,结果张天佑自从进来就只会闷头喝茶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再世为人 by 金大 下一篇:重生之巨星 by 猥琐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