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痒,痒,痒 by 挠眼

繁體中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一章

    赵自强刚买菜回来,一脚踢上门口的蹭鞋垫,满鞋脏兮兮的雪水被蹭下来不少,他半眯著眼狠狠吸了口咽,把烟头丢下楼道,这才完全把身子收进门,随著身子跟进一股寒气,沙发上的人缩缩肩膀,斜了他一眼,然後又想起什麽似的笑一下。
    “买的什麽菜啊?”
  赵自强没理他,径自踢掉鞋,踏上棉拖朝厨房里拐。
  房子挺小,一室一厅一厨一卫,除了厨房,其他地方看著就是单身男人住的狗窝。沙发上的人被无视也不恼,抿抿嘴,笑著走到厨房帮忙。
  厨房里壁砖被擦得光洁如新,厨具、食物、调料也是仅仅有条的摆放著,都是家常的东西,看得出来,主人只是单纯的热爱厨房而已。
  
  赵自强走两步,不舒服的扭扭脚,皱著眉把脚伸出来,弯下腰拽下了烂了个大洞把大麽指勒的很不舒服的袜子。
  白色,很干净。
  “扔到洗衣筐里,别和内裤扔一起。”
  他脱下两只袜子,手向後一探,就被另一人接了下来。
  总的来说,赵自强是个干净利索的人,当然没有女人那麽偏执的仔细,也没有女人那麽偏执的罗嗦。
  他偏执的只有一样:他的**,他身後的这个人,钱王。
  
  钱王老实的拿著一双袜子丢到袜子专用洗衣筐里。然後返回赵自强身後。
  
  他俩学生时代那会儿,赵自强每天都骂骂咧咧的炒菜做饭,难吃的很,但钱王只有这一样东西可吃,他只能将就。
  钱王那时每天都跟在赵自强身後看著呛出人眼泪的热油里被放上各种材料,然後变成一盘菜,那时候他的手一般都在赵自强腰部以下大腿以上的某个部位放著──这也是赵自强骂骂咧咧的原因。
  
  後来慢慢的就不会了,不知道是他先不把手放在赵自强的臀部开始,还是赵自强的菜越做越好吃不太爱罗罗嗦嗦追著他问东问西开始。
  
  
  这是钱王时隔很久再一次站在赵自强的身後,他是主动而刻意这麽做的。
  因为他今天做了亏心事,不是因为亏心而讨好,而是因为他不确定赵自强知不知道他做的这件事,或许老王还没有告诉他。
  
  赵自强做醋溜白菜,等待的间隙点上了一支烟,继续歪著脸叼在嘴里沈思状,时不时的翻炒一下锅子。
  一切都和平时没什麽两样,钱王观察著,微微有些放心了。
  家里没有油烟机,屋子里气腾腾的,钱王想了想,扭头出了厨房并顺手关上了门,太呛了真是。
  
  赵自强在钱王出去後抽了抽嘴角,这种像是撒娇似的表情放在他个大男人身上很奇怪,而且他面前没有人。
  
  米饭早就闷好了,一个菜足够,量够多,今年冬天的白菜很便宜。
  
  赵自强两手端碗,中间夹著菜盘,担著两双筷子拐到客厅。这回是钱王做沈思状。
  赵自强淡淡看他一眼,
  “吃。”
  钱王这才慢吞吞的拿起筷子,他只要一动筷子就可以做到什麽都不想,狼吞虎咽到好像几天都没吃东西,可其实他中午也是这麽吃的。
  赵自强微微笑著,这是他每天吃饭都会有的表情,他自己爱吃零食甜食,对饭不热衷,所以看著钱王吃的满足的样子都会觉得……很有意思。
  
  可其实今天的钱王没有那麽坦然,狼吞虎咽的吃著饭,其实心里食如嚼蜡的憋屈感膈应的他难受。
  赵自强几乎是把白饭就这开水吃完就放下了筷子,刚开口准备说些什麽,钱王就抢先开了口,
  “妈叫我今天回家一趟,我说吃了晚饭过去。”
  
  赵自强不置可否的“唔”了一声,继续喝啤酒似的灌著白开水。
  昨天,前天,大前天,上个礼拜的星期二,星期三。
  他默默心里数著,钱王都找了各种理由吃完饭就离开了,可喜可贺的是,钱王今天没有骗人,因为是赵自强打电话叫她妈喊儿子回家的。
  
  至於骗人的那几天……赵自强撅著嘴趴在桌子上出神。还是找那个男的说说看好了。听说是个大学生,快毕业了怎麽不好好想著找工作呢真是!现在的小孩子,尽会给别人找麻烦。
  
  对著手机上老王发来的地址核对了好几遍,赵自强确定自己找对地方了。普通的小区,普通的楼号,唯一特别之处,小区卫生做的很好,雪地里一条条通往各单元的路都被打扫得干净。
  敲开顶层人家的们,开门的就是那小男生,一脸的不耐烦,他们家可能也是刚刚吃完,女主人端著碗筷好奇的探头和儿子异口同声的问:
  “找谁?”
  赵自强吐掉烟头,抓抓头发,没看那男生,盯著女主人:“找您。”
  
  
  一家三口坐在长沙发上,赵自强坐在斜角的一边。男主人头都不抬的看著手里的报纸。
  赵自强也不在乎,咧著嘴笑道:
  “那什麽,我是个同性恋。”
  这话像个闷雷,没炸出什麽声音。
  女主人往後坐了坐一脸的好奇嫌弃。
  男主人把报纸从眼前移开。
  男孩抖了一下,死死地看著赵自强。
  
  赵自强满不在乎的摸摸鼻子:“你儿子**我对象。”
  碰的一声,报纸被摔在桌子上,女主人又是和儿子异口同声。
  “你胡说什麽!”
  “我说完了,自己的儿子好好管管,兴许以後能好,就是好不了了,当男小三也不厚道。”赵自强说完就往外撤,笑话,不撤等著挨揍吗?
  
  
  闹完一场,掰回来一局的感觉倒是没有,出口恶气是实实在在的。
  赵自强边挑著雪厚的地方踢雪,边骂骂咧咧的唾弃钱王,
  “刚刚好七年啊我艹!你TM的就痒了,行,爷给你挠,不给你个畜生挠烂喽怪事!!!”
  好吧,其实这时候他已经是从酒吧里醉醺醺的晃出来了。
  市里唯一的一所GAY吧,结果赵自强没遇上半个**他的人,孤零零的坐那喝了半天酒,和老板赊了帐,气哼哼的这就出来了。
  他没回那小房子,回到了自己灯火通明的家,父母健全,卧室他有,床褥齐全,就够了,睡觉。
  
  手机却在後兜里响了起来,拿出一看,备忘录。空白的,可是身体就像个执行机,拿起手机就拨号。
  “嘟──嘟──”
  “喂……”
  “我爱你,晚安。”赵自强说完立马挂电话,呼噜声几乎同时响起。
  
  听著电话里的忙音,钱王皱皱眉,身子好好的躺了下去,第一次一个人睡在这张床上,没啥特别的感觉,想著,也就睡著了。
  
  晚上一定要和钱王说句爱你是赵自强唯一细腻而浪漫的地方,钱王对这个习惯从享受到腻味到忍无可忍到忍下来……到无视,七年。

 


第二章

  赵自强这麽冷淡好像是本性,钱王想著,哎?不对……好像以前没这麽……这麽……切……不好说啊。
  
  赵自强手指如飞的打著文件,他这个人有个好处,醉了就发酒疯,但沾床就睡,很容易就醉,但从不影响第二天的生活。
  所以他照常来上班,上最後一天,因为公司要放年假了,三天,今天是大年二十九。
  
  赵自强下班没有买菜,昨天的大白菜还有,而且年二十九通常只有他一个人,因为家里亲戚太多太吵,钱王家同理。
  回到家,他开始进行大扫除,往年他是不这麽干的,可是今年格外的想收拾,结果──当然是由自己去。
  
  一打开卫生间门,钱王却是垂著头坐在马桶盖子上。
  赵自强皱眉,
  “干嘛呢你?”
    
  钱王抬头,恶狠狠似的,
  “你跑去找孙侃了?”
  赵自强没听到似的,推起袖口,“让开点儿……我洗抹布呢。”
  
  钱王猛地站起身子,他比赵自强高小半个头,一肘子把赵自强顶墙上。
  “装TM什麽孙子,老子问你话呢。”
  钱王这个人有个特点,不容易生气上火,但一发火就换内存似的脏话连天。不过赵自强显然不吃这套。
  “我就是找那孙子去了怎麽了?老师。”他边说边扬起一脸痞烂的笑。
  
  今不如昔,赵自强,他不知什麽时候不再是那个干瘦干瘦短钱王半截的小男生,不再是那个一著急就结巴额头上使劲爬红印子的小男生。
  他几乎要和钱王齐头,庆幸的是,身高的生长期已经过去了,不幸在於身材仍在改变,其实赵自强觉得自己身材变了说起来都怪钱王,不是老有人说麽生活在一起久了,就会越长越像,他不过是身材应验了而已。
  他们俩都以为赵自强今後最赖也能是个知识分子的摸样,谁知道现在……现在,男人而已。
  
  这是钱王第二次对著赵自强发火,第一次是因为赵自强被爆了的啤酒瓶炸烂手死不敢去医院缝针。被骂了。
  
  第二次理由就没这麽感人了。
  钱王发火发的很是不专心,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做的事产生了……类似少年时埋怨母亲为什麽没收了自己的成人杂志的心情,很,久违,很让人兴奋。
  那理所当然又无理取闹的感觉,让他毫不犹豫的对著赵自强无所谓又倔强的脸揍了下去。
  “放屁!”
  赵自强被打得措手不及,但是他愤恨的发现自己和以前一样几乎连推搡对方一下都做不到。
  於是他只是僵硬的隔开了钱王的手,拖沓著拖鞋走回卧室,把自己砸到床上,这点来说,其实两个人还是很互补的,比如无论多大年龄,赵自强生气的时候都只会憋在心里自己欺负自己。
  
     做完就後悔这种情况钱王是第一次遇见,他踌躇著要不要进卧室安慰赵自强一下,可是……他看著手里的短信,这还有一个欠安慰的。
  
  
     人总以为自己先考虑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心偏向这的,这是个误区。
     在大多数时候,人们会把在意的放到最後,因为知道哪怕失去,自己也能凭著感情的深浅来修补和维系。
  
  所以钱王奔著孙侃去了。
  在钱王看来比起赵自强的只为自己而gay,孙侃是天生的,只要一接触强的,孙侃就自然而然的变出种骨子里透出的女气,赵自强最弱的时候也做不到。
  钱王自己也奇怪他找上孙侃的原因到底是因为赵自强的不足而气馁,还是,单纯的闹别扭找刺激。
  
  生活太平淡了。
  赵自强是个感情激烈体,但他好像只在自己的内心波动,表边是一成不变的流里流气,从以前的看起来和清秀的脸格格不入的违和感,但现在已经合身皮囊似的恶心感……
  钱王停了下来,他怎麽会对赵自强用恶心这个词?那是一个自己曾经多麽珍惜的人。
  
  孙侃还在哭,在钱王发呆走神皱眉惋惜的一系列时段里,没有停止抽泣。他的脸是肿的,胳膊上有青道子,看的钱王又一阵阵的惋惜。不过这哭的地方不合时宜,钱王环顾四周,校後门的大排档,还好过年就开著这麽一家,也没什麽人,还好孙侃抽泣的时候嘴里喊的是
  “钱教授……”
  
  钱王从不讨厌人哭,他一般是欣赏,或是看看热闹,出言安慰一般也是因为不得不做。除了赵自强他还没有把哭泣的谁真心怜惜的拥到怀里过。
  所以孙侃边哭边觉得很失望,他不明白为什麽一向温柔的钱教授连他的毛都没顺一顺……

 


第三章

  讲讲那件亏心事。
  那天钱王和孙侃正在钱教授的独立办公室里**著。老王就推开忘记被锁的大门进来了,俩人的嘴还没分开,不过还好不是法式深吻,孙侃很纯,他俩最多就像这样玩过家家似的互相碰碰。
  钱王半倚著办公桌,抱著吓得僵掉的孙侃,温和的询问眼前从小到大的兄弟。
  “有事?”
  这事儿不怕被老王看见,他俩那是过命的交情,钱王悠闲的整整孙侃的皮带,气氛更浓了。
  老王的脸色有些奇怪,瞥了背对自己的那孩子一眼,就掉头离开。
  临走飘下句:
  “好自为之。”
  钱王有些不解,回过头仔细捉摸半天觉得必定是和赵自强有关,联想来联想去,觉得该不会是坏事儿了吧。
  他猜对了,老王是来给钱王递个老同学的请柬的,这走廊上一抬头就看见匆匆走过的赵自强,一推门又是让人……的一幕。
  心里忐忑著,果不其然,到了自己办公室,老王就接到赵自强短信,
  [那是谁?我要资料]
  老王是个仗义的人,在纠结了半天要不要如实相告以後决定背叛兄弟。
  因为他实在是看不上钱王做的那些个事儿,其实也不是背叛,毕竟他觉得赵自强和老钱过的是真挺好,没必要因为一时的原因毁了,赵自强是个明白人,不见得会闹腾,说不定这事得说清了才能解决。
  显然,赵自强却是是个雷厉风行的,上去就把孙侃的事捅到人家家去了。
  
  
  这厮,被父母狠狠收拾一顿的孙侃需要安慰。
  钱王安慰完孙侃,天寒地冻的陪著压了压马路,又一起夜市吃了些关东煮,送人回家,路灯下碰碰嘴,这种小浪漫让三十几的钱王很是满意。
  
  即使如此,家还是得回,钱王回来了,赵自强正在地下趴著拿牙刷刷地缝,他一生气就爱干活,不干扰别人,这点很好。
  赵自强的睡裤挽到膝盖上,手上也没套手套,光著个脚丫抿著嘴,看也没看进门的人一眼抱著块地砖猛擦。
  
  钱王想说叫他把拖鞋穿上,想想是地暖。想叫人把手套戴上干,想起起前两天赵自强让自己从学校拿一副手套的事被自己给忘了。
  最後冒出口的却是:“你最近没剃毛啊……”
  赵自强一言不发刷的更用力了。
  钱王讪讪的闭了嘴,绕开清洁完的地方,进了卧室。
  晚上十一点,清洁工作才做完,钱王正想著反正只有一张床,你总不能不睡觉吧时。果然赵自强就进来了,穿著长T恤,紧身四角裤,钻进被子就不说话。
  
  钱王往那边蹭了蹭,摸摸背对著自己的人的肩膀,抽抽鼻子,
  “对不起啊。”
  赵自强动也没动,眼睛也是空洞洞的看著床边的立柜,却过了好久才幽幽道:“我爱你,晚安。”
  说罢关了灯。
  得了这句话,钱王才安了心,翻了个身睡去了。
  ……
  你呢?
  
  年三十。
  赵自强一睁眼就看见笑眯眯发著短信的钱教授。
  “干嘛呢?”
  “一个学生。”
  “哪个?”
  钱王,面色平静的转过头,“你不认识”。说完翻了个身继续乐。
  
  赵自强从厨房进卧室的时候,钱王已经起床洗漱去了,他定了定神,悠闲的走过去拿起床头上和自己的一模一样的手机,密码一猜就知道──孙侃的生日,这是钱王的习惯,密码是什麽的一般都是和他自己最近感兴趣的都系有关。──还好他顺便问老王要了那孩子的生日,孙侃也是老王的学生。
  
  最新彩信,一打开,就是张嘴角泛青的脸在12345的做著非主流的标准装13动作,腻味的要死!赵自强哼一声,原模原样的把手机摆了回去。
  手在左胸上揉了揉,继续叠被子,收拾房间。
  今年说不定可以看看春晚什麽的……额。
  
  春晚的音乐响起的时候,赵自强准时的倒在了钱王的怀里。
  等了一个小时,早上起太早,困了还真是不好意思,赵自强默默的想,钱王就接住怀里的人,手臂端著端著就酸了,只好慢慢的把人放在自己腿上。
  九点多的时候,赵自强醒了,
  “怎麽样啊……”
  钱王撇撇嘴,“老样子。”
  “哦……”赵自强正打算倒下再睡,钱王抢先举起手机,“老王几个打算春晚叫我出去喝几杯,你一起去?”
  放在一般,赵自强是绝对不会一起的,天知道他有多讨厌热闹。
  不过,
  “嗯,好啊。”
  钱王脸色不太对,“你真去?”
  “嗯,没去过,正好你今年在,凑个热闹呗。”
  钱王磨磨唧唧的换衣服,临出门的时候顿了顿,
  “晚上吃的什麽来著,肚子不太舒服好像,我上个厕所。”
  赵自强倚在门口的鞋柜上,点支烟,呆呆的看著墙角的酒瓶子,一边手中拨号,果然,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挂掉,把穿好的鞋子脱掉,重新卧回沙发上。“今年的春晚真奇怪,竟然有魔术?”赵自强自言自语。
  
  钱王从卫生间出来,手虚虚的捂著肚子,
  “我肚子实在不舒服,刚给老王说了声,不去了……”
  赵自强微笑著看他一眼,指著电视道:“看,魔术。”
  钱王心下不耐烦,手中转著遥控器,
  “小夥子挺帅的。”
  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没什麽意味的又转开眼。
  结果还是春晚没看完的时候就**睡觉了,同床异梦,想的却都是对方,挺好笑的。十一点过一点,赵自强转过身子,认真的看著同样目不转睛的钱王,
  “老师,我爱你,晚安。”

 


第四章

  赵自强凌晨就从床上翻腾起来,刮胡子,换衣服,忙的不亦乐乎,钱王挑著眉看爱人忙里忙外,一句话也不搭理自己,不高兴的摔摔床,赵自强回头,瞪他一眼。
  “我今天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恭喜你,可以自由活动。”
  钱王叹口气,
  “不就是回家拜年麽,说的郑重的什麽似的。”
  说完,被子往头上一蒙继续睡。
  赵自强盯著凌乱起伏的床,有些走神。
  在他看来,钱王是个矛盾体,在外时衣冠楚楚,温文有礼,可有时候或者说大多数在家的时候就像是个孩子,也可以说是举止,想法什麽的都是孩子样。别扭,赖床,偷懒,发脾气,怎麽看都是个孩子。就像现在,仿佛还是很多年前的老样子,赖床的时候,不耐烦的用被子蒙住头。
  
  赵自强在家里陪父母吃中饭,被问到钱王怎麽没跟著来,脱口就是一句:“他和人谈恋爱呢。”
  赵爸把筷子一撂,“自己家的事别带到大家饭桌上!”
  赵自强摸摸鼻子,“开玩笑呢……”
  赵妈不说话,往儿子嘴里扔块红烧肉,
  “玩笑少开点。”
  赵自丽是赵自强的妹妹,一脸不豫的瞪著父母,
  “你们别老这幅口气和我哥说话成不?”
  赵自强抬头皱皱眉,“丽丽!”
  “哼。”赵爸彻底离开餐桌,一言不发的走开了,最後,一顿饭不欢而散,赵自丽眼眶湿湿的坐在赵自强的床上。
  “他们还是这样!一直是这样!讨厌死了……”
  赵自强倒是无所谓的躺著,捏著妹妹的手玩来玩去,
  “看这小手嫩的,年轻就是好……”
  “哥……”
  
  赵自强支起身子,
  “这麽多年了,我早习惯了,你别扭个啥?行了,爸妈想你著呢,去和他们好好说说话。”
  
  赵自丽扭扭捏捏的出门,却不是去找父母,而是握著手机出了门,站在冷飕飕额楼道里,她语气不善的对著刚接通的电话另一头气愤道:
  “钱教授,您怎麽欺负我哥了能和我好好说说麽?听说您最近恋爱谈得很开心啊~?
  
  钱王刚起床,正对著空著的半边床怔忪著,就被电话里的一通质问弄得走了呆。
  “你怎麽知道的?”
  “你……!”
  赵自丽狠狠挂了电话,她现在是钱王的学生,因为哥哥的缘故关系算是不错,自己住校,钱王算是很照顾她的了。
  
  有时候别人的事情你除了一时悲愤以外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即使是最亲的亲人。
  
  赵自强下午吃了饭就走了,去理发店剃了个圆寸,看著年轻了不少,不过回到家让钱王看著了却是使劲皱眉。
  钱王心里想的是:你这样就像个男人似的,可是一想,赵自强可不就是个男人,自己不就是个同麽?
  便憋著嘴不说话,等到赵自强在他身边坐下,才臭臭的开口问:“你和你妹说什麽了?”
  赵自强没搭理他,拿著指甲刀粗鲁的剪著指甲,剪完,磨好,才他起头,温温柔柔的问道:“你才是,到底在闹什麽别扭。”
  
  孙侃的事情两人一直都没提,有些平衡平和即使是假象也不太好就这麽打破,一个是舍不得,一个不知所措。
  
  赵自强灌了杯水继续说道:“你很少碰我了。”
  看钱王吃惊的瞪著自己,他笑笑“别误会,我不是在求欢,我是说身体接触,你不在我倒水的时候抱我的腰,不在睡觉的时候缠我的腿,早上不会使劲亲我,晚上也不搂著我看电视了。”
  钱王动动嘴唇,赵自强径自说下去,
  “别找借口,你这是烦我了,我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啊……就是这样的,变著变著就相看两厌了,当然,这是你单方面的,我爱你,可是变心这种事,感情不深,当然善变,我的错,没能让你好好爱上我。”
  钱王捏捏拳头,心里一阵一阵的动,不知道为什麽要兴奋。
  赵自强想等著对方说什麽,却发现“我爱你”并没能让对方动容。咧咧嘴,他捏捏自己的肩膀,
  “你也觉得我胖了吧?看……看看肌肉都有了,”他又捏捏脸,“脸上也硬的很”他又伸出双手,“不过我觉得骨节是因为打字才突出来的,也有可能是炒菜,呵呵。”
  尴尬在钱王眼中流窜,他对赵自强一直没有昵称什麽的,就是直呼名字,三个字的名字,赵自强倒是本来一直叫他老师,这两年很少就是了。
  安静的坐著,这样看两人都是稳重的样子,像是一般谈话的同事,亲密感无存。
  
  叹口气,赵自强走向卫生间,“晚了,洗洗睡吧。”
  
  躺在床上,赵自强忽然一个翻身趴在钱王身上,郑重其事道
  :“老师,我有个问题,你要说实话。”
  钱王脑袋压上枕头,眼睛看著赵自强,“说。”
  “你……喜欢我每天晚上的那句话不?”
  钱王松口气,庆幸赵自强没有再问孙侃的事儿。
  其实他一直激动著,甚至有些那方面冲动,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麽,或许只是生活的波澜让他亢奋了。
  “喜欢。”
  赵自强笑开,低头轻触那人的嘴唇,
  “我爱你,晚安。”
  钱王看进赵自强的眼睛,里面全是自己,忽然,想要占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对赵自强,想什麽做什麽,他抓住赵自强就向自己身下按去,这方面赵自强一直都很配合,而且今天本来也是如他所想,一个拥抱,一个被抱,怎麽看,都是契合无比。

 


第五章

  一大早,赵自强又是精神满满的翻起来,把洗干净的几双烂袜子拿出来缝,干的自然顺手。
  钱王迷瞪著看著赵自强穿针引线的,手里来来去去几只白袜子,心情不知怎麽回事就恶劣起来。
  “喂,袜子穿烂了就丢掉啊,大年初二的你动什麽针线啊……”
  赵自强瞥他一眼,把钱王露在外面的大半截身子捂到被子里去,
  “给你说,我大麽指上有牙,袜子都要等穿烂了再补一层才穿得好,说白了就是这脚闹别扭。”他把脚伸到钱王面前说道。
  赵自强的脚很白,和他全身的皮肤不一样,它们发黄。所以白花花的脚脖子到脚趾看著倒像是还穿著一双袜子。
  钱王知道这双脚每天都要洗,而且可能是赵自强身上最干净完美的地方,可他就是觉得鼻尖嗅得到一股子脚臭味,不耐的皱皱眉,他打了个哈欠,翻过了身去。
  赵自强也不在意的抖抖嘴间叼著的烟,
  “我体汗很轻。”他说话的声音很小,钱王可能没有听见。
  或许,赵自强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们之间总有这种本事,只要睡一觉起来,头一天的事就像被忘记似的。
  
  晚上。
  “以前的学生叫出去聚个餐,我年年推,今年得去。”
  赵自强把正准备摆在钱王前边儿的大米饭收回去,放在自己跟前,
  “那挺好啊,去呗。”
  钱王挠挠脖子,他不明白为什麽自己要纠结将近一个小时来想办法告诉赵自强这次约会,也不明白为什麽自己要像个做错事的中学生不敢和妈妈要学费似的难於开口,或者说赵自强这阵子散发的气场很不对劲,竟然震慑到自己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话说了,就可以走了。
  
  看著钱王匆匆忙忙的打领带系围巾穿大衣,逐步的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赵自强发现自己看的目不转睛。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对著钱王呼吸不对的时候。
  那个把全院的女生迷得不行的年轻男教授,穿著卡其色的风衣在办公室里向自己告白,啊,就是在那个他前阵子抱著孙侃的办公室里。
  
  不得不说,在外面,钱王很会把握各种细节来展现自己的魅力,比如,他真的很适合穿风衣和戴灰色的羊绒围巾,那可以把他的气质发挥到淋漓尽致,宽肩窄臀,钱王天生是很好的衣服撑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天王.天王 by 溯雪 下一篇:第一段情 by 星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