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大腕 by 周凡复

繁體中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娱乐圈

  
  吃惊之余明白这种事在娱乐圈也是很常见的,不和的人常常面临着合作的尴尬。但是自从那天听说了秦鸥过去做过的事情,现在一想起他,总觉得打心底冒出的寒气让人胆颤。
  
  明刀易躲,暗箭难防。何况是面对如此一个表面温顺无害,内心心机深沉的人。林安自认为和秦鸥的关系不算友善,更不用说从之前的秦鸥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态度。
  
  不过,林安今天到了录制现场的后台时,迎面遇见了秦鸥,对方只是漫不经心的抬眼瞥了他一眼,完全没有在意他,倒显得林安有些多心了。
  
  林安松了口气之后,发现有些不对劲。秦鸥一直以亲民友善的形象示人,微笑从来不离开脸,今天却一直面无表情。
  
  去见季明远的那天后来,林安随着柯铭偷偷离开时,还是被狗仔撞见,拍到照片上了报纸,本来这也没什么,结果第二天,安今南又打电话来,张口就是莫名其妙的质问他对秦鸥做了什么,林安直接撂下了电话,对方也就没再打来了。
  
  整个节目平平淡淡地录制了下来,在节目录制尾声,之前担心林安和秦鸥会因为私事而使录制难以顺利录下的所有工作人员,正要松一口气,放下悬着的那颗心时,林安却出人意料的公布自己将不再与自己的所在的经纪公司续约,而是选择了自立门户。
  
  消息一宣布,现场的观众和工作人员都很惊讶。
  
  这是季明远给出的意思,不仅能提高曝光率,还能为新公司做宣传。
  
  秦鸥面不改色地瞥向林安,微微一笑,眼神却渐冷,他显然没有为林安新公司做宣传的心情和义务,然后面向镜头,简单来了最后的结束语,“那我们一定要祝林安一切顺利,事业节节攀升!”
  
  现场观众一片掌声。
  
  节目录制好了,秦鸥对粉丝微笑着抱歉后,直接离开去了后台。
  
  林安给一些粉丝签名,合影之后,回到了后台,正好遇上秦鸥准备离开电视台。
  
  “林先生,”没等林安和秦鸥两人平静地擦肩而过,季明远忽然笑容灿烂地出现在林安身后。
  
  林安之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虽然心里对过去的季明远无比同情,一见到他就觉得不舒服,现在他和秦鸥两人一打照面,两人往那儿一遥遥相对,林安忽然顿悟了,季明远现在就像是秦鸥的翻版,表面和善到让人泪流,连笑容的弧度都是差不多的。
  
  本来面无表情的秦鸥忽然展开笑容如同春风拂面,“这可真是故人,原来,大家都很熟悉嘛!”
  
  林安不明白季明远突然到这里的目的,他也不想在这二人中做炮灰,匆匆丢下一句,“我先走了。”就直接从季明远身边走过,准备离开。
  
  季明远伸手拦住,微微一笑,语气竟有几分**,“林先生,车在楼下等着,你先去吧。”
  
  林安心里顿时毛了起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去深究话中的含义,赶紧点点头就走了。
  
  林安一出门,就有不少闪光灯闪花了眼,闻得风声的记者们也立刻涌了过来。
  
  “林安,听说你将不再与现在的经纪公司合作是真的吗?”
  
  “林安,你的经纪公司对你自立门户的行为有什么看法吗?”
  
  “林安,听说你是在一位神秘富商的帮助下成立的公司,请问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
  
  林安微笑着对记者摆摆手示意请大家安静,“感谢大家的关心,一个月后,我的公司会正式剪彩开业,到时候会有开业PARTY,欢迎大家到时候前来。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抬腿就走,记者们急了,这还什么都没问到,光给林安宣传了。所以根本没打算让路,闹哄哄地提着问。
  
  林安无奈极了,想走却走不开,正急着的时候,突然手腕被人抓住,吓到的他立刻回头一看,是柯铭。
  
  柯铭一长手臂搂着林安的肩,另一只大力地拨开记者们,面上还带着和善地笑容。
  
  立刻有记者手中的麦克风伸到柯铭嘴边,一边喊着,“请问你和林安先生是什么关系?是他传说中的富豪男友吗?”,还一边不断地将麦克风向前伸着,眼看要戳到柯铭了,柯铭心里不悦,一把握住了麦克风,“我是林安新的经纪人,有什么问题以后可以找我。”
  
  然后立刻丢开麦克风,赶紧拉着林安上了车。
  
  上了车之后,柯铭和林安都舒了一口气,林安问他,“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的,顺便送季明远过来,他要和电视台谈合作的事情。”
  
  “那……季明远见到秦鸥不碍事吧?”林安担忧地问。
  
  “没事,那小子现在比秦鸥阴了去了。”柯铭摊摊手,坏笑着说,“对了,从现在开始我算是正式开始接触娱乐圈了,怎么样,刚刚表现还不错吧?”
  
  “嗯,够禁欲。”林安白了他一眼。
  
  柯铭故作委屈地说,“确实禁欲了好久……”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瞟着林安。
  
  林安如柯铭所愿的给了他一拳,满意地看着柯铭痛苦的表情说,“现在我们去哪?”
  
  柯铭揉着肚子指了指后驾驶的位子上一堆东西,“拜见你妈,我回来也已经很久了,一直都还没去见阿姨呢。”
  
  林安盯着那些东西,又回头瞪着柯铭,半天才蹦出一句,“马屁精!”
  
  柯铭开怀大笑起来,“废话,我未来丈母娘我不拍马屁怎么行?”
  
  林安连白眼都懒得翻给旁边那个人了。
  
  。
  
  林妈妈见到柯铭时,果然笑的合不拢嘴,见到那些礼物时还直埋怨,“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啊,你这孩子真是的!”
  
  林安捧着茶默默地回想自己回家时,林妈妈无比高贵地一瞥,什么叫差别对待,林安深刻理解了。他忍不住磨着牙偷偷瞪了一眼同样笑容满面,正忙着拉住林妈妈的手直拍马屁的柯铭。
  
  林妈妈却很吃柯铭的一套,说什么都让她开心极了。聊了半天,林妈妈直说要留柯铭留下吃饭,要亲自去做好吃的,说什么这孩子在国外受苦了,一定要好好的补补。
  
  林安在一边已经都快发霉了。
  
  这时,林妈妈转身瞥了林安两眼,语气变得立刻冷漠了起来,“听说,你要成立公司?”
  
  林安有些心不在焉,“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不久就会正式开业了。”
  
  “你有那头脑吗?别一下子什么都赔掉了。”林妈妈开始训斥自己的儿子了。
  
  柯铭见到林安开始不高兴了,连忙打圆场,“阿姨,林安做的很好,我现在都来投靠他了。”
  
  “有你帮他,我就放心了。”林妈妈立刻笑颜逐开,然后又一拍腿,“我该去煮饭了,柯铭,你先在这坐着。”
  
  “阿姨,我来帮忙。”柯铭也跟着站起来,被林妈妈按坐下去了,“你来我这里还用得着你来帮忙吗?”
  
  柯铭看着林妈妈去了厨房,然后挪挪屁股,坐在了林安身边,“还在生气呢?阿姨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
  
  “怎么不见她跟你刀子嘴豆腐心来着?”林安不爽,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不是因为你是她儿子吗?你看看,你们母子两个一个脾气,明明想说关心对方的话,偏偏要摆出了脸色来讲。”柯铭捏捏林安的脸,笑着调侃。
  
  “你别故作了解,我们哪里一样了?”林安不高兴了。
  
  “你看看你,越是说你关心阿姨,你越是急,拼命撇清,还装着一脸淡定,其实啊,脸都红了。”柯铭看着林安睁着圆圆眼睛的样子,真想摁着他好好亲一口,“阿姨和你一样,两个人都别扭到不行。”
  
  “你看她对我冷漠的样子,别扭个毛,分明是严肃到面瘫的老太太。”林安怒了,甩开柯铭的咸猪手。
  
  “对对,可是你不也是平时严肃到面瘫吗?”柯铭忍着笑揉着林安的头说。
  
  “喂,我只是没做什么表情而已!”林安不满,抗议道。
  
  “……有什么不一样吗?”
  
  “情绪!情绪!情绪不一样好不好?”
  
  “……”
  
  林妈妈站在两人看不见的客厅角落,手里抓着番茄,听着他们的欢闹,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
  
  吃完晚饭,林妈妈交给林安一个盒子。
  
  林安奇怪地打开一看,是以前住的和现在住的房子的两张房契,还有存折,是林妈妈存了一辈子的积蓄,“这是……”
  
  “我现在年纪大了,这些放在身边也不安全,你不是开公司吗?拿去用用吧。”林妈妈依然一脸冷漠。
  
  林安却不高兴了,关上盒子,放在桌上,“这是你的钱,我不会拿去的。”
  
  “我这是借。”
  
  “不用。”
  
  “死孩子!”
  
  “你不也很固执吗?”
  
  “好吧,到底是长大了。”林妈妈收起盒子,“有需要就来借吧,不过利息很高的。”
  
  “这话你早就该说了吧。”林安端起茶杯,放到嘴边,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高温中。。。

 


第二十章公司开业

  之后林安去了新公司看了一下,装潢什么的都已经完成了,只等散播一下气味之后,打扫干净就可以搬器材、家具,办公用品之类的东西进来了。
  
  不得不说,柯铭做事情确实优秀,整个公司给人的感觉是既简约又漂亮,细节之处精致优雅,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员工的招聘也完成的差不多了,只是有经验的人不多,这个也是没办法的。
  
  了解了公司的情况后,林安又返回王导的剧组,跟着去了某个旅游景点,著名的山景区,拍剩下的一些场景。
  
  柯铭原本也想跟着去的,但是越是到快开业的时候,越是事情多,很多东西都还在准备中,季明远已经辞职来帮忙了,这才好一些,交给他一个人办,柯铭自己也不好意思。
  
  林安倒是无所谓,劝柯铭留了下来,柯铭失落之余,也只得如此了。
  
  林安返回剧组后,几乎所有人,都自动自发的疏远林安,不去多接触。林安也乐得清静,准备了一本书,闲时用来打发时间。
  
  助理小张跟在身边也不再提安今南了。之前这孩子总是有意无意地透露出,希望安今南还是会和林安在一起的意思,林安也从来不对他挑明,任由他去幻想。上次打了安今南后,这孩子像是一下子蔫了,再也不提了。
  
  也难怪,毕竟这孩子跟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短,虽然安今南表面看来脾气坏,难以接近,但是助理小张还就特别崇拜安今南。
  
  现在助理小张整天安安静静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做完了就坐在林安身边发呆。
  
  林安见他这样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由他去了。
  
  安今南也跟着剧组来了这山里,全程跟着秦鸥,像个保镖一样,见到林安就面色不佳,充满警惕,仿佛是看到什么洪水猛兽一般。秦鸥却又恢复了正常,带着微笑面具。
  
  林安也懒得去计较,眼不见为净,尽量避开这两个人。
  
  事实上,林安这个不八卦的人也难得八卦了起来,曾经问柯铭知不知道季明远在电视台见到秦鸥的时候是什么情景。
  
  当时柯铭想了一下,认真地摸着下巴说,“应该是一片春风吹大地,处处温暖花盛开。不过,应该是表面上,其实暗地里都在互相扔着小飞镖?”
  
  林安又忍不住问柯铭季明远到底打算怎么报复秦鸥,柯铭一点头,“这个我也问过,他说的好像是折断他的翅膀之类的话。总之是,报复的气氛都弄得无比恐怖。”柯铭摊摊手,表示对季明远的不满。
  
  林安在内心揣测,这是不是要摧毁秦鸥的事业还是啥的?
  
  。
  
  山里的景色很不错,树林密集,绿意环绕,溪水清澈,有着算不得稀奇但平时也难以看到的各种鸟类和小型动物,连溪底的小石头也光滑可爱,到底是王导花了大钱包下的。
  
  安今南本来就不是有情趣的人,看着这些山景,几天就腻了。山里生活条件又差,王导再大方,也不可能把这里改善的和现代化的城市里面一样。
  
  再加上安今南堆积的通告太多了,现在脸上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简单的用粉底盖盖就完全看不出来了,所以被经纪人再三催促之下,回去了。
  
  临走前他又来找了林安,不过站在了距离林安2米的地方,并且是林安坐躺在房间里的躺椅上看书的时候。
  
  安今南一脸隐忍怒气,低声下气的模样说,“林安,你可以针对我,但是不要针对秦鸥,不管如何,他没有错。”
  
  林安在他进来的时候,看了两眼,又继续看书,安今南说完话之后,林安淡然地又翻过去一页继续看。
  
  安今南正要发作,林安慢悠悠地说,“第一,我没有针对你。第二,我没有针对秦鸥。第三,秦鸥并非没错。”
  
  安今南冷笑着,“你也别狡辩,上次你打我我可以不计较,那天秦鸥去时尚秀时,你对他做了什么,我也可以当没发生过。不过,林安,人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不要一再的挑战。”
  
  林安拿起身边的书签,放进自己正在看的书中,把书合上轻轻地放到一边,轻笑了起来,“原来安先生还有一种叫耐心的东西,真是奇闻。如果你真的有耐心的话,不如去问问秦鸥,我在时尚秀那晚有没有和他打过照面。或者,去问问当晚参加PARTY的人,我有没有去过会场。”
  
  “安先生,你不如改行去做侦探吧?一定能聚集很多冤仇的。”
  
  最后,安今南愤愤而走。
  
  其实林安剩下的戏份并不多了,他拍完后,也已经在这山里呆了十几天,于是收拾好东西,先走一步了,还有3天就是他新公司的开业PARTY,他这个做老板的肯定是要提前回去的。
  
  跟王导打了招呼,并且送上了请柬,表达自己希望王导到时候能够到场,林安就和助理小张离开山景区回去了。
  
  回到了Y市,林安先回去先洗澡冲走了疲劳感,刚刚收拾好,柯铭打来电话说已经在楼下等他了。
  
  之后他们两人去了公司,这时候已经和之前大不一样了,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搬进来并且安放妥当了,虽然人不多,但是已经有了那种办公室上班节奏的感觉。整个的装潢有欧洲现代风的味道,让人有一种自由无拘束的感受,林安觉得一定可以很舒服的专心工作。
  
  柯铭向他介绍各个地方,林安的工作室,柯铭的办公室,季明远的办公室,会议室,员工的地方,录音室,摄影棚,舞蹈练习房,还有一些演艺教室等等。
  
  虽然现在公司只有林安一个艺人,但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为了将来能够提供更好的条件去培养出优质的艺人。
  
  这时候,季明远拿着开业典礼的安排和定酒店的单子来了,他先大概讲解了到时候的步骤,请的人物,安排的主持人,剪彩的时间,然后礼炮的数目,一系列的事情讲完之后,林安脑袋变得一个头两个大,但是还得认真的听下去,不能到时候当众出错。
  
  然后季明远问林安,和现在的经纪公司解约的情况,林安无奈,“其实解约容易,就是之前的一些版权可能不能拿到了,不过都是唱片方面的,不要也罢。”
  
  林安以前也出过2、3张专辑,都是刚出道2年的电视剧片头片尾曲和插曲之类的。声音条件还是不错的,不过因为唱功实在不佳,歌曲也很普通,卖的成绩只能算是平平。
  
  季明远想了一下,“嗯,这些不要确实没什么,这些事情尽快交接好吧。”
  
  林安点点头,举起那张开业流程表说,“这张我拿回去记一下吧。”
  
  季明远抽回来,“其实这个不记住没事,事情到时候会一件件安排好的,不用你担心,你还是把致辞想好,要记住提到到场的所有重要人物。而且我待会还要交给你一本书,上面有所有到场的重要人物的照片和名字,你要尽快背上,到时候在PARTY上,要能一眼就认出,让那些人感觉到你真的觉得他们重要。”
  
  林安有些烦躁的点头,柯铭在一旁拍拍肩,“没事,我和你一起背,这样你记不住的我在你身边提醒你就好了。”
  
  林安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心安了一些。
  
  。
  
  三天后,清瑞大酒店的三楼大厅内,木铭国际娱乐有限公司开业大典开始举行了。
  
  场内和入口处一直都播放着迎宾曲,林安和柯铭一身正式的西装,站在入口处欢迎来宾。林安趁没人的时候皱着眉偷偷问柯铭,“可以换首歌吗?这个曲子也太俗了。”
  
  柯铭笑着说,“没办法,大俗即雅,这种场合就是要放这种曲子,合适宜。你就忍忍吧。”
  
  季明远在场内负责安排好各个来宾入座,人不少,他也干净利索的安排得井井有条,一点没出错弄乱。
  
  王导来的时候,还带着他的两个女助理,一脸真诚地笑着说恭喜,可肥腻的脸还是怎么看都猥琐。
  
  秦鸥和安今南也收到了请柬,不过这是季明远的意思,林安处于无奈,只好给他们两个寄去了请柬,不过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来了。秦鸥脸上的笑容永远都挂在那里,安今南到也一派轻松的样子。
  
  等嘉宾都到的差不多了,美女司仪上台开始宣布,“木铭国际娱乐有限公司开业庆典正式开始了!”
  
  然后,她开始一一介绍贵宾,宣读了发来祝贺的各个单位。之后邀请了公司总裁林安上台致辞。
  
  林安基本上是很客套的讲了一些话,感谢了很多人,最后自己也小激动了一把。
  
  等季明远以总经理的身份致辞,嘉宾代表秦鸥致辞,剪彩等等所有流程一一完成之后,大家开始正式享受PARTY了。
  
  林安和柯铭一起端着酒杯去向各个嘉宾一一敬酒,套完近乎后,还塞了不少红包。尤其是对一些相关部门,媒体机构的重要人士。
  
  一圈转下来,林安已经疲惫不堪了,不得不去边上休息一会儿,喘口气去。
  
  林安的酒量不佳,没喝多少就已经有眩晕感和头胀痛感,好在他的酒品很好,喝醉后就只想躺下睡一觉,柯铭见他的眼皮开始打架,没办法,先扶他去休息室里面躺下,然后倒了一杯浓茶,喂他喝下,林安才觉得清醒了一些。
  
  柯铭觉得林安不能再喝下去了,让林安现在这里休息,他决定出去找季明远交代一下,把剩下的事情交给他,自己带林安回去。
  
  柯铭摸了摸林安的头,对他说,“我先出去找一下季明远,之后带你回去,你先在这里休息一点吧。”
  
  林安躺在沙发上脸色潮红,无力地点点头。
  
  柯铭揉了一下他的脸,离开时轻轻带上了门。
  
  林安迷迷糊糊地躺在沙发上,不一会儿就觉得口干舌燥,只得自己爬了坐起来再接着喝茶水。
  
  酒喝的不少,茶水也灌了不少,没多久就反应到了下身。林安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扶着墙走到了休息室里的独立卫生间里去解手。
  
  林安解决了人生三急中的一急后,正想打开卫生间门出去,被一句怒吼“你干嘛!”吓迷糊了,愣在了原地。一甩脑袋,清醒后仔细一听,才发觉是有人进了休息室。
  
  再仔细一听,似乎是自己的总经理和安今南的小**在外面起了争执。
  
  刚刚怒吼的就是那小**,也怪了,那个一直好好先生样子的秦鸥会像刚刚那样发火?
  
  “你叫什么?不过是老同学见见面,聊聊天。你至于叫的那么响吗?”自己的总经理到底是能干,几句话阴阳怪调的,让那小**发作不了了。
  
  秦鸥似乎也知道自己刚刚失态了,正色地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别啊,我难得见到一个老熟人,心情实在太好了,不聊聊天难以平复我心中的激动。”嗯,自己的总经理果然够无耻。
  
  “你让开,挡在这里干什么?”小**不高兴了,季明远居然堵住门。林安想嘿嘿的傻笑来着,一想到会被发现,连忙捂住了嘴,继续偷听。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懒的跟你绕圈子。”秦鸥似乎放弃了出去,走了几步,似乎坐在了沙发上。
  
  “也没什么,不是早说了吗?看见你激动,发现自己还是很想念你,以及当初和你一起的时光。”嗯嗯,季明远真是不要脸,这么恶心的话也说的出来。
  
  “哦,是吗?那就请你继续放在心里想念吧。”小**真绝情。
  
  “可是我想着想着就想放到现实中啊,你说怎么办呢?你那么主动的样子,我至今还记忆犹新呢!怎么?你现在搭的那男的就能满足你?”
  
  “那是我的私事,季明远,你也别太得意了!你爸爸和妈妈现在可是只认我做儿子了,别逼我告诉两个老人家。你这个做干哥哥的又重蹈了什么覆辙。”
  
  “想不到你这么想加入我的家庭,行!咱做哥哥的不能不给弟弟一点空间。”总经理先生哈哈大笑。
  
  “那哥哥,弟弟我就先走一步了。”秦鸥笑意十足地说,然后就听见脚步声渐远。
  
  “TMD!”季明远在秦鸥走远后突然低声咒骂,“居然拿我爸妈来威胁我!”
  
  林安又感到疲惫了,残留的酒劲这么快又上来了,他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全然不顾表情愕然的季明远,一把推开他,自己爬上沙发睡了起来。
  
  等再次醒来时,林安发现自己躺在了车上,他**了一声,轻唤:“柯铭?”
  
  “嗯,是我,你醒了,木木?”
  
  “刚醒,我睡了多久了?”
  
  “快到你家了。”
  
  林安仔细回想了之前的事,犹豫着开口,“……我刚刚好像偷听到了秦鸥和季先生说话来着。”
  
  柯铭愉快的声音在前面响起,“是啊,季明远跟我说了,不过他让我跟你说,如果你还记得也没事,不过就是一些**的话。”
  
  林安无语了,“……他还真是大方。”
  
  “我倒是觉得他是没办法只能大方,好了,到家了!”
  
  柯铭扶着林安上了楼,到了家门口,拿出林安的钥匙开了门,开了灯,把林安扶到了**上,熟门熟路的帮林安拿出换洗衣服,催他去洗澡。
  
  林安无力地点着头,“是!是!”一步三摇晃的走向了浴室,打开门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一脸迷糊地对着柯铭说,“今晚你就住这里吧。”
  
  这话等同一句邀请,象征着革命的进步与胜利。
  
  柯铭心里一激动,兴奋之情全表现在了脸上,没等发热三秒钟,林安又加了一句,“当然,是睡客房。”
  
  柯铭内心之火立刻被冷水浇熄灭了,好吧,革命仍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林安洗完澡后,整个人神清气爽了,头脑完全恢复了清醒。帮柯铭找了自己没穿过的**给他,让他去洗了澡,彻底断绝了柯铭心中暗暗揣测要不要偷偷潜进去林安房间,爬**的完美计划。
  
 
作者有话要说:废材周的潜力大爆发了。。。

于是据说会立刻萎靡的。。。

 


第二十一章初任老板

  林安因为王导剧组的拍摄结束了,王导的电影还要等剪辑,配音,后期制作等等工序之后才能敲定档期上映,估摸着也要2月之后了。而前段时间的风波影响下,可供选择的工作机会少之又少,公司忙完开业庆典后,他陡然变得空闲了下来。
  
  虽然第二天就赶去了公司上班,但是没有实际接触过工作的林安,第一次上班下来,是坐在自己偌大的办公室发了一上午的呆,然后一个人去吃了午饭后,又默默地回到办公室发了一下午的呆。
  
  柯铭和季明远却依然忙碌,公司虽然正式成立了,但还有很多方面没有办妥,他们出去忙于跟各个部门打通了关系。
  
  助理小张也被林安打发了回去放了几天假期。
  
  林安坐在办公室里,坐不住时假装若无其事地出去转转,可以看的外面的员工状态,他们不紧不慢地做着手头的工作却井井有条,偶尔谈笑几句,看起来十分惬意。林安叹了口气,回去套上外套,出去打了招呼还是先走一步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利剑之谭少II by 空梦 下一篇:我的骄傲无可救药 by 苍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