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

奋起吧狐狸精 by 人生若初(下)

繁體中文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娱乐圈 豪门世家 灵异神怪 修真

  
  胡子辛哼哼两声,有些骄傲的说道:“那可不是,我现在也算是前辈了。不过我演唱会的时候,会让他们来担任合唱吗?”
  张铭对此倒是不置可否,毕竟这些人有没有出现,对胡子辛是压根没有影响的:“杨奇伟倒是说过这个意思,你怎么看,要是不喜欢的话直接推了,对于新人不必在意太多,不然反倒是让人以为你好欺负。”
  
  胡子辛肯定是不想让那个说自己坏话的家伙参加的,不过安城他还是挺喜欢的,这样炙热的歌迷难得遇到,更难得的是这个歌迷本身也是个唱歌的,这对胡子辛来说就是音乐上的认可。
  
  “训练生还是有不错的,如果杨奇伟是这样安排的话也没关系。”胡子辛虽然也是这个工作室的股东,但向来都是不管事儿的,虽然工作室的中心一直都在胡子辛身上,但最近杨奇伟开始发展新人,也就是打算将公司扩大化了,对于这一点占了一份股份的张铭也是十分支持的,毕竟只有胡子辛一个艺人的话,他本身的压力也太大了一些。
  
  对于他们公司发展新人的事情,艾成翎是肯定十分支持的,能出去跑的艺人多了,他家胡子辛要参加的工作就少了,胡子辛的工作闲了,两人就能马上二人世界了。至于杨奇伟会忙得团团转,谁管他,不是还有杨家那位看着不是。
  
  艾成翎的险恶用心没能实现,公司的艺人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拉出去见人的,尤其是杨奇伟对人的要求十分高,实习生进来的不少,但真正能留下来的却没有几个,这其中又有大部分还是冲着胡子辛的名气来的,多多少少带着一些模仿的色彩,让杨奇伟十分无奈。
  
  胡子辛的演唱会迫在眉睫,这段时间自然是天天都要排练,而那些个五彩缤纷眼花缭乱的造型,即使是非人类的胡子辛也觉得似乎有些怪异,好吧,现在音乐圈每次开演唱会,大家都在造型上博版面,什么新奇什么古怪就照着什么来,甚至还有一个设计师直接拿出了透明装,还不是走的阳刚路线,那欲露还羞的架势,那是要拍什么呢!
  
  当然,艾大少第一时间保卫了自家小狐狸的贞操,直接把这个设计师给炒了,可惜胡子辛还是被淹没在各种各样的衣服中。这次的演唱会名为:恭迎殿下。刚开始杨奇伟几个人都不同意这么嚣张的名字,谁知道搞了一个网络票选,这个名字就以绝对的优势遥遥领先,倒是不得不选择了他。
  
  胡子辛对于这个主题非常满意,于是整一个演唱会走的就是华丽丽的风格,包括那个他执意争取来的狐狸造型在内,每一个拿出来都是唯美而拉风的,绝对不输给那些奇形怪状的,当然,其中也不乏几个露一下小肚脐什么的,用杨奇伟的话说,人家花了这么多钱来看你的演唱会,总不能什么都占不到吧!
  
  杨奇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执意让胡子辛秀一下小性感什么的,就是为了看一眼艾大少那黑乎乎的脸色,要知道上次这个家伙的阴险陷害,弄得自己在**上连续躺了好几天,家里头那个**绝对是没有人性的。
  
  一般的演唱会为了时长,都会加一些嘉宾的表演什么的,毕竟歌手的嗓子也撑不住长时间不断的表演,胡子辛虽然没有这个问题,但张铭和杨奇伟都不会拿他的嗓子开玩笑,没把胡子辛的保证放在心上,开始商量请谁来比较好,如果是小牌不知名的,怕歌迷不买账,但如果是太大牌的,又怕胡子辛的风头被盖过了,到时候第二天新闻都是那个大牌的。
  
  这个问题一直纠结了一个多月也没能决定,最后倒是胡子辛不耐烦起来,跳出来叫道:“还需要请什么别人,浪费钱,你们两个真是败家子,到时候杨奇伟你上去唱两首歌不就好了,你当初的知名度不是挺好,那时候还比我红呢。”
  
  这话要是别人说的话,杨奇伟绝对能一拳头过去,这不是明晃晃的嘲讽吗,但这话是胡子辛说的,杨奇伟倒是明白,这家伙估计是真的想让自己去当嘉宾,只是谁都可以,他要是真的去了,或许胡子辛的名声也会全部毁了。这就是台前台后的不一样,即使是现在,他也不敢直接出现在镜头前。
  
  张铭不是胡子辛,他对娱乐圈的规则更加明白一些,虽然当初杨奇伟的新闻被曝光出来,大部分是杨家故意放任所致,但新闻已经存在过,这位再出现的话,就算是主流媒体放过他,网友也不会就忘记了。
  
  注意到杨奇伟的脸色,张铭连忙开口打断了胡子辛的话:“好了子辛,奇伟既然已经退出娱乐圈了,何必还搅合进去,这个你不满意,那个你也不满意,到时候你自己唱全场算了,要是累坏了嗓子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胡子辛却没有注意到张铭转移的话题,继续说道:“我觉得杨奇伟去唱挺好的,你的风格跟我之前的专辑差别较大,不会让歌迷觉得听觉疲劳。再说新闻已经过去这么久,现在估计大家都不会在意了。你不是一直都想站在舞台上唱歌吗?”
  
  杨奇伟微微一怔,站在舞台上歌唱是他从小的梦想,只是这个梦被他曾经的爱人和现在的爱人联手毁掉了,真是可笑,他们一个为了抛弃他一个为了得到他,最后的结果倒是出乎预料的一致。每每想到这里,杨奇伟都会有些憎恨那个人,即使那不是他的本意,但造成这样的后果,肯定是有他出的一分力在。
  
  但是再出现在舞台上,杨奇伟忽然觉得自己胆怯起来,不是因为要再一次面对那些人的目光,而是怕自己的出现,会把寄托了剩余梦想的胡子辛也直接毁了,所以他只是扯了扯嘴角说道:“还是别了,我都这么久没唱,到时候别破音了。”
  
  胡子辛却又说道:“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你现在开始练习时间足够了,你也不用担心我会被你拖累,我的歌迷才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抛弃我,要是他们会抛弃的话,那就不是真正的歌迷。之前TW那边都有人出柜了,人家还是一线的,凭什么我们内地就不行。”
  
  胡子辛说的理所当然,但杨奇伟却不是这么容易被打消顾虑的。TW和内陆的开放程度相差甚大,虽然已经过了将近两年,但那次事件发生的时候,那些由粉转黑的咒骂还历历在目,杨奇伟不可否认自己的心中带着些许的害怕。
  
  “喂喂,杨奇伟,像个男人一样拿出勇气来,想唱就唱,有什么好担心的。”胡子辛对自己的歌迷信心异常。倒是张铭在旁边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杨奇伟没有多说什么。
  杨奇伟叹了口气,忍不住伸手扒拉胡子辛的头发,把他弄成一个鸟窝头才解气:“你倒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这样吧,让我回去好好想想。”
  
  “那你回去想把,如果你不唱的话,那我也不需要别人。”胡子辛撅了撅嘴说道,他们之前提出的那些名单上的人,虽然也有他认识的,但能称得上朋友的只有罗晓飞一个,但现在罗晓飞消声灭迹了,据说是出国深造,甚至罗成刚也不再活跃在幕前,与其请一个不大熟的歌手,还不如他自己唱呢!
  
  杨奇伟摆了摆手,张铭就拉着胡子辛出去了,他其实是不看好杨奇伟出现的,但这拒绝的话他来说就不好了。这边杨奇伟看着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不知不觉的走到窗户边,从这里望下去可以看见川流不息的车辆行人,碌碌人生,他忽然有些迷茫起来,当失去那个梦之后,他活下去又是为了什么。
  
  一直掩盖起来的伤痛这一刻发作起来,让男人几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那种绝望的处境,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杨奇伟狠狠一拳砸在桌面上,旁边的手机却忽然响起来,特殊的铃声让他一听就知道是谁,杨奇伟将自己砸进椅子,这一刻并不想接电话,甚至不想看见跟那个人有关的一切。
  
  电话很快就停了,但马上又响了起来,就像是那个人似的,永远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而自己很不幸的就成了他的目的之一。杨奇伟忽然露出一丝苦笑,他这辈子遇见这个人,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男人撸了一把脸,终于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对面有些焦急担心的声音他听在耳中,甚至觉得有些刺耳。
  
  半晌,杨奇伟叹了口气,冷声说道:“我没事,用不着担心。我还想唱歌,不是自己混娱乐圈,只是想要在胡子辛的演唱会上表演,我知道会带来一些麻烦,你帮我解决掉。”
  杨奇伟的声音带着一丝自己都不知道的理所当然,也许在他心底还是相信,那个人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对面的人似乎沉吟了一会儿,便回答道:“你知道凡是你想做的,我都会支持。我会帮你解决掉。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回家做给你吃。”
  杨奇伟脸色缓和下来,听到最后又觉得有些尴尬起来,他又是何德何能,让这个人这般的迁就,哼,不过是知道自己理亏罢了。“我想吃辣,你多做点。”
  
  胡子辛还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直接让杨奇伟跟某个人的问题直接摆到了台面上,当然,这也变相促进了这两位的感情,如果不是这次爆发出来的话,杨奇伟心中那个疙瘩一直存在,十几二十年后再爆发的话,结局可不是一碗酸菜鱼就能解决的。
  
  等离开了公司,张铭想了想还是将杨奇伟参加演唱会的利弊分析了一番,胡子辛不在意的甩了甩脑袋,瞧着他说道:“张妈妈,你越来越唠叨了,做人可不能这么势利眼,我当然知道后果,但是杨奇伟不仅仅是我的合作伙伴,他还是我的朋友,我帮助朋友实现梦想不是很正确的行为吗?”
  
  张铭说不过他,冷哼一声说道:“是是是,世界上就你是大善人。老子真是傻逼了才跟你说这些,你这个木鱼脑袋比谁都转得快。”
  胡子辛正要说话,却看见前头的保镖兼司机脸色猛的一变,在几个人能反应之前,这两USV直接撞到了前面的车上。
  
  艾成翎给准备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即使是以高速相撞,车内四个人也并没有伤到,后头胡子辛用灵力护住了张铭,后者只是被晃得有些头晕罢了,保镖司机倒是额头撞出一个大包,车前的安全气囊都弹了出来,这两位确定后面人没事之后才解释道:“刚才有车突然冲出来,我下去看看撞得怎么样。”
  
  胡子辛点了点头,也跟着一起下了车,马上就得是下班高峰期,他可不是堵在路上。跟着走过去一看,那保镖的脸色却有些难看的说道:“司机似乎撞到了昏迷不醒,先生你们先回去,我来处理吧。”
  
  胡子辛可不想闹出人命来,走过去把手搭在那个司机的颈部,幸好还有脉搏,只是也在渐渐的减弱,胡子辛输过去一些灵力,才说道:“先叫救护车吧,虽然是他突然冲出来,但毕竟是我们撞了人。”
  


87、奇怪的司机
 
  张铭原本想让胡子辛先离开,这边由他来处理,只是这个地方难以打车,折腾了一会儿周围已经有人围上来了,这会儿胡子辛再走的话反倒是不美了。毕竟明星出车祸,大家可不管谁对谁错,胡子辛一走指不定就要背上肇事逃逸的罪名了。
  
  幸好救护车很快就到了,不同于张铭的眉头紧锁,胡子辛心里头并不是很担心,那个男人看起来撞得很厉害,但他用灵力检查之后发现也就是额头碰开了一块,并没有受多严重的伤。果然救护人员过来一看就知道问题并没有严重到出人命。
  
  这样空旷的路上,胡子辛他们的车子又不是开得非常快,为什么这辆车好死不死的出现在他们的前头。艾成翎给胡子辛请来的司机可都是一等一的,如果不是事情发生的太过于突然,没理由会躲不开。而据司机所说,这个人开着车是突然从小路冲了出来,速度非常快,绝对已经超过在城市里头能开出来的范围。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胡子辛几人也不能立刻走了。等到交警过来检查了现场的痕迹之后,三人都去了医院,剩下司机必须要跟交警们走一趟,艾成翎那边已经得知了消息,司机自然是不会吃什么苦头。
  
  到了医院张铭过去一问,倒是立刻松了口气,那受伤的司机居然已经醒过来了,听说只是额头磕破了一个口子,做过检查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伤口,只是要再做一下检查看是不是有脑震荡什么的。
  
  既然没出人命就没什么大问题,更何况这场事故原本也不是他们的错。那个醒过来的男人态度倒是非常好,对着来询问的警察讲明自己开车的时候不小心被阳光闪了一下眼睛,以至于没有看见路口的红路灯直接闯了过去,才导致了这场车祸,他愿意承担对方车子修理的费用,并且向他们道歉。
  
  交警大概也没有想到事情这么好解决,毕竟从路口的摄像头也能知道当时的情境,但一般来说,私家车的司机哪一个不是把责任推到对方的身上,最好是能拿到一些好处什么的,这场事故这个司机毕竟受了伤,居然还这么好说话。不过事故能圆满和平的解决,他们自然也是乐意的。
  
  张铭听见交警的转达倒是放下心来,他原本还担心那个司机知道肇事的人是胡子辛之后会狮子大开口,到时候他们碍于舆论的压力也得退一步,幸好这个司机居然这般的讲道理,当然他们是不指望那点赔偿的费用,不得不说艾成翎艾大少给的车子质量过硬,对方的车尾巴都被撞得凹进去,他们的车头不过是掉了一点油漆罢了。
  
  “这样就好,那我们进去看一下这位先生吧。”既然来了医院,张铭也可以胡子辛给人留下好印象,防人之心不可无,要是将来找个司机想要反口的话,也不会有人相信他。张铭故意让两名交警在场,带着胡子辛走了进去。
  
  一进去看见那额头还包着纱布的男子,张铭倒是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找个男人绝对不会是为了蝇头小利故意讹诈的人。也不怪张铭这样想,原本男人满头是血看不出模样,现在就算是病人的装束,也能看得出来气度不凡,带着一股上位者的风范,当然,尤其是他放在一旁的手表,他可是记得是某某名牌的限量版。
  
  没等张铭和胡子辛说话,男人露出淡淡的笑容,带着些许的歉意,比起艾成翎来多了几分人气和温和儒雅,男人的眼光放到了胡子辛的身上,开口说道:“真是对不起,我开车不小心才造成了这场事故,幸好你们之中没有人受伤,不然的话我可要于心不安了。”
  
  胡子辛瞧了他一眼,事实上这个男人应该是让人心生好感的才是,但不知道为什么,从看见他的第一眼开始,胡子辛就有些戒备起来,这样的感觉只有在当初遇见张毅冉,那家伙打算收了自己的时候才有过,但仔细一查探,男人身上分明没有敌意。胡子辛十分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听见这话便说道:“我们的司机也受伤了,只不过没你严重,现在还在警察局。”
  
  男人听见这话微微一怔,倒是露出几分尴尬来,看了一眼还在门口的交警说道:“真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已经告诉交警同志事情的经过,他很快就会没事的。这样吧,你们车子和人员的损失由我这边来负责。”
  
  张铭听了倒是觉得这个男人挺好说话,笑着说道:“这个倒是不用,我们的损失并不大。只要先生你没事就好了,没有什么比人命重要的。时间也不早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上的男人眼神微微一闪,却转头去看胡子辛,嘴角的笑容带着几分温柔,如果要形容的话,那就是温柔的几乎要滴出水来:“胡子辛,说起来我还是你的歌迷,如果不介意我给你惹了一个大麻烦的话,能不能帮我签个名?”
  
  听见男人说是自己的歌迷,胡子辛倒是皱了皱眉头,原因无他,他可没有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一星半点儿的信仰之力,虽然这个男人的眼神看着似乎对自己十分喜欢的样子,但这个世界上可么有比信仰力量还要诚实的东西,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胡子辛勾了勾嘴角,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家伙对自己有什么目的。
  
  “是吗,原来你也是我的歌迷,当然可以,签哪里?”胡子辛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男人,有些为难的说道,“总不能签在纱布上吧,这个衣服也不是你自己的。”
  
  男人却好像是早就做了准备,从旁边的抽屉里头拿出一个本子说道:“在这里签吧,我会好好保存的。”
  
  胡子辛一看那个本子,只是一本很普通的牛皮笔记本,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让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胡子辛向来不是冒失的人,瞧了男人一眼,装模作样的拿出自己的笔来,刷刷刷几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当然他可不会告诉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胡子辛虽然是他的本名,但这个名字对他却没有对妖精那样的束缚力。
  
  众所周知,名字对于妖怪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被别人掌控了名字的话很容易受制于人,但这个法规到了胡子辛身上一直都没有实现过,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娘就发现了这一点,所以胡子辛才会用本名出道,要是有人想要用它的名字作怪的话,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
  
  胡子辛签完名,没有人看到他灵力的走向,居然顺着名字直接布下了一个追踪阵,将本子交给男人之后,胡子辛才笑着说道:“我之后要开演唱会,如果有时间的话一定要来看呀。”
  男人自然是答应的,微笑着将本子收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胡子辛坦坦然的带着张铭离开了,自然没有看见,在他离开之后,那病房一下子变得阴暗扭曲起来,原本俊朗而阳光的男人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半晌捂住自己的胸口咬牙说道:“知道了,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
  
  那个牛皮本子安安静静的躺在桌上,但胡子辛留下的追踪符却慢慢消散了痕迹,一道黑色的浓雾绕过那个龙飞凤舞的签名,在他触不及防的时候,一缕淡淡的金光蔓延出来,黑影立刻后退,半晌才发出更加惊喜的叫声:“果然是龙之血脉,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一个,这次,绝对不能放过!”
  
  黑影不会知道,医院外头正在回家路上的胡子辛,这一刻也微微勾起了嘴角,那个追踪符只是他下的掩饰,真正起到作用的却是他留下的那一丝信仰之力,这三年的时间,足够胡子辛发现信仰之力的妙处,这些属于他的信仰无比的听话,而现在从那边传来的浓郁邪气,更是让他确认这个突然出现的司机果然有问题。
  
  胡子辛将这件事情跟张毅冉一说,两人倒是达成协议决定请君入瓮,他们花了这么久的时间都找不到那个背后之人的马脚,这会儿有人自己送上门来,自然没有错过的道理。只是这个人在胡子辛的眼皮子底下都能隐藏,实力不容小觑。
  
  胡子辛猜测的没错,这个男人花费了大心思,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撞车,只为了跟他套近乎,怎么可能得到一个签名就算了。于是在一个星期之后,胡子辛在公司楼下遇见了这个男人也不觉得奇怪,甚至还挺主动的走过去问道:“你好,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
  
  “你好,子辛。”男人眼神微微一闪,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继续说道,“真巧,上次都忘了自我介绍,敝姓任,任庆荣,叫我庆荣就可以了。”
  “任先生,你来公司有事吗?”胡子辛直接忽略了对反的话,笑着问道。
  
  任庆荣自然也不指望一见面就哥俩好什么的,倒是不在意的笑笑说道:“说起来我跟奇伟还是高中同学,正好公司需要代言人,知道奇伟在开经纪公司就过来看看,不过我们小门小面的,估计是请不起子辛了。”
  
  胡子辛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笑着说道:“那可不是,我可是不便宜的,走吧,进去吧,杨奇伟肯定早就到了,你们有公事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任庆荣哪里肯放过跟胡子辛相处的机会,听了这话连忙开口说道:“子辛,时间还早,可以麻烦你陪我到处看看吗?”
  
  胡子辛眨巴了一下眼睛,倒是没有推辞,笑了一下带着任庆荣往里头走,胡子辛虽然不爱管公司的事情,但对公司大大小小的办公室还是十分了解的。既然任庆荣的“兴趣”在到处看看,他就真的带着这个家伙到处乱转,尤其是重点照顾了一下新生训练室,一副要让他看看自家新人水平的态度。
  
  任庆荣看似很感兴趣的样子,甚至偶尔能说几句俏皮的话逗人开心,但要是用心看的话,不难发现男人的眼角带着一丝心急,胡子辛关于公司的话没少讲,但他若有若无的试探,这个少年居然都挡了回来。
  
  任庆荣有些焦虑,但想到胡子辛能在短短时间内红起来,还被那个怪物这般的关注,肯定也不是普通人,倒是勉强压抑了心情,继续维持着让人信任的笑容跟着一起评论新人,偶尔不着痕迹的说几句示好的话,让胡子辛露出开心的笑容。
  
  胡子辛压根没把任庆荣的手段放在心中,他可是千年狐狸精,对人心情的把握是其他种族无法猜测的,忽然胡子辛微微一笑,指着一个办公室说道:“你跟杨奇伟是高中同学,那一定见过张毅冉吧,他们也是一起长大的朋友。”
  
  任庆荣脸色微微一僵,张毅冉他自然是知道的,当初一个高中,对于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张家人,他也是有所耳闻,若是以前,他估计是会乐意见面,靠着高中同一个学校还能拉近关系什么的,但现在他身上不对劲别人看不出来,张家人可就不一定了,自然是有些担心,只能期盼那个怪物的手段足够高明,能够瞒过所有人。
  
  “张毅冉吗?高中倒是听过,不过估计他并不认识我。”任庆荣维持着笑容,那边胡子辛已经直接打开了门,因为有他的通风报信,张毅冉难得早早的就在办公室,这时候抬头看向门口的两人。
  
  张毅冉的目光带着如同实质的锐利,一瞬间甚至让任庆荣觉得自己被看穿了,甚至做好了转身就逃的准备,但事实上张毅冉只是掠过他一眼,就把目光放到了胡子辛的身上:“大清早的怎么有空过来看我,不去练嗓子?”
  
  胡子辛哈哈一笑,指了指身边的人说道:“带任先生到处看看,听说你们还是高中同学呢。”
  任庆荣微微放心下来,笑着说道:“张先生应该不记得我了,我也是十二中毕业的,说起来还真是有缘分。”
  
  张毅冉只是瞥了他一眼说道:“倒是很巧。”说完之后就直接转身问胡子辛,话题十分关切,任庆荣在一旁听了眼神微微一动,暗道早就觉得张毅冉对胡子辛不简单,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这样的话自己就算是靠近不了胡子辛,也有办法完成那个怪物给的任务。
  
  

88、狗血的误会
 
  等任庆荣一离开,胡子辛的脸色顿时大变,从原本悠然明朗变成了绝对的八卦,如果这时候被他的歌迷看见的话,说不定就要梦想破灭了。事实证明狐狸精也是有好奇心的,胡子辛眨巴着眼睛问道:“怎么样,怎么样,你有问道什么异样的味道吗?”
  
  张毅冉哭笑不得,瞧着他的表情生动的模样倒是有些喜爱,只是说道:“没有,我看不出什么来。如果不是你之前提醒过的话,我绝对不会想到这个男人有问题。不知道那个人没在他身上动手脚,还是用了可以隐蔽的法器。”
  
  胡子辛切了一声,显然对张毅冉的说法不满意,但还是将医院的事情解释了一遍,又说道:“这个任庆荣的背景交给你了,不过他要是想对我动手的话,绝对不会只是认识我就算了,恐怕会经常找上门才是,到时候早晚会露出马脚。”
  
  张毅冉显然也觉得从明转暗有好处,点头说道:“嗯,既然他敢上门来,恐怕我们也查不出什么东西。刚才我注意到这个男人身上不但没有阴气怨气,反倒是阳气十足,恐怕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虽然你功力不浅,但也要小心一些。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艾大少可是会杀了我的。”
  
  张毅冉的调侃倒是让胡子辛眯起了眼睛,瞧了他一眼说道:“你前几天对我还是居心**,今天怎么倒是怕起艾成翎来了,你不是一直很看不起他吗?”
  
  张毅冉抬头看了一眼胡子辛,倒是并没有解释。他并不乐意胡子辛知道,自己居然在一贯看不起的男人身上吃了大亏。艾成翎或许是无法对他动手,但张家可不是面面俱到无懈可击的家族,现在灵力越来越弱,张家大部分时间还是正常的产业较多,而艾成翎大可以掐断他们其他的路。
  
  说实话,如果艾成翎身边没有胡子辛在,张毅冉一个法术过去,直接把人灭了也不在话下。但不说张家人的忌讳,单单胡子辛的存在就保证了艾成翎的安全,张毅冉是不可能越过他的手对艾家不利,艾成翎不愧是个成功的商人,一技之长攻敌之短的招式,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
  
  张毅冉不爱说,胡子辛也并不是很感兴趣,只是念叨了几句就离开了,转身的时候可看不出一星半点儿的留恋。张毅冉叹了口气,曾经他还想过争与不争的问题,却不知道他一路走来,早就与胡子辛越走越远,他所依仗的并不是这个少年看重的。家主说的不错,妖精较之人类,更加单纯,也更加敏感。
  
  胡子辛所猜测的不错,接下去的几天他总能在各种地方遇见任庆荣,如果说只是巧合的话,那他们可真是太有缘分了。胡子辛可不相信他会跟这个男人这般有缘分,连上个厕所都能看见隔壁就是他。
  
  胡子辛甩了甩,无视任庆荣有些尴尬的神情,直接走过去洗手,临了还回头看了一眼任庆荣的关键之处,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还不上吗?是上不出来还是已经上完了?”
  任庆荣微微一抖,暗道被人直勾勾的看着,谁还能上的出来。尤其看着他的人还是被称为魅力男人的胡子辛,虽然他不是GAY,但被一个美少年用那双**的眼睛看着,还是有些尴尬的。
  
  胡子辛压根不觉得自己给他压力了,转身就听见稀里哗啦的声音,便想着大概是没上完,哎,这家伙为了这次的巧遇,也不知道在这个厕所遛鸟了多久,胡子辛表示对这个男人的执着程度表示惊讶,如果是他的话肯定会选择上大号,虽然搭上话的时间少,但总不用一直遛鸟不是。
  
  这边少年漫无边际的想着,那边任庆荣也已经勉为其难的再上了一次厕所,走过去洗了手才笑着说道:“还真是巧合,你也是过来吃饭吗?”
  胡子辛脸色有些奇怪,看了他一眼说道:“在厕所讨论菜色不太好吧。”
  
  任庆荣微微一怔,暗道谁要谈论菜色,我这不就是讲了一句中国人的问候语吗。但嘴角还是挂上笑容说道:“那倒不用,说起来你们介绍的艺人表现的挺不错,虽然是新人,但效果拍出来比一般的二线都要好。”
  
  胡子辛一听倒是挺骄傲的表示:“那可不是,我们只出精品,杨奇伟还看在你是他老朋友的份上打了折,如果以后还有需要的话,尽量来找他吧。我们出去说话吧,在厕所聊天是女人才做的事情。”
  
  任庆荣不知道胡子辛是从哪里得来的结论,但他原本的目的就是见一下那个艾成翎,自然顺水推舟的说道:“也好,今天我一个人过来,要是不麻烦的话我请你一起吃个饭吧。就当是表示表示歉意,上次给你添麻烦了。”
  
  胡子辛却并不乐意这个人接近艾成翎,直接拒绝着说道:“不用了,我约了别人吃饭,不方便。你自己去吃吧。”
  任庆荣微微一噎,显然也没想到胡子辛这般的直接了当,但也不好意思继续纠缠,因为没等他说话,胡子辛已经自顾自走出去了。
  
  胡子辛走回包间,艾成翎已经叫好一桌他爱吃的菜,看见少年走进来便说道:“怎么这么慢,再不回来就去找你了。”
  胡子辛哼哼两声,仰起脖子说道:“你都要给我拴上链子了,刚才在厕所一个熟人,所以聊了两句。”
  
  艾成翎倒是真的想给他拴上链子,可惜就算是真的拴上了,胡子辛也能给弄断了,再说他是真心舍不得这个少年受到一点点的委屈,于是也没有细问,没办法,胡子辛现在的熟人越来越多,走到哪儿都能遇见几个,还有更庞大的歌迷,一般在外头他们都要小心再小心才行。
  
  一会儿工夫就上菜了,艾成翎照顾的绝对周到,胡子辛吃的自然也开心,别管别人什么看,反正这两位在一起的时候就算是拌嘴也是甜甜蜜蜜的,胡子辛乐意纵容也不介意艾成翎的霸道,而艾成翎则是爱死了胡子辛偶尔的小娇蛮,用一句话那就是天生一对地上一双。
  
  “多吃点,这段时间忙得很,没好好吃饭吧,都瘦了。”艾大少这话绝对是昧着良心讲出口的,胡子辛哪里有瘦了的痕迹,瞧瞧那小皮肤嫩的,多少娱乐圈的新人旧人都表示羡慕嫉妒恨,但人家天生丽质没办法。
  
  艾成翎说的肉麻,偏偏还有人买账,胡子辛撅了撅嘴巴说道:“我也觉得自己瘦了,这段时间都没能好好吃蛋糕,哎,不过为了演唱会也值得,到时候你会来听我的演唱会吧。”
  胡子辛看似不经意的说道,只是那小眼神一看就知道,艾成翎要是敢不去的话,就要睡上一年的客房了。
  
  艾成翎当然不会不去,虽然他忙,但工作能比爱人重要吗!“当然会去,到时候给我留个好位置。”
  艾大少想了想,又说道:“等你演唱会结束,我们去国外旅行吧,外国认识你的人少,也不用躲躲藏藏的。”
  
  胡子辛点了点头,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唯一的麻烦大概就是到哪儿都能被人认出来,除了吃个饭都要担心被记者拍到,虽说他是不在乎,但挡不住张铭和杨奇伟的担心,每次出门都要被限制许多,幸好他是狐狸精,偶尔还能试用一下幻术,不然真的要憋死了。
  
  等到吃饱喝足,胡子辛才拍了拍肚子满意的敞开了四肢,艾成翎也吃了不少,好笑的摸了摸小孩的肚子,等看见胡子辛舒服的直哼哼,眼神立刻一黯,这段时间胡子辛忙着演唱会的事情,他们可是好久没有双修了,也许今天晚上可以这个那个,唔,还有那个姿势也不错。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奋起吧狐狸精 by 人生若初(上) 下一篇:指挥你降落 by 弗rar